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穷通宝鉴》——乙木

《穷通宝鉴》——目录导航
三春乙木总论
三春乙木,为芝兰柳残之木,丙癸不可离也,春乙有丙,卉木向阳,丙癸两见,有癸滋养根基,枝叶自然发生茂盛,丙癸齐透,不逢化合克困,科甲寅贵非轻,书曰:乙木根发种得深,只宜阳地不宜阴,漂浮只怕多逢水,克制自须苦用金,亥卯未逢于甲乙,富贵无疑,木全寓卯辰方,功名有准,活木有埋根之铁,支下有庚辛戕贼其根,木则朽矣。
甲乙同为木,自旺向衰,则为乙木,生于三春,劈如芝兰蒿草,丙火癸水,缺一不可,得丙照暖,枝叶繁茂,得癸滋养,根株润泽,配合中和,无有不贵,独忌金水多见,阴浓湿重,根损技萎,顽铁埋根,戕贼生机,金水二者,同以为忌也,总之乙木不离丙癸生,阳壮木渴,则用癸水,阴湿露凝,则用丙火,余皆配合,甲时皆作如是观也。
正月乙木
正月天气,犹有余寒,非丙不长,虽有癸润,恐凝寒气,故先用丙,癸次之。
乙木生于正月,其理相同,可以参用,乙为卉草,取用不离丙癸,丙为太阳,癸为雨露,丙火见癸,名为云雾蔽日,不雨不晴,然卉木得之,则不晴不雨,正好养花之天,日照雨润,天然培泽之用,丙癸两见,混合为一,成为一种性情,不可分离矣,唯时令有不同,初春余寒未尽,以丙火为先,大地春回,喜得阳和之暖也,(参阅甲木节)。
丙癸两透,科甲定然,或有丙无癸,门户显扬,或丙多无癸,名曰春旱,独阳不长,不过粗俗浊富之人。
初春之木,丙火为主,癸为配合,初春余寒未尽,无癸有丙,虽嫌乾枯,乙木之生机不损,亦可门户显扬,乙木之用,不离丙癸,不仅正月为然,十二月悉同此理,有癸无丙,孤阴不生,有丙无癸,独阳不长,皆非有用之材,若丙多无癸,(注意多字)用财丙火之旺,此人毫无秀气,不过有财而已,故云粗俗浊富之人,如丁酉癸卯乙酉戊寅天干癸印,为戊土合破,专取时上戊寅长生之财也。
或丙少癸多,又为困丙,终为寒士,或戊己多见,为湿土之木,皆下格。
癸水多,丙火受其困,阴浓湿重,其用不显,癸己多见,而无丙火,阴湿之土,不能使木繁荣,同为下格。
此即所谓孤阴不生也,癸水以润泽为用,宜少不宜多,多者叶腐根浮,有损无益,不比生于三夏之多多益善也。
用丙者木妻火子,火多用癸水者,金妻水子。
丙癸用之先后,以时令为衡,初春恐凝寒气,以用丙火为正,用癸水者,必因火多,阳和太盛,以印制伤也,春木当旺之时,毋劳印生,不得已用印,乃为去病之药,如支逢寅午戌成局,则不能不用壬癸之水矣。
丁巳壬寅乙卯丙子
妙得时上丙癸两全,位至尚书。
按丁壬一合,增助木气,贵在时逢子水,丙火透干,水火不相碍,而得其用矣。
戊子甲寅乙亥己卯
日禄归时,丙癸得所,官至大学士,大富大贵。
按丙癸得所者,丙生于寅,癸禄在子也,财印相资,四柱无金,木气纯粹,宜其富贵
甲申丙寅乙卯庚辰
丙透癸藏,官至御史。
按辰藏癸水 ,乙刃不燥,丙火食神为用,时上庚金为病,喜其去病为贵也,若无丙火,则与明崇祯帝造相类矣(见下)
丁丑壬寅乙酉辛巳
探花。
按此造巳酉丑三合而透辛金,煞旺为病,好在春金无力,又是辛金,巳宫丙火得禄,高魁鼎甲,当在戌丁两运中也。
辛亥庚寅乙未己卯
明万历三十八年十二月廿四日卯时
明思宗(崇祯)命:生于立春后两日,初春之木,寒气犹凝,丙火不透,木无生意,庚辛并见,官煞混杂,不得已用亥宫壬水化煞为用,三春木旺之时,何劳印生,用金必须财生,用印化煞,总非所宜。
己卯丙寅,乙卯,庚辰
董其昌命:乙木皆喜丙癸为用,此造独以财官取贵,则以地支成方故也,方与局不同,局之气专一而纯,喜得丙癸以成曲直,如下李文忠命是也,方之气旺而夹杂,必须官煞以致之,春金气弱,更取财以生之,一见壬癸,弱春金而生旺木,便不足道,以上明崇祯命是也,滴天髓云:成局干透一官星,生地库地皆非福,生方平透一元神,左边右边空碌碌,细味之自明,命理千变万化,信然哉!
癸未甲寅乙亥,己卯。
道光三年正月初五日卯时
李文忠公鸿章命:曲直仁寿格,癸透丙藏,出将人相,参阅二月乙木节。
丙午庚寅乙酉庚辰
道光廿六年正月廿九日辰时
张人俊命:乙庚辰相合,生于寅月,返本还原,丙火出干,制去一庚,专取时上官星,官印为用,贵为总督,乃化气中返象也。
戊午甲寅乙酉,己卯。
咸丰八年正月初八日卯时
蓝定枢命:生于雨水后六日,寅午会局,酉金被制,以财为用。
己巳丙寅乙未,己卯。
同治八年正月廿三日卯时
生于惊蛰节前七时,丙火出干,得禄于巳,阳壮木渴,四柱无癸,用己土火气,伤官生财,浊富之人。
丁亥壬寅,乙卯,壬午
光绪十三年正月廿七日午时
魏益三命:生于雨水后六日,丁壬相合,专用丙火,惜无癸水,贵有不足。
丁酉壬寅乙巳乙酉
光绪廿三年正月十五日酉时
卫立煌命:丙火制煞为用。
二月乙木
二月阳气渐升,木不寒矣,以丙为君,癸为臣,丙癸两透,庚藏,科甲富贵无疑。
甲乙生于初春,以水火既济为正格,癸众用丙,丙多用癸,已详正月,丙为太阳之火,癸为雨露之水,丙癸各得其用,而无合化克制,大富大贵之造,言丙癸不言丁壬者,因丁壬相合,情而不情,且有化木之嫌,不如丙癸之适宜也,庚藏,取其生癸水,出干则杂。
或庚透得位,支下无辰,不能化金,贵亦无疑,见辰则为假化,便是常人。
承上文丙癸为用意,乙为柔木,见庚相克,容易从化,但二月木正发荣之时,不宜庚金伤残,所谓克制何须苦用金也,如庚透隔位,支下无辰,干透癸水,官印相生,贵亦无疑,时当阳气渐升,阳壮木渴,不能无癸水润泽也,甲乙木生于正二月,无取从化之理,辰为化之元神,化气见辰,方为真化然二月乙木,月垣得禄,乘权秉令之时,决不能从金而化,见辰,化之条件俱备,又有化之倾向,欲化不能,不化不可,无所适从,决为平常人也,化气之中,乙为庚所克,从化最易,故云。
或支成木局,见癸透养木,乃作贵命,更得丙木气,大贵之命,但须透癸,有丙无癸者,常人。
或水多用丙,戊多化癸者,下格。
二月乙木,丙癸两字,相济为用,支成木局,谓曲直仁寿格也,然同一曲直格,透癸者贵,金声玉振赋云:曲直兼资乎印绶,仁声播九霄以无穷,以二月阳气渐升故也,得癸水润泽,更得丙其旺气,上上之命,透丙者不可无癸,有癸者功名勋业,无癸而有丙丁,木火通明,文苑斐声(观段祺瑞吴经熊造,更足证明)若癸多困丙,或见戊合癸,皆失相济为用之妙,故为丁格。
二月乙木,专用丙癸,用丙者,木妻火子,丙多用癸者,金妻水子。
二月乙木,与正月同看,丙癸并用,以丙为主,如四柱丙多,阳壮木渴,方用癸水。
壬午癸卯乙丑,己卯。
此乃夹禄格,贵小富大,白手成家,但子女多
按木以临官为禄,不论甲乙,此造丑卯夹寅,故云夹禄,午宫己土出干,以食神生财为用,丁火为壬癸所困,贵小,财星透出
富大,财居禄上。
官煞临于绝地,故子女多也。
癸卯,乙卯,乙未庚辰
曲直仁寿格,秀才,奈行西北运,仅为一介寒士,惜哉。
按支全卯未而见庚金,曲直仁寿破格,虽有癸水引化,格局不纯,加以运行西北,坐困青毡宜矣。
甲寅丁卯乙未丙子
此乃曲直格,加丙照癸滋,官至总兵。
按曲直成格而不美,以乙未日坐木库故也,虽丙癸两全,而癸水不透,仅为总兵,格局有高下也,如为乙亥乙卯,贵不止此。
丙子辛卯,乙卯,丙子
出将入相,妻贤子肖。
按年上丙火合去辛金,虽不支全方局,而气势纯粹,乙卯专禄,时上丙照癸滋,宜乎贵矣。
己未丁卯乙丑丁亥
用丑中癸水,奈支成木局,木盛水缩,初行甲乙运灾讼连绵,癸亥壬戌运,用神生旺,连捷。
按此造丁己出干,而日时亥丑夹子贵,甲乙运比劫争财,所以灾讼连绵,癸亥乙木根润,木火通明,而贵人引出,宜有金马玉堂之贵。
癸亥,乙卯,乙卯,戊寅
寿长格。
按上造有丁火木之秀,故有科甲之贵,此造木旺而无地支长生禄旺,寿者之征,癸水养木,戊土合之,旺气及身而止。
恐无子也。
丙申辛卯乙酉丙戌
无癸,丙合,支,孤贫之格。
按年月丙辛合,专用时上丙火,无如乙木坐酉绝地,埋根有乘,反伤月令之禄,其为孤贫宜矣。
乙丑,己卯,乙亥癸未
同治四年二月初九日未时
民国执政段祺瑞命:曲直仁寿格,支成木局,癸透养木,大贵。
丁丑癸卯乙巳丙子
光绪三年二月十九日子时
颜惠庆命:丙癸两透,并皆得禄,大贵,历为外交总长,各国大使。
己亥丁卯乙未,己卯。
光绪廿五年二月十七日卯时
吴经熊命:曲直仁寿格,癸丙两无,得丁火木之秀,木火通明,文明之象,为当世名法家,大学教授。
三月乙木
三月阳气越炽,先癸次丙。
甲为阳木,春深木盛,宜用庚金裁抑,乙为阴木,虽在春季,亦不能用庚金,阳盛宜癸水滋之,木盛宜丙火之,此甲乙性质之殊也。
癸丙两透,不见己庚,玉堂之客,见己庚者,平常之人,或一乙逢庚,不见己者,主小富贵,但不显达,或庚己混杂,丙癸全无,下格。
用丙癸者,不宜见己庚,见己伤癸,见庚为伤官见官,皆为格局之病,一乙逢庚,庚受丙火之制,而业水无伤,虽不显达,犹主小富贵,若用丙癸,而见己庚混杂,或无丙癸为用者,皆为下格,总之乙木阴柔,无用财官之法。
书云:忌庚金相合,掣肘不伸,最足为害是也。
或水多见己,只恐高才不第,见戊可发异途,或提支局中会水,见丙戊出干,亦是武科甲,或暗途功名,或柱中无丙戊,支合水局,此离乡之命。
三月乙木,以用癸丙为正,水多用戊己,取财破印为变,壬癸多见,春水汪洋,己土不能为水堤防,故云只恐高才不第,见戊土堤防,可发异途,提支者,月令提纲之支也,天干虽无壬癸,而地支申子辰会水局,同为春水泛滥,须得戊土堤防,更见丙火暖土,主富中取贵,异途功名,盖病与药之用,不如癸丙之秀,故主异途武科也。
若水旺而无丙戊,水泛木浮,离乡之命。
或见一派癸水,又有辛金,则作旺看,得一戊己制癸,亦主小富贵,若一派壬癸,不特贫贱,而且夭折,见戊者方云有寿,但终为技术之人。
承上文癸水虽弱,有辛金相生,则作旺看,得戊己制之,可发异途,同上文,壬癸并透,须戊土为制,己土无益,有戊可免夭折,无丙照暖,乙木不荣,终为技术之人。
双或庚辰时月,名二庚争合,乃贫贱之辈,如年见丁破庚,可云从化
虽不科甲,亦不失武职之权。
乙为柔木,见庚金势盛,乙木输情相合月令逢辰,易成从化,但化气失令,不作贵论,二庚争合,化不成格,乙木被伤,故为贫贱之辈,若干见丁火破庚,乃是用丁,作从化也,丁年无庚辰月,乙木无用庚之法,见庚同煞,即一乙逢庚,亦喜丁火制之,食神制煞,故不失武职之权,可云从化者,并非真从化也。
用癸者,金妻水子,癸多用丙者,木妻火子。
丁酉甲辰乙巳甲申
支藏丙癸,不过选拔之士,妻贤难得偕老,子肖且多,父母无缘,手足无力,紫系戊重之病,喜运行西北。
按此造专用巳宫丙火,丙为壬水所困,仅为选拔之士,辰酉相合,时又逢申金,重用丁火破金为助,日支丙火得禄,妻贤之征,巳申相刑,故难得偕老,时支庚金得禄,乙庚有相合之情,故子肖且多,乙木向庚,壬水甲木,皆非所顾,故父母无缘,手足无力。
庚午庚辰乙酉丁亥
从化格,化合而不逢时,一富翁耳,子肖。
按乙从庚合,取丁火破庚为用,时上丁火独透,子肖且贤,食神生财,富而不贵。
甲寅戊辰乙亥丙子
六乙鼠贵格,丙火高透,戊土制水,官至按院。
按年月甲木破戊,时上子水得力,正合六乙鼠贵,丙照癸滋,大贵之格。
乙亥庚辰乙丑丙子
光绪元年三月廿八日子时
王怀庆命:丙透破庚,癸藏滋木,伤官驾煞,位至军长。
辛丑壬辰乙丑戊寅
光绪廿七年二月廿力日寅时
盛升颐命:四柱财旺,喜寅宫甲木帮身,丙火癸水皆暗藏,行财运出任上海统税处长。
辛巳壬辰乙亥壬午
光绪七年三月十三日午时
陈陶遗命:两壬出干,兼有辛金相生,春水汪洋,喜巳宫戊土制水,专用午中丁火,至丁运,位居省长。
三夏乙木总论
三夏乙木,木性枯焦,四月专用癸水,五六月先丙后癸,夏至前仍用癸水。
夏木乾枯,调候为急,专用癸水,无癸用壬,即使别取用神,壬癸总为配合所不可缺,四五六三个月,以夏至为分野,夏至前专用癸水,夏至扣先丙后癸,仍以癸水为重要相神也。
丙透,支又见丙,谓之木秀火明,得一癸透,科甲有准,若干透二丙一癸,不过一贡,寿高。
此言丙多用癸也,丙火干透支藏,得一癸透,制火润木,得力极矣。
必贵之格,干透二丙,单见一癸,力有不足,丙为太阳,癸为雨露,丙火见癸,本为不晴不雨之天,夏木之取丙癸,正利用其不晴不雨以取贵,若阳气太盛,即贵有不足矣。
木火伤官,不能缺印,无癸必夭,见一癸透,不致夭寿,详下五月节。
或癸水多,有丁无丙,平常之人。
癸水多宜用丙火,有丁无丙,丁火反为癸水所困,故为平常之人。
或一癸透,官职荣显,但难由科甲出身,癸居子辰,异路小职,或丙藏支下,癸出时干,己出月干,虽非科甲,异途显达。
三夏火旺木枯,以癸水为真神,见癸水,不论干透支藏,皆主贵。
但无丙火相济为用,难由正途耳,己癸并透,虽癸水为己土所制,而湿土培木,不失润泽之用,亦主异途显达,若见戊土,戊癸相合,必然化火,癸失其用矣。
又或重重癸水,或支藏癸水,由行伍得功名。
时值三夏,巳午未宫皆藏土,火炎土燥,木性枯焦,癸为雨露之泽,虽多无碍,柱无丙火,阴阳失既济之用,故功名起于行伍。
四月乙木
四月乙木,巳宫自有丙火,戊取癸水为尊。
四月丙火临官,故专用癸水,但水至巳绝地,如无庚辛生之,则水无源,其将立涸,故必以庚辛为佐,(庚金生癸不宜合乙)此取用之法也,癸透,庚辛又透,科甲定然,独一点癸水,无金是水无根,虽透天干,不过秀才小富,须要水运相方妙,或土多困癸,贫贱之人,丙戊太多,支又成火局,瞽目之流。
四月癸水,无庚辛相生,无根之水易涸,故不过秀才小富,巳中长生之庚,困于火土,不能生水,须另见庚辛申酉为妙,无金相生,须运行西北金水之乡,方能发达,若四柱火上太多,滴水立见乾涸,虽有如无,决为残疾之人,运行火土,为财破印,亦立见灾晦。
书去:乙木叠逢离位,名为气散之文,乙为衰竭之木,至巳午病死之地,无癸润泽滋培,更见丙戊太多,支成火局,木化成灰,非残病必贫贱夭折也。
用癸者金妻水子。
四月乙木,专取癸水,无别种用神可取,用癸水者,以官煞为妻,癸印为子,官煞生印也。
总之四月乙木,专用癸水,丙火酌用,虽取庚辛佐癸,尤以辛透为清。
四月乙木,以用癸印为正,柱金水,用丙火伤官为例外,庚金佐癸,须不与乙木相合,方能收发水源之用,况庚为阳金,癸为阴水,以庚佐癸,不如以辛佐癸为清也。
戊午丁巳乙丑壬午
官太尉。
壬水为丁戊所合制,专取丑宫辛癸为用,煞印相生,巳丑又会局,化忌为喜,其贵宜矣。
庚寅辛巳乙酉,戊寅。
道光十年四月廿七日寅时
翁同和命:胎元壬申,专取胎元,故大贵,官至尚书师傅,(双按此造,当是必个月胎元癸酉,用癸辛为正途,壬庚为异途之贵也。
辛未癸巳乙丑辛巳
同治十年四月初六日巳时
卫兴武命:丑宫辛癸并透,巳丑会局,较戊午造更为显著。
丙戌癸巳乙亥癸未
光绪十二年四月十二日未时
程霖生命:癸透无金,虽通根亥宫,不若金生之,为源远流长也,丙透伤官生财,格局取富,行戊戌财运,印被财破,原命无金,不能化财生印,一蹶不振,土旺水涸故也。
五月乙木
五月乙木,丁火司权,禾稼俱旱,上半月属阳,先癸次丙,下半月属阴,三伏生寒,丙癸尊,四柱多金水,丙火为先,余皆用癸水。
五月乙木,以夏至为分界,夏至前阳盛,先癸次丙,夏至后阴生,丙癸俱尊,然三夏乙木,调候为急,除四柱多金水,用丙火为例外,其余皆以癸水为用也。
乙木重逢火位,名为气散之文,支成火局,乙精神,皆用癸滋,癸透有根,富贵双全,或庚辛年干,癸出时干,定许科甲,无癸者常人。
乙木重逢句,见继善篇,木奔南而软怯,至巳午未月,根枯枝萎,木气尽,非癸水滋培不为功,癸水有调和气候,挽回造化之妙,故癸透有根,富贵可期,水得金生,源长流远,此五月乙木之正用也。
若无癸而见丙透,支又成火局,阳焦木性,此人残疾,无癸必夭,见壬可解,或火土太多,其人愚贱,或为僧道门下丙透天干,支成火局,木性枯焦,若无癸水滋增,非残疾即夭折,乙木本性衰竭,非甲木之比,必用癸水,方可取贵,壬水方可解炎,非自然之功用,如雨露之泽,正如灌溉之功,解炎之用虽同,究竟人为之楞,不及天然之力也。
戊申戊午乙巳,壬午。
不见癸水,残疾。
按此造申宫壬水,远隔年支戊土衙重,丙丁肆虐,然上代必有根基庇荫,唯不能荫及其身耳。
癸未戊午乙亥丙戌
进士。
按此造好在乙木在亥,为癸水之根,否则,戊癸一合,失调泽之功矣。
癸酉戊午,乙卯,戊寅。
同治十二年六月初八日寅时
郑士瑜命:癸水得酉金相生,虽戊土困癸,仍有润泽之功,地支联珠夹辰巳未申,适为巽坤两宫,贵为军长。
丁丑丙午,乙卯,丁亥
光绪三年五月初一日亥时
金绍曾命:丑藏癸,亥藏壬,亥丑夹子,丑中又有辛金生癸水,根株润泽,自然木火通明。
六月乙木
六月乙木,性枯而寒,柱多金水,丙火为尊,支成木局,乙得无伤,丙癸两透,大富大贵,无癸者常人,运不行北,困苦一生。
三夏乙木,专用癸水,总论中已详言之,唯生于大暑后,逢水进气,三秋生寒,四柱又多金水者,当以丙火为尊,否则仍用癸水也,支得亥卯未会成木局,不见庚辛,乙木无伤,干见丙癸两透,必大富贵,所重在癸,以丙为配合,故无癸常人,运不行北,用神不得地,困苦一生,可见夏木虽在三伏生寒之时,亦不能离癸水也。
凡五六月乙木,气退枯焦,用癸者切忌戊己杂乱,便是下格,或得甲木透,制伏土神,名为去浊留清,可许俊秀,土多乏甲,秀气脱空,庸人而已。
五六月乙木,以癸水为调候真神,用神不可损伤,若见戊己克制,便失调候之用,得甲木出干制土,有病得药,可许俊秀,土多乏甲,下等格局,决其庸庸一世也。
或丙癸两透,加以甲透制戊,一榜,即风水不及,选拔必然,若不见丙癸,祗有相火,亦属常人,有壬可保衣禄。
此言丙癸与丁壬之不同也,丙如太阳,乃天然阳和之气,丁如灯烛,乃气势已衰之故,故无丙有丁,亦司常人,癸如雨露之功,壬如溉灌之力,虽同一润泽,而非出于自然,故无癸有壬,仅保衣禄,且丁壬并透,有化木助火之嫌,如壬水不通根,则失其用,不能取贵也,甲透制戊见上节,戊己杂乱,宜有甲木制之,无戊己,甲木非需要也。
或柱中无水,又无比劫出干,名弃命从财,富大贵小,纳粟奏名,贡监三考皆利,能招贤德之妻,从财格,以火为妻,土为子。
此论从格阳干从气不从势,阴干从势无情义,六月未为木库,木有微根,气势未绝,甲木虽弱,不作从论,须行印绶扶身之地,乙木见四柱土多,即从土旺势,此甲乙不同之点也,见水润土,即是培木之根,决不能从,故以无水为首要,从格,以所从之神为用,故以食为妻,财为子。
或一派戊土出干,不见比劫与印者,名财多身弱,终为富屋贫人,见一甲制土,必有福寿。
甲木见己,土多而不见戊土,虽从不真,乙木见戊,土多而不见己土亦然,此阳从阳阴从阴之义也,不从则财多身弱,终于贫困,富屋贫人者,譬如富室管财之人,经手虽多,而非己有,有助人发财,而不能自己发财,元神太弱,不能负荷也,财多以劫为救,故见甲为有福寿,更行比劫之地,亦能致富,但其身劳碌耳。
或丙辛贪合,非嫖即赌,终非承受之器,或丙合而癸亦合,不为下贱,亦是离乡奔流之客,丙合癸不合,亦下格。
承上文丙癸两透节,六月乙木,不外乎用癸用丙,用神不可损伤,丙癸见辛戊相合,则失其用,盖合有宜不宜,戊癸合,癸水被戊合去,丙辛合,丙火虽不合去而被羁绊,失其阳明之性,故轻重有不同也。
或一派乙木,不见丙癸,名乱臣无主,平常劳碌之人,又加支藏辛金者,为间中孤命,僧道之流。
六月乙木,无癸丙不能取富贵,支见辛金,无制乙之力,偏官性情孤傲,贫贱而孤傲,必为僧道之流也。
或一派甲木,无癸无丙,又无庚金,此人一生虚浮无实,有庚制甲,定有作为,否则不顾廉耻,巧言令色,因酒色败德,不修品行,男女一理。
六月未土为财,一派甲木而无丙癸庚金比劫夺财,见之人事,虚浮无实,见庚金制劫,主有作为,无丙癸,主种种败德也。
总之夏月乙木,专用癸水,丙火酌用,庚辛次之。
夏月乙木,以癸水为主要,如四柱金水多,则用丙火,庚辛为癸水之佐,夏木枯燥,调候为急,无别种用法也。
丁亥,丁未乙巳庚辰
癸丙庚俱得中和,御史。
按此造专用辰中癸水,亥未拱卯,乙木有暗禄取贵也。
辛卯乙未乙酉辛巳
道光十一年六月初五日巳时或云初九日丑时(巳丑乙丑)未知孰是。
清咸丰帝命:两造恐皆不真,姑录之,备参与。
己亥辛未乙丑,己卯。
道光十九年六月初一日卯时
汪鸣銮命:专用丑宫癸水,金水相生吉神暗藏,位至侍郎。
庚戌癸未乙亥丁丑
道光三十年六月十五日丑时
翟鸿玑命:生于大暑前五时,亥未会局,暗拱卯禄,癸庚并透,日时联珠夹贵,科甲出身,太平宰相,富贵寿考之命,或云丙子时。
戊寅,己未,乙卯,丁丑
光绪四年七月初七日丑时
钱锡孙命:卯未会局,专用丑中一点癸水,运行西北,富贵。
丁亥,丁未乙酉,丁亥。
光绪十三年五月廿九日亥时
周荫人命:亥未会局拱卯禄,日时金水相生,专此壬水为用,假煞为权,贵多就武。
三秋乙木总论
三秋乙木,金神司令,先丙后癸,唯九月专用癸水,用丙恐暖戊土为病也。
三秋金神秉令之时,用火制煞为上,用癸水化煞为次,九月土燥木枯,宜水滋培,故专用癸水。
七月乙木
七月乙木,,庚金司令,庚虽输情于乙妹,而干乙难合支庚,见庚,乙必受伤,或丙癸出干,又加柱有三己,以污金,可许科甲,有己透加丙,方是上命,甲妻火子。
七月乙木,喜己土为用,或不见丙癸,己土决不可少,却取己土为用,此又以火为妻,土为子,如丙癸己俱透,大富大贵。
七月庚金,锐利无前,官强同煞,乙庚虽有相合之情,而木至申宫,其气已绝,难胜旺金之克,不能用官,见庚出干,乙必受伤,申宫壬水长生,水仗金生,有奔之性,虽云官印相生,然其生为无情,故取用有进退两难之困,丙癸之外,必须加以己土,三己者,支见丑未而有己土出干也,己为卑湿之土,混合壬水,化为泥浆,可以培乙木之根,挫庚金之锐,故有己透加以丙癸,方是上命,否则宁无丙癸,不可无己土,漂浮之木,日晒雨滋,又有何益,或问然则何以不用戊土,不知戊土克壬,金便伤木,故甲木七月节云:金多水少,难作从煞,见土多制壬,方能从煞也,七月乙木,唯有用己土,最为巧妙,无丙癸而用己土,不失富贵,丙癸己俱透者,大富贵,乙木根固,方能用官星,己土污金之法,为本书独有之发明,细按之,与亥未会局,己土混壬之理相同,见十月丙火节,己透加丙者,以丙己为用,申宫有壬水长生,癸透与否,无关重要,以丙火为用者,木为妻,火为子,以己土为用者,火为妻,土为子。
甲为进气之水,生在休囚之地,如支无寅卯之助,及宜湿土培植基础,其看法与乙木大致相通也。
或癸透丙藏,庚少,此不用己土,只许贡监生员,无丙有癸透者,不失刀笔门户,三考知名,或支藏癸水,多庚,无丙己二神者,平常人物,又无癸水,下格,用癸者金妻水子。
乙为退气之木,休囚是其本气,固不比甲木之畏金相克,上文己土污金,因申宫壬水不能生乙木,用己土混合壬水,培乙根基,为七月乙木取用基本之法,若四柱无己,而癸水出干,除月令外,又 不见庚金,丙火藏支,则不用己土,而用癸水,承官印相生,亦无不可,唯格局平庸,仅许贡监生员,无丙配合,格局更次,不失儒秀而已,若癸水藏支,四柱多庚,此必须用丙己二神,乙木得培植,卉草向荣,方能显其用,(见上己透加丙节)无丙己,又无癸水,格之下也,用癸庚生木者,金为妻,水为子。
或生辰时,为从化及时,大富大贵,凡从化格,俱从所生之神,如化金者,戊作用神,忌丙丁煅炼破格,从化者,以火为妻,土为子,其余俱以金为妻,妻必贤美,以水为子,子必克肖,但忌冲破害,即主妻招,此理易通,不特七月乙木已也,十干相合辰时,化气元神透出乙木日元辰时,必庚辰也,七月金神司令,化金及时,主大富贵,凡从化格,气势偏旺一方,以全局气势为主,不以日元为主,化神喜旺,故以生我化神为用,化金者以土为用,故以火为妻,(此是化气格非从煞格,从格以所从之神为用,当土妻金子),乙庚相合,夫妻必和睦,癸能生乙,子必贤孝,见寅巳则,火土旺地,克伤金水,妻克子,此理至显,乃论命普通之法也。
庚午甲申,乙卯,丁丑
富僧,此庚旺无丙火之故。
僧道离世绝缘,苦行修持者,八字必极清纯而近于偏枯,滴天髓云:一局清极也,苦人是也,若宏法利生,而得信仰恭敬者,不出命运范围,与世俗无殊,此造庚旺无丙,贵气不足,乙木坐卯,秋木有根,庚金出干,而有丁火制之,配合适当,宜其为僧而富矣。
戊午庚申乙丑,戊寅。
知县,化格,妻贤子肖。
按此造乙庚相合而生寅时年支又见午火,逆其旺气,恐不能化金,当以丑中癸水为用神,丑宫金水得用,故妻贤子肖。
辛巳丙申乙亥,己卯。
道光元年七月廿七日卯时。
李瀚晋命:丙己出干,位至总督。
丙戌丙申乙未庚辰
道光六年七月十五日辰时
黎培敬命:庚金出干,用丙巳,位至尚书,卒谥文肃。
丙寅丙申乙酉,戊寅。
同治五年七月廿九日寅时
段洪琦命:两丙两寅,煞旺制强,惜无癸水,运入北方,位至省主席,为西北重镇。
戊子庚申乙丑,壬午。
光绪十四年七月十五日午时
杜月笙君命:乙庚相合,无辰而时逢午火,化金有病,虽有子遥,只作假化,运行北方,去午之病,一时俊杰,最佳者为子运也。
(此造恐是辛巳时)
八月乙木
八月乙木,芝兰禾稼均退,以丹桂为乙木,在白露过后,桂蕊未开,专用癸水,以滋桂,若秋分后,桂花已开,又当向阳,宜先用丙,癸水次之,丙癸两透,科甲名臣。
乙木春如芝兰,夏如禾稼,秋如丹桂,皆譬喻之词,总之木气衰竭,其性柔弱,三秋金神司令,木在绝胎之位,不能不用印化煞,秋分前专用癸水,秋分后寒气渐增,寒木向阳,用癸化煞之外,更当用丙,丙癸两透者,取癸化煞培木,而以丙为用也,癸如雨露,丙如太阳,阴阳相济,乙木之生趣盎然矣。
或支成金局,宜暗藏丁制,无丁恐木被金伤,无癸无火,带病之人。
八月乙木,以丙癸并用为贵,如辛金出干,或支成金局,则宜有丁火制之,癸辛丁并透,大贵之格,食神制煞,贵,多就武,见下阎汤诸造例证,倘无丁癸制化,则木被金伤,残疾夭折之命,所谓秋乙逢金,非贫即夭是也。
若有癸水,如子得母,其人一生丰盈,若癸出干,终身秀才。
或丙癸两透,见戊杂出,不过异路显职。
此论秋分前,乙木衰竭,又值绝地,辛金七煞当旺,见癸水化煞,木得滋培,如子得母也,故柱有癸水,其人富足有余,癸水出干,不失衣衿小贵,丙癸并透者,大富贵,即使见戊杂出,亦不失异途显职,盖仲秋戊癸,不能化火,戊土得癸水之润,反能培木之根,唯丙癸之用不清,故主异途也。
生秋分后,有丙无癸,可许小富贵,有癸无丙,名利虚花,或四柱中有丙癸藏支,常人中能士,无丙癸下格。
此论秋分后,亦以丙癸并见为上格,然秋气渐深,天地间湿润之气化为露,故酉中自有癸水,四柱虽不见癸,无大妨碍,寒木向阳,以丙为先,有丙无癸,可许小富贵,有癸无丙,寒木无生意,名利皆虚,丙癸藏支,须运行南方,引出丙火亦富贵,无丙癸,木被金伤,贫贱夭折之命。
或癸在支丙透时干,名为木火文星,定主上达,生于秋分后方准。
癸水在支,煞印相生,丙透时干,木火秀,名为文星,丙癸并用而不相碍,最为上格。
或生上半月,无癸则木枯,姑用壬水,不然,枯木无用,平常间人,四柱多见戊己,亦主贫贱下格。
秋分后可以无癸,秋分前不能无癸,如无癸,姑用壬水,金神当旺之时,无印枭必被伤也,无印故为下格,有印而多见戊己,印被财破,亦为贫贱下格,少见己土,才不破印,或见辰丑湿土,均无碍,宜注重多见两字。
用癸乾,金妻水子,妻贤子肖,用丙者,木妻火子,用壬者,金妻水子。
同上七月
己巳癸酉乙丑甲申
从煞,佥士。
按此造乃假从格,癸水出干,己土紧贴相克甲木在时,不能制财护印,故为假从,滴天髓补注,从化节载钱商吴星垣造,与此命相同,运行戊辰,去癸水而致富,盖中等命造,随环境发展,或政或商,富贵皆不钜也。
癸酉辛酉乙巳,丁亥。
生秋分前,癸水出干,丙火藏巳,癸有源,又为阴煞重,官至上品。
按此造癸透丙藏,辛金出干,支成金局,煞旺有丁火为制,官至极品,非无故也。
乙酉乙酉乙酉甲申
从煞格,尚书。
按此造癸水不透,从煞无疑,以上造化元钥。
乙亥乙酉乙酉乙酉
元世祖忽必烈命:从煞格。
甲申癸酉,乙卯,丙戌
道光四年闰七月廿五日戌时
刘狱昭命:丙癸两透,位至巡抚。
戊午辛酉,乙卯,丙戌
咸丰八年八月十三日戌时
陆荣廷命:丙辛并透不合,又有丁火藏午,贵为两广巡阅使。
癸酉辛酉乙丑辛巳
同治十二年七月十九日巳时
许世英命:癸透丙藏,用丙火,运行南方为贵,惜无丁火,制煞之力不足也。
乙亥乙酉乙亥乙酉
光绪元年八月十一日酉时
张弧命:夹邱格,无癸,姑用壬水,天干一气,地支两清,位至财政部长,卒于丁丑年,寿六十二。
丁丑己酉乙未辛巳
光绪三年八月十三日巳时
张世杰命:丁辛两透,支成金局,丑中癸水微弱,生在秋分前,出身富家,行水运大富贵。
辛巳丁酉,乙卯,己卯。
光绪七年闰七月廿五日卯时。
张敬尧命:秋木盛,煞高有制,贵为都督,早年午运最佳,人后运不得地,故起伏不常,辰运癸酉年,被剌殒命。
辛巳丁酉乙亥,戊寅。
光绪七年八月十六日寅时
陈嘉谟命:辛金出干,支成金局,喜丁透丙藏,癸虽生在寒露前子时,嫌火太旺,无癸姑用壬水,行壬癸运贵。
癸未辛酉
乙酉,丁亥。
光绪九年九月初八日亥时
阎锡山命:支聚两酉,辛金出干,喜癸丁并透,行南方火运,大富贵。
癸未辛酉乙亥,丁亥。
光绪九年八月廿八日亥时
汤芗铭命:辛癸丁并透,戊运贵为都督,较之阎造,仅差一字,两亥壬水太重,七煞气,戊运去病故也。
戊子辛酉乙未丙子
光绪十四年八月十六日子时
商震命:丙辛并透不合,癸水暗藏,行丙运,贵为山西主席。
丙申丁酉乙亥,戊寅。
光绪廿二年八月十三日寅时
胡若愚命:辛金不透,两壬辛金,此不用煞,丙丁并透,木火文星,伤官生财格局,秋木见火,必须佩印,以印为用也。
书云:秋乙逢金,非贫即夭,秋生乙木忌根枯,根既枯槁,贫苦到老,(此言三秋之木不能无水也。
)又云甲乙遇强金,魂归西土,看龙(甲乙)逢兑旺(金)且贱且贫,又云:乙木生于酉,莫逢巳酉丑,富贵坎离宫,贫穷申酉守,木逢金旺已伤,再遇金乡,岂不损寿。
(言秋木不能无丙癸也)三秋甲乙,木性内敛,枝叶凋残,最宜裁剪,以杀为生,方成梁栋之材,将不可无丙丁癸水为配合耳,癸水化金培木之根,丁火制金,不伤木性,且甲宜庚,乙宜辛,制煞丁火为上,丙火次之,如身弱只要有癸水透出,不畏克制,煞印相生,甲乙即有恃而无恐也。
子平真诠云:秋木盛,七煞透而有制,无有不贵,盖金神七煞,与众不同,观上诸造而益信,秋乙逢金数句,造化元钥抄本删除,特附志之。
盖甲为向旺之木,故怕弱,乙为向藏之木,衰其本性,故不怕弱,只要通根见癸,即不畏克制,唯辛金必须出干,更要有丙丁制之,无有不贵,至于用水用火,观四柱配合,火旺用水,水多用火,不必定限上下半月也。
九月乙木
九月乙木,枝枯叶落,必赖癸水滋养,如见甲申时,名为藤萝繁甲,可秋可冬。
九月秋气萧索,燥土秉令,乙木无癸水滋养,则成枯木,故必以癸水为先,如通根亥寅,得长生禄旺者,不以此论。
财官食伤,均可取贵也,乙为最绝之木,见甲气变生旺,与甲无殊,名藤萝繁甲,言甲申时者,申为木之绝地,木气最衰之时,言虽在秋冬,木气衰绝之时,亦可附甲而荣也,凡阴干见劫透,通根长生临官,气变生旺,当从阳干论之,五行皆现,不独乙木也。
若柱中见癸水,又遇辛金发水源,定主科甲,或有癸无辛,常人。
有辛无癸,贫贱,或四柱壬多,唯难泛乙,每作寻常人物中之上品。
承上文,九月燥土当旺,癸水易涸,有癸无辛,癸水无源,有辛无癸,乙木枯槁,皆难显达,土旺乘权,虽四柱壬水多,亦难泛乙,木枯用水,水多用戊,皆庸中佼佼者流,或亥多戊土,又透天干,作从财看,无比印方妙,有比有印,富屋贫人。
三秋木气休囚,土多从财,乃一定之理,但不可无比印,一见比印,只作财多身弱看,不作从论。
用癸者,金妻水子,但子女艰难,季土克制故也。
若癸为用,故金妻水子,癸水为季土所克,故子息艰难。
壬戌庚戌乙丑庚辰
取辰丑中癸水为用,丑戌辛金,可许科甲,但癸辛藏支,可许难逢,可望五品,其人执拗,吉里有凶。
甲寅甲戌乙酉丙子
藤萝繁甲,癸水得禄,科甲名臣。
辛丑戊戌,乙卯,癸未
辛癸两透,木局破戊,十二岁行酉运连捷,行癸运入阁,位至尚书。
庚辰丙戌乙亥庚辰
年透庚金,支见二辰,可作化合,巧中取贵,但化不逢时,不孤有,寿高五十。
按化合失时,丙火伤官破庚,只能用丙火,但乙与庚合,又不能舍弃庚金,是为不顾用神,犹幸丙透壬藏,虽贵而情情奸险,故云巧中取贵也。
庚申,丙戌,乙丑,丁亥。
贫苦,早年有
乙未,丙戌,乙亥丙子
道光十五年八月十九日子时
陶模命:丙透癸藏,专用子中癸水,六乙鼠贵格也,位至总督。
丙寅戊戌乙亥,丁亥。
同治五年九月十九日亥时
沈金鉴命:生霜降后,寅亥合,木破戊,以食伤为用,甲辰运出任浙江省长。
丁卯庚戌乙亥丁丑
同治六年九月廿五日丑时
卢永祥命:生霜降前一日,支会亥卯,亥丑夹子贵,两丁制庚,甲辰运,庚金劈甲引丁,贵为浙江都督。
壬申庚戌,乙卯,乙酉
同治十一年十月初四日酉时
蔡成勋命:支合申酉戌西方,四柱无火,运至丙,贵为江西都督。
己卯,甲戌乙亥,己卯。
光绪五年九月初五日卯时。
张绍曾命:亥卯会局,甲木出干,身财两旺,藉食伤为通关,四柱无火,为其缺点,至午运末,丁火木生财,位至首揆,盖亥宫木气长生,壬水临官,不畏木枯也。
壬午,庚戌乙未丁丑
光绪八年九月十二日丑时
徐文俊命:专用壬水,上承慈荫,运行北地,为浙江军需课长,署理盐运使。
庚寅,丙戌,乙酉,己卯。
光绪十六年九月十八日卯时。
唐生智命:九月乙木,不离癸水,木火土金俱全,待水而发胎元丁丑,丑中有癸水余气,元机暗藏也。
辛卯戊戌乙未,戊寅。
光绪十七年十月初四日寅时
孙科命:此命造确否待考。
一说:辛卯戊戌,己卯,丙寅,未知孰是。
癸巳壬戌乙巳,戊寅。
光绪十九年九月廿六日寅时
朱有卿命:财印交差,用壬癸水,宜金为通关,四柱无金,为其缺点,运行辛酉庚申,荫庇之下最吉,至己未,柔土不足以止水,位至公路局长,戊运殁。
十月乙木
十月乙木,丙不受气,壬水司令,丙为尊,或壬多,用戊土。
木至小阳春,外象凋残,生气内动,皮内发育,即生气渐萌之象,木气长生,此其时也,丙火至亥绝地,故云丙不受气,冬木喜得阳和而发荣,寒木向阳,必取丙火为用,壬水太旺,反使生机受阻,以戊土为制,故云壬多用戊土,壬水乃当令神,虽不透而旺也。
丙戊两透,定许科甲,有戊无丙,虽非科甲,亦入儒林,支藏丙火,见火土运,必得禄位,若不验,风土之薄也。
十月乙木,丙火为尊,戊土为去病之药,二得必相资为用,有戊无丙,富而不贵,但不失儒林而已,支藏丙火,仍丙戊并用也。
或水多无戊,乙性漂浮,游食好间之人,不见丙己,妻子难全,或一点壬水,见戊,常人。
十月壬水秉令,乙性柔弱,见水多以致漂浮,无戊为救,游间之人,己土虽不能制壬,混合壬水,亦可培木之根,故无丙戊者,必用丙己,此言印多以财损印为救也,若仅亥宫一点壬水,则又不必见戊己,寒木向阳,专用丙丁可耳,见财破印,反作常人,须取甲为救,见下文。
多见戊土,亦为不妙,得甲出制戊,可许能士,但好生祸乱。
构讼争非,虽非秀士,亦广交善谈,或时月皆透甲木,壬多无庚丙戊,贫贱,男女一理。
多见戊土者,水少土多也,须甲木制戊为救,但比劫煞财,虽才能出众,不免恃其才能而生是非,壬多用戊,戊多用甲,时月皆透甲木,须用庚金,凡此皆是应病与药之用,总之,寒木向阳,不离丙火,有病而无药为救,必是贫贱之命,男女一理也。
支成木局,时值小阳,又与春木同旺,再见癸水,取戊为尊,加以丙出干,可许科甲,若无丙戊二字,自成自败,终非大受之器,故十月乙木,必兼丙火为用。
亥宫木气长生,然木并不旺,或见卯未会局,则旺同春木,(与巳宫庚金相同,见酉丑会局则旺,木旺不劳印生,见癸阴湿,反窒生机,必须取戊制之,寒木向阳,加以丙火出干,科甲可许,如明王鸿儒命,(己卯,乙亥乙未,丙戌)得力在时上丙戊,冬木失令,无丙戊总非上格,总之,十月乙木,水旺用戊,戊多用甲,甲多用庚,应病与药,随宜配合,但寒木向阳,必兼丙火为用。
己亥乙亥乙巳,丁亥。
亥中三壬生木,与春木类推,戊丙作用,丙戊禄在巳,虽不透干,一榜五品,但巳亥逢,性傲招尤,举动敏捷。
按巳宫用神所聚,而驿马逢冲,成中有败,贵亦减色。
戊子癸亥乙未,丙子。
戊丙透,御史。
按此造坊本误,今改正之,亥未会局,亦己土混壬也,癸透戊制,加以丙透,其贵宜矣。
乙丑,丁亥,乙酉,戊寅。
女命,夫主秀才,大富,用戊故也。
按夫星在酉,骼财化食生官,年月丑亥夹子,母家亦贵也。
甲戌乙亥乙亥,己卯。
秀才大富,用戊。
按此造胎元丙寅,己土出干,丙火化劫生财,故富而不失儒林。
甲戌乙亥,乙亥,辛巳
有能贡生,五福三多之命。
按丙戊禄在巳,用归时上,晚福无涯,子必贵显。
甲申,乙亥,乙亥,戊寅。
两榜。
按丙戊长生在寅,申宫庚制甲,专用两戊,上列三造,同为胎元丙寅,互相比较,优劣自见。
甲戌,乙亥,乙亥,庚辰
化合假格,有能秀才,三多之命。
按此造合而不化,故云化合假格,当以庚为用,不以胎元丙寅,得太阳之助,木有生机,丙火为子,子能助父,晚福自佳,故为三多之命。
庚申,丁亥,乙亥,丁亥。
贫贱。
按亥宫壬水得禄,叠见长生,水旺木浮,无戊制水,漂浮之命。
己酉,乙亥,乙亥,丁亥。
幼孤,先贫后富,子五。
按此造专到胎元丙寅,年上己土之财,为比所夺,故幼孤,逆行南方运财旺得地,宜其后富。
甲戌,乙亥,乙亥,丙子。
阁老。
按丙火出干,寒木向阳,大贵,胎元又得丙寅也。
庚寅,丁亥,乙巳,己卯。
道光十年十月廿一日卯时。
王文韶命:丙戊禄巳,元机暗藏,运行东南生旺之地,循序升迁,官至大学士。
乙未,丁亥,乙丑,丙子。
道光十五年十月初十日子时
清慈禧太后命:寒木向阳,专用丙火,以丑中辛金为夫星,惜其不透,早年财运生官,龙冠六宫,寅运金绝克夫,入后运转东南,为本身旺运,垂帘听政四十五年,卒于乙运戊申年,寿七十四。
乙丑,丁亥,乙未,己卯。
同治四年十月初四日卯时。
亥卯未全,曲直仁寿格,惜曲直失时,又无丙火,虽丁火出干,仅为一乡农之命,食神生财,故曰白手成家,五福三多,一乡称长者也。
戊寅,癸亥,乙卯,壬午。
光绪四年十一月初十日午时
杨小楼命:壬癸并透,专用戊土,名重伶官。
十一月乙木
十一月根叶寒冻,喜丙复一阳,用丙火解冻,斯花木有向阳之意,不宜癸水出干以冻花木,故专用丙火。
十一月乙木,与十月略同,不能出丙戊,丙以解冻,戊以去癸水之病,如壬癸透干,不可无戊以制之,不见壬癸,则戊土亦可不用,寒木向阳,丙火为不可缺少之物,调和气候,乙木方有生机,特冬至前后略有小异,冬至前,阳气未动,虽用丙火,不过安富尊荣,冬至后一阳来复,丙火得用,显贵可期,此则节候之关系也。
得一二点丙火出干,不见癸破,定许科甲,若二丙藏支,不过选拔,得此不贵,必因风水薄,或壬出干,见戊制,可作能人,丙藏者,秀才,壬无戊,贫贱。
申述上文之意,丙火出干,无壬癸克制,可许科甲,丙藏寅巳,无申亥冲,亦贵,若壬癸出干,须有戊土为救,仍用丙火,丙出则贵,丙藏寅巳,不过秀士,壬多无戊,丙火为壬水所破,决为贫贱之人矣。
或支水局,子出壬癸,全无丙火,虽见戊制,不免贫寒到老,入南方运,稍有衣禄,丁火有亦如无,即或用丁,灯烛之光,岂能解严寒之冻,无用之人,设丙丁戊全无,金水重见,奔波下贱之人,或全无戊己,有火亦属常人,贫寒而不至下贱,或一派丁火,大奸大诈之徒,无甲引丁,孤鳏到老,长卧白云深山,丁火见甲,妻贤子肖,且麟趾振振,芝兰绕膝。
丙火为主要之物,戊土为救应之神,有戊制壬而无丙火,乙木虽不致漂浮,亦无生机,平常人也,根在苗先,辰局无丙火为根,即运至南方,发福不足,衣禄无虞,显达无望,丙为太阳之火,丁为灯烛之光,调和气候,必须用丙,丁火虽有若无,原局无丙,不得巳用丁,丁火通根于午未,附晒于甲木,则亦可用,特力量微薄耳,若一派丁火,力量充足,逢以丁为用,但阴木阴火,性情自必阴沉,木火又为聪明,故云大奸大诈之徒,丁火以甲为嫡母,乙木以得藤萝之繁,与甲木无殊,故丁火见甲,主麟趾振振,无甲引丁,主孤鳏也。
(用丁者,木妻,火子,故无甲主鳏,甲木引丁,主妻贤子肖),有丙丁不致下贱,无戊己不免贫寒,气候配合,无可勉强也。
或支成水局,壬癸两透,则木浮矣,不特贫贱,而且夭折,得一戊救方可。
得戊救应,可免夭折,不见丙火,贫寒至老,义同上文。
总之冬月乙木,取戊止可补救,不可用相,必须用丙,然满局壬癸,得一戊,亦可免孤与夭,用火者,木妻火子,用土者,火妻,土子。
冬月兼取戊土,不过为去病之药,救应之神,非可恃以为用,调候为急,不能用丁,寒木向阳,专取丙火,用土者,满局壬癸,不得已取戊土为补救也。
乙木生于冬至之后,坐下木局,得丙透干者,富贵之造,即丁出干,亦有衣禄,须忌癸制丁,乙木生于冬月,己土透干,又有丙透,大富贵之造。
生于冬至后者,一阳来复也,(大寒以前,同此看法)坐下木局,冬木成林也,不特丙火可用,丁火亦可用矣,寒木向阳,富贵之命,见丁力量虽薄,亦有衣禄,唯不可见癸水也,用丁而有寅巳午为根,亦同丙火,己土透干,又有丙透,乃以己土制癸,仍是用丙,地支有丑合子更妙,若见壬水出干,己土我益,必须戊为用,此节与上文意义似矛盾,然以冬至后支成木局为条件,并不抵触,造化元钥抄本删,附录之以供参考。
庚申戊子乙巳,丙子。
丙戊两透,词林。
庚申戊子乙巳,乙酉。
戊透丙藏知州。
按上两造,丙戊得禄于巳,惜木无根,否则,富贵当不止此,幸是乙木虽弱无碍。
辛亥庚子,乙卯,丙戌。
化不逢时,孤儿异姓,幸丙火解冻,由武而得守备。
丁未壬子乙未,丙子。
元顺帝命:寒木向阳,专取丙火为用,丁壬一合,去病为贵,申运失国。
辛巳庚子,乙酉,丁亥。
光绪七年十月廿六日亥时
陈光甫命:年支巳宫藏丙,干透丁火制庚,位至上海商业银行总经理。
十二月乙木
十二月寒木见丙,有回春之意。
十二月冻木枯枝,见丙火照暖,则有回春之意,除丙火外,别无用神可取,与十一月同。
得一丙透,无癸出破格,科甲显宦,或支藏丙火,不过廪贡生员,终作贫寒之士。
寒木向阳,得一丙高照,其力倍显,见癸破格,与冬至后乙木同看,丙火藏于寅巳,运行东南,亦必贵显,若无运助,终作贫寒之士耳。
或一派戊土,见甲,专用丙火,不能大富,颇有衣禄。
十二月水气已衰,柱无壬癸,固不必用戊土也,一派戊土,才多身弱,必须见甲破戊,甲为救应之神,仍以丙火为用,财多有劫为助,故颇有衣禄。
或四柱皆戊己,不见比劫,作从财论,大富。
比劫破财,贫无寸土。
四柱皆己,从财成格,大富亦宜丙火暖土,则有寒谷回春象,乙不能破己,甲合于己,从格不成。
财多身弱,贫寒之命,冬木以为生,见丙火即不怕弱,化比劫以生财,虽不富亦不致贫寒。
壬午,癸丑,乙卯,辛巳
丙戊得所,一榜,官府尹。
壬午,癸丑,乙酉,辛巳
巳酉丑会金,丙火息矣。
但有衣禄,一富而已。
按两造相差一字,乙卯,活木也,活木得火而秀,自有贵气,乙酉死木也,虽丙火得所,一富而已,巳酉丑会局,金之气专,丙火未失其用,倘非巳时,干有壬癸冻木,支有酉丑伤木,能无贫夭残疾之惧,欲求衣禄富裕,岂可得乎。
丁酉癸丑,乙卯,丙子。
都宪。
庚子己丑,乙丑,丙子。
平章。
庚子己丑乙巳庚辰
煞重身轻,贫而且夭。
按三冬庚辛之气于水,本不能伤木,见己土制癸水,则庚金有力,乙木见庚,不化必被掣肘,上造丙火出,破庚,乙木得向阳之用,下造丙火藏巳,不能制庚,又不能用庚,木被金伤,故为煞重身轻。
辛卯辛丑,乙亥,辛巳
何起凤尚书。
甲寅丁丑,乙酉,辛巳
举人。
丁巳癸丑,乙丑,辛巳
都宪,十子。
戊午,乙丑,乙巳庚辰
咸丰八年十二月初四日辰时
副总统冯国璋命:取财生官旺,地支丑辰巳午,夹寅卯,乙木暗强,运行巳庚,开府江南,位至总统,殁于午运末己未年。
壬申癸丑,乙亥,庚辰
同治十一年十二月廿五日辰时
狄进熹命:壬癸并透,金生木,不作化论,加以乙木临亥,得长生之气,更不能化,四柱无火,运行南方,名利兼全,惜干支无丙,运过之后,终作寒儒。
壬申癸丑,乙丑,辛巳
同治十一年十二月十五日巳时
刘芗荪命:丙火得所,位至上海道。
甲戌丁丑,乙酉,丙戌。
同治十三年十二月十六日戌时
丁超命:甲丙丁并透,专用丙火,位至镇守使。
甲戌丁丑,乙酉,庚辰
同治十三年十二月十六日辰时
郁芭生命:化合失时,原命有丁制庚,甲木助乙,支见财多,运行辰壬,印化煞生身,富甲一方,至午运殁。
乙亥,己丑,乙酉,丁丑
光绪元年十二月廿二日丑时
谢持命:专用丁火,难解严寒,恐时有误也。
丙子,辛丑乙巳,乙酉。
光绪二年十二月十九日酉时
顾逢伯命:巳酉丑三合透辛,丙与辛合,羁绊用神,煞重身轻,行帮身运,(东方)最吉,制煞之运虽佳,本身克交集,在好运中去世,此命在丙运末庚申年不禄。
丁丑癸丑,乙酉,己卯。
光绪三年十二月初五日卯时。
陈其美命:卯酉相冲,日禄受损,酉丑会局,煞旺身衰,丁火食神,为癸水所克,行酉运,遭暗杀弊命。

《穷通宝鉴》——目录导航

提供专业的命理咨询

服务内容 易学在线工具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