2.论阴阳生克
四时之运,相生而成,故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金生水,水复生木,即相生之序,循环迭运,而时行不匮。
然而有生又必有克,生而不克,则四时亦不成矣。
克者,所以节而止之,使之收敛,以为发之机,故曰“天地节而四时成”。
即以木论,木盛于夏,杀于秋,杀者,使发于外者藏收内,是杀正所以为生,大易以收剑为性情之实,以兑为万物所说,至哉言乎,譬如入之养生,固以饮食为生,然使时时饮食,而不使稍饥以待将来,入寿其能久乎,是以四时之运,生与克同用,克与生同功。
“生与克同用,克与生同功”二语,实为至言。
有春夏之阳和,而无秋冬之肃杀,则四时汪成;
有印动之生,而无煞食之克,则命理不成。
故生与克,在命理之用,并无二致,归于中和而已。
然以五行而统论之,则水木相生,金木相克
五行阴阳而分配之,则生克之中,又有异同。
此所以水同生木,而印有偏正;
金同克木,而局有官煞也。
印绶之中,偏正相似,生克之殊,可置勿论;
相克之内,一官一煞,淑慝判然,其理不可不细详也。
阴阳配合,与磁电之性相似。
阳遇阳、阴遇阴则相拒,七煞枭印是也;
阳遇阴、阴遇阳则相吸,财官印是也。
印为生我,财为我克,或偏或正,气势虽有纯杂之殊,用法尚无大异。
官煞,克我者也,淑慝回殊,不可不辨。
比劫,同气也,食伤,我生者也,则又以同性为纯,异性为杂。
纯杂之分关于用之强弱,此为研究命理者所不可不知也。
即以甲乙庚辛言之。
甲者,阳木也,木之生气也;
乙者,阴木也,木之形质也。
庚者,阳金也,秋天肃杀之气也;
辛者,阴金也,入间五金之质也。
木之生气,寄于木而行于天,故逢秋天为官,而乙则反是,庚官而辛杀也。
又以丙丁庚辛言之。
丙者,阳火也,融和之气也;
丁者,阴火也,薪传之火也。
秋天肃杀之气,逢阳和而克去,而入间之金,不畏阳和,此庚以丙为杀,而辛以丙为官也。
入间金铁之质,逢薪传之火而立化,而肃杀之气,不畏薪传之火。
此所以辛以丁为杀,而庚以丁为官也。
即此以推,而余者以相克可知矣。
此论官煞之大概也。
然以乙为木之形质,辛为入间五金之质,丁为薪传之火,似未尽合。
十干即五行,皆天行之气也。
就气而分阴阳,岂有形质可言,譬如男女入之阴阳也,而男之中有阳刚急燥,有阴沉柔懦,女之中亦然,性质不同也。
取譬之词,学者切勿执着。
五行宜忌,全在配合,四时之宜忌,又各不同。
兹录各家论五行生克宜忌于后。
附论四时之木宜忌(节录《穷通宝鉴》)
春月之木,余寒犹存,喜火温暖,则无盘屈之患;
借水资,而有舒畅之美。
春初不宜水盛,阴浓湿重,则根损枝枯;
又不可无水,阳气烦燥,则根干叶萎。
须水火既济方佳。
土多则损力,土薄则丰。
忌逢金重,克伐伤残;
设使木旺,得金则美。
夏月之木,根干叶枯,欲得水盛,而成滋润之功,切忌火旺,而招自焚之患。
土宜其薄,不可厚重,厚重反为灾咎;
金忌其多,不可欠缺,欠缺不能斩削。
重重佳木,徒以成林;
叠叠逢华,终无结果。
秋月之木,气渐凋零。
初秋火气未除,犹喜水土以相滋;
吕秋果已成实,欲得刚金之修削。
霜降后不宜水盛,水盛则木漂;
寒露后又喜火炎,火炎则木实。
木盛有多材之美,土厚无任才之能。
冬月之木,盘屈在地,欲土多以培养,恶水盛而忘形。
金纵多,克伐无害;
火重见,温燠有功。
归根复命之时,木病安能辅助?
须忌死绝之地,只宜生旺之方。
附论四时之火宜忌(节录《穷通宝鉴》)
春月之火,母旺子相,势力并行。
喜木生扶,不宜过旺,旺则火炎;
欲水既济,不宜太多,多则火灭。
土多则晦光,火盛则燥烈。
见金可以施功,纵重见财富犹遂。
夏月之火,乘旺秉权。
逢水制则免自焚之咎,见木助必招夭折之忧。
遇金必作良工,得土遂成稼穑。
然金土虽为美利,无水则金燥土焦,再加木助,势必倾危。
秋月之火,性息体休。
得木生,则有复明之庆;
遇水克,难免损灭之灾。
土重而掩息其光,金多而损伤其势。
火见木以光辉,纵叠见而有利。
冬月之火,体绝形亡。
喜木生而有救,遇水克以为殃。
欲土制为荣,爱火比为利。
见金则难任为财,无金则不遭磨折。
附四时之土宜忌(节录《穷通宝鉴》)
春月之土,其势孤虚。
喜火生扶,恶木太过
忌水泛滥,喜土比助。
得金而制木为祥,金多则仍土气。
夏月之土,其势燥烈。
得水滋润成功,忌火煆炼焦坼。
木助火炎,生克不取;
金生水泛,妻财有益。
见比助则蹇滞不通,如太过又宜木袭。
秋月之土,子旺母衰。
金多而耗其气,木盛须制伏纯良。
火重重而不厌,水泛泛而非祥。
比肩则能助力,至霜降不比无妨。
冬月之土,外寒内温。
水旺财丰,金多子秀。
火盛有荣,木多无咎。
再加比助为佳,更喜身强为寿。
附论四时之金宜忌(节录《穷通宝鉴》)
春月之金,余寒未尽,贵乎火气为荣;
体弱性柔,宜得厚土为辅。
水盛增寒,失锋锐之势;
木旺损力,有剉钝之危。
金来比助,扶持最妙,比而无火,失类非良。
夏月之金,尤为柔弱,形质未备,更嫌死绝。
火多不厌,水润呈祥。
见木助鬼伤身,遇金扶持精壮。
土薄最为有用,土厚埋没无光。
秋月之金,得令当权。
火来煆炼,遂成钟鼎之材;
土多培养,反有顽浊之气。
见水则精神越秀,逢木则斩削施威。
金助愈刚,过刚则折;
气重愈旺,旺极则衰。
冬月之金,形寒性冷。
木多难施斧凿之功,水盛未免沉潜之患。
土能制水,金体不寒;
火来生土,子母成功。
比肩聚气相扶,欲官印温养为利。
附论四时之水宜忌(节录《穷通宝鉴》)
春月之水,性滥滔淫。
再逢水助,必有崩堤之势;
若加土盛,则无泛涨之忧。
喜金生扶,不宜金盛;
欲火既济,不宜火炎。
见木而可施功,无土仍愁散漫。
夏月之水,执性归源,时当涸际,欲得比肩
喜金生助体,忌火旺太炎。
木盛则其气,土旺则制其流。
秋月之水,母旺子相。
得金助则清纯,逢土旺则混浊。
火多而财盛,木重而身荣。
重重见水,增其泛监之忧;
叠叠见上,始得清平之意。
冬月之水,司令当权。
遇火则暖除寒,见土则藏归化。
金多反致无义,木盛是谓有情。
水流泛滥,赖土堤防;
土重高亢,反成调辙。
附论五行生克制化宜忌(录徐大升)
金赖土生,土多金埋;
土赖火生,火多土焦;
火赖木生,木多火炽;
木赖水火,水多木漂;
水赖金生,金多水浊。
金能生水,水多金沉;
水能生木,木多水缩;
木能生火,火多木焚;
火能生土,土多火晦;
土能生金,金多土弱。
金能克木,木坚金缺;
木能克土,土重木折;
土能克水,水多土流;
水能克火,火炎水灼;
火能克金,金多火熄。
金衰遇火,必见销熔;
火弱逢水,必为熄灭;
水弱逢土,必为淤塞;
土衰逢木,必遭倾陷;
木弱逢金,必为斫折。
强金得水,方挫其锋;
强水得木,方缓其势;
强木得火,方其英;
强火得土,方敛其焰;
强土得金,方化其顽。
 《穷通宝鉴》与徐大升论五行生克与四时宜忌两节,言之虽浅,基理至深,譬如算学中之加减乘除,初学习此,而至深之微积方程,亦不能外此。
要知命理深微,无非四时五行生克制化、衰顺逆之理,初学或未能解悟,习之既久,自能领会。
应用无穷,变化莫测,幸勿以其言之浅近而忽之也。

提供专业的命理咨询

服务内容 联络微信:wangjia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