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里命稿》——目录导航
《千里命稿》序
杨叔和序
观夫世界之广大,宇宙之奇妙,人事之渺茫,若可知,若不可知,虽圣人亦不敢以论断定也。
然一春一秋,物故者新;一昼一夜,花开者谢。
废兴成毁,盈虚依伏;大而名利,细而饮啄。
默察一切,冥冥中似有定之者,故圣人不敢以论断定者。
今可于中仄盈亏之象,五行生克之理之中,求之而百不失一焉。
余始对于命运,乃深信而不疑。
曩岁因事至申,访韦子千里于其寓,论往指来,不爽禾黍。
且评语简明透澈,以少胜多。
非深于道,明于理,通于儒,洞明乎世事者,弗能也。
然余有感焉,江湖述士之流,恒籍此为生,理既不明,语亦鄙陋,大雅君子,为之不齿。
命理之学,晦而不彰,安得如韦子者作中流之砥柱耶。
今韦子学益进,出其馀绪,编印《命学讲义》一书问世,蒙示全稿,吟诵之余,觉奥邃详明,裨补后学,余尝有志于斯而未能,今又有鞭策之者矣。
敢不勉旃,敢不勉旃。
诗云:“高山仰止,景行行止”,虽不能至心响往之,爰书此以归。
韦子其乐而教之乎,是有命焉,非余所敢望也。
公元一九三四年七月杨叔和于蚌埠大淮报馆
骆经畲序
余于公余之暇,喜读命学诸书。
凡坊间古籍名著,均先后搜罗,迭经殚心参研,苦无心得,如《星平会海》、《三命通会》、《滴天髓》等书,或博而寡约,或简奥难明,往复思索,虽略晓其意,终未了然于胸。
客岁识鸳湖韦君千里,一见如故,盖知其秉承家学,精研有素者也。
读其所纂之《精选命理约言》一书,深佩其注释精微、阐扬命学之功,不在素庵相国下也。
君复以命学之式微,胥由古籍说理未透,今岁月于百忙中,编《命学讲义》,以授海内有志斯学者。
余因加入研究,先获其稿,披觉竟日,恍然有悟。
昔日之所疑难者,今皆迎刃而解矣,他书中支离琐屑之点,亦均条分缕晰,举例阐明,矛盾谬误之处,则说理指正,充推子平正宗,不仅为初学者必读之书,亦可供精究者参考之籍。
书成,将奥邃详明,裨补后学,殊非浅鲜。
余尝有志于斯而未能,今又有鞭付剞劂,余乃乐为之序。
甲戌仲秋嘉定骆经畲
顾乃平序
韦子千里,少负奇才,幼承庭训,家学渊源,挟君平术,为人权衡,谈必微中。
与之语世道,辩古今事当否;论人高下,事后常成败。
若河决下流而东注,若驷马驾轻车就熟路,饱学老成,固非世俗所能望其肩背,且慷慨好义,忧世疾愤,辄尝论世道崎岖,人心险诈,魑魅咨肆,魍魉横行,未尝不叹息痛恨于挽狂澜之乏术也,予讽之日,徒言无补于事,空谈不如实行,君抱稀世之才,挟君平神技,曷不将命学公开,广为宣传,使人人得知命理
预识趋避之道,槽权己衡人,两相裨益,彼魅魁魍虽炽,或得稍敛其迹,未始非治标之一法也,我子曷不图乎?君闻言奋然起曰:诚如子言,余当知所勉矣。
乃毅然决然,将所学供献于世人,创办命学函授于韦氏命苑,未及匝月,成绩裴然,国中闻风响学者,日必数十起,而笔政冗繁,案续劳形,虽日以继夜,案头常积卷盈尺,渐臻精力不继,辄对之汉曰:余不胜其劳矣。
而欲罢涌者其奈何?窃相与忧而莫能相助。
于是转辗焦思,若有所得,即欣然谓韦子曰:君不将函授讲义,收集成册,发行单行本问世,如要则于君可一劳永逸,于学者不啻躬沐教诲,岂非一举二得者耶,君以为可,乃夜发书,焚膏继晷,将手编讲义,重行逻辑,补遗拾漏,去腐存菁。
其间皆根据先哲之立言,参以一己之实验,提纲摘要,纂言扣玄,发人所不敢发,道人所未曾道,由浅显而入于深奥,一气贯通,不愧为学命梯范。
夫韦君年少好学,口不绝吟于六艺之文,手不停披于百家之编,识广学博,著作等身。
其生平所述甚宏,具为精警硕论,独于此命学讲义尤多,焉见付梓在即,出版有期,其不纸贵洛阳,不胫而走者,我不信也。
公元一九三四年甲戌仲秋季日顾乃平谨识于淞滨逸庐
韦千里自序
禄命之学。
由来已久。
如言数理者。
言星辰者。
言子平者。
以常情测之。
佥依据于了平一书。
夫命不可信乎。
唐吕才有言。
长平坑卒。
曷尝共犯三刑
南阳贵人
未必尽逢六合
命不可信乎,南史沈攸之尝言。
早知穷达有命。
恨不十年读书,故孔子五十而知天命。
孟子曰莫非命也。
顺受其正。
是以知命者。
不立乎严墙之下。
然则命之可信与否。
其精微奥妙。
寂静感通。
诚不易言也。
吾侪读古人书。
研摩命理
无非求际遇之顺利。
声誉之畅达。
素位而行。
有从不背。
要皆修身之一助耳。
丁兹人心浇薄。
世道衰微。
讲求命运
更应趋吉避凶。
免非就是。
为常务之急。
余不敢谓之命。
只谓推命而已。
溯行道以还。
所见富贵之命固多。
贫贱之命。
实亦不少。
兹特先集百余则。
公诸同好。
并加批注。
籍为研究之资。
至因革损益。
论短评长。
皆折衷于典籍。
若云创作。
则吾岂敢。
如莹巨硕宏文。
进而教之。
更幸甚矣。
民国乙亥夏日浙江嘉兴韦千里谨识于春申寓次。
《千里命稿》——目录导航

提供专业的命理咨询

服务内容 易学在线工具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