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随卦(泽雷随)卦全解 泽雷随卦详解

17.随卦(泽雷随)
随卦泽雷随
随,元亨利贞,无咎。
初九,官有渝,贞吉。
出门交有功。
六二,系小子,失丈夫。
六三,系丈夫,失小子。
随有求得,利居贞。
九四,随有获,贞凶。
有孚,在道以明,何咎?九五,孚于嘉,吉。
上六,拘系之,乃从维之,王用亨于西山。
彖曰:随,刚来而下柔,动而说,随。
《象》传说:「泽中有雷,随,君子以向晦入宴息。

随本义为随从、追随,《老子》「前后相随」的随。
随也通追、坠、惰、隳,解释为追逐、失足、堕落。
帛本作「隋」,隋原本为剩余的碎肉,在祭祀完之后埋起来送给神明,古文中也可假借为随,或是堕落的堕,椭圆的椭,或怠惰的惰。
上博简作「隓」,音灰,义同隳、堕,毁坏、堕落的意思。
归藏作「规」,清华简作「」,应是覒字的繁化,覒与规字字形相近。
规字从夫从见,规矩、法度的意思,段玉裁解释说:「丈夫所见也。」「女智莫如妇,男知莫如夫。」就卦象来说,上兑为见(《杂卦传》「兑见巽伏」),下震长男为夫,因此卦象即为夫见。
内震动而外泽兑,行动而喜悦,随缘、顺其自然之义。
又兑为毁折,卦象又有动而得咎之义。
长男下于少女,即《彖传》说的刚来下柔,少女随长男而婚合之象,若问婚姻大吉,夫唱妇随。
但随亦有坠落之义,上泽兑为毁折,下震为足,有伤足、失足之义。
卦序上随卦是继谦豫而来,谦卦告戒大有之君子省身修养,卑以自牧,豫则是以豫乐陶冶性情
随是无为自然,清净寡欲,返朴归真之卦。
所以《杂卦》说「随无故也,蛊则饬也」,天下无事,本乎自然就是随;有事,努力整饬就是蛊。
随卦是不使为之,无为之义;蛊则是要努力做为,整治败坏。
随卦之后就是蛊,蛊就是有事,这也告戒君子莫落入随之弊,若过于随便而流于怠惰,那么就成为堕落、隳败,就会有事,接着便腐败成蛊。
随卦之吉道在于「随时」,因人所当追随者莫大于天道,「随时」即是随顺于天道,此即《彖》传所说:「天下随时,随时之义大矣哉。」「时」是时间、时机,也是天道、自然,随时就是随着天道之法则、自然的推移而行动。
《象传》说「君子以向晦入宴息」说明之,这是一种日出而作,日入而息,遵循自然规律的一种极简生活方式。
得随卦,凡事清静无为为宜,若是造作虚假,或是努力造为,则反而让事情变味走调。
但若把「随时」(顺其自然)当随便与放任,事情则将败坏,所以随卦亦有堕落、毁坏的意思,而卦序上紧接在后的则是蛊卦。
六爻的吉凶判断上,爻与爻之间前后相随的相互影响是更为重要的法则。
例如初爻就时间来说是随之始,无所追随者。
但就空间上来说,是随之尾,与六二比邻而不应,因此说「出门交有功」,意味必需脱离空间上的框架才能够有随之功效。
随,元亨利贞,无咎。
《彖》曰:随,刚来而下柔,动而说,随。
大亨贞,无咎,而天下随时,随时之义大矣哉。
《象》曰:泽中有雷,随。
君子以向晦入宴息。
《系辞》:「服牛乘马,引重致远,以利天下,盖取诸随。」
顺从,大亨通而利于贞定,没有罪咎。
随是顺从的意思,顺从之大者莫过于顺天道自然,「向晦入宴息」就是一到晚上(向晦)就进入放松休息状态(入宴息),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的意思。
这是照着自然的节奏,过着朴素无为的生活。
初九,官有渝,贞吉,出门交有功。
《象》曰:官有渝,从正吉也;出门交有功,不失也。
官员将有变动,贞定则吉。
出门与人相交,会有功。
此言官员将有变动,当以不变应万变,贞定则吉,不变者就是守住自己的本份。
反之,若到处钻营,试图奉承可能的新长官,那么可能弄巧成拙。
出门交有功,出门与人结交,寓指不在体制内去运作,走出框架,到外广结善缘,则可以有收获。
初九为震之主爻,震为变动,故曰「有渝」,渝即变。
动则下爻成坤,全卦成萃,萃为聚,故曰「出门交有功」。
官为一件事情的主管,或者是指官员。
官有渝,为官场多变,或是官员命令有变。
官有渝原本会让人无所适从,但只要守静以待,时间自会解决一切问题。
「官有渝」帛书本作「官或谕」,意思为官员(主管)可能会有交待,有指示。
六二,系小子,失丈夫。
《象》曰:系小子,弗兼与也。
绑住了小孩,却跑走了大人。
事情无法两面兼顾,顾此失彼,所得者小,所失者大。
《象》曰:「系小子,弗兼与也。」无法兼顾所以失了小子。
六二与九五之君相应,但在「随」卦里爻与爻之间的关系却以前后相随为优先。
六二虽然当位,但以柔乘刚,为逆为凶,与六三为同类相牵,因此为系小子(阴为小),而六二原本应当相应于九五,追随于九五之君,但随卦的情势只让它与六三同类相牵而失去了与九五的关系,所以说「失丈夫」。
又六二动则下卦成兑,兑为损失,故曰「失丈夫」。
易象中若阴阳比邻,则有顺逆之象。
若是同类比邻,如阴与阴,阳与阳,则为牵连之象。
如小畜九二曰「牵复」,泰初九与否初六「拔茅茹,以其汇」描绘拔茅草时根根相连而起,也是取三阳爻及三阴爻相连之象。
六三,系丈夫,失小子,随有求得,利居贞。
《象》曰:系丈夫,志舍下也。
绑住了大人,跑走了小孩。
追逐求取而有所获得,利于处正。
追到正确的方向而有所获得,利于守正不变动。
比喻虽然两面无法兼得,但选择正确的一边,收获丰盛,而抓到了丈夫(大人)。
既然选对边了,只要守住不变就可以了。
随卦爻与爻之间以前后相随的关系为优先,六三紧随六二之后,与六二同为阴并不相应,而与外卦的上六也同样不相应,此为「失小子」。
紧随六三之后的为九四,六三承载九四为顺为吉,此为系丈夫。
《象》曰:「系丈夫,志舍下也。」因为六三舍弃与下面阴爻而不与其携手相连,因此能够得到上面之阳爻。
六三动,下卦由震成离,互体由巽变乾。
离为擒获,故「随有求得」。
巽为绳,乾为大人、丈夫,因此系丈夫。
此处的随应取「追逐」之义,追逐而有获得。
上海博物馆战国楚竹书作「隓求又得」,转译为今文就是「随求有得」,随即追,随求有得即追求有得。
九四,随有获,贞凶。
有孚在道以明,何咎?
《象》曰:随有获,其义凶也;有孚在道,明功也。
随从有所收获,坚定为凶。
有诚信,走的是大道,若能明哲不居功,有何罪咎?
君子有人追随、获得人心,若坚定而行将因此遭凶。
这是因为九四为近君之位,下得民心则上失君,反得君王之猜忌而引来杀机。
但若能够明哲保身,归功于上,将可免于罪咎。
「有孚在道,以明」乃是告戒之辞,依此而行乃可免于罪咎。
「随有获」也是周文王被商纣囚于羑里的原因。
《史记.周本纪》言西伯:「礼下贤者,日中不暇食以待士,士以此多归之。」西伯因追随者众,对商纣政权形成威胁,于是商纣将西伯囚于羑里。
而文王的保身之道则是退而奉承于商纣,投其所好以求得赦免与释放。
九四爻居静不动则上体为兑为毁折,上互体有大过之象,大过为棺椁,有灭身之危机,此为贞凶。
但若动则上体成坎,为坎陷为入狱,此文王之囚于羑里。
此爻另一解释:追逐将有斩获,贞定则凶。
很显然的有俘虏在路上,怎会有罪咎?意指当追逐,追逐则会有斩获。
反之,若不追逐,贞定而原地不动则凶。
随为追逐的意思,孚为俘虏。
有孚,有诚信。
在道,遵循大道,走的是正道。
以明,用明,明为聪明、智慧之义,以明,运用聪明、智慧,引申为明哲保身。
言君子以诚信之心应对,行事合于正道,以此明哲则可以保身而不会有罪咎。
另一解释以孚为俘,有孚在道,有俘虏在路上。
随卦卦义亦可解释为追逐之义,而观六爻爻辞,所追逐者显然是俘虏,因此有「系小子失丈夫」、「系丈夫失小子」及「拘系之」等描绘。
九五,孚于嘉,吉。
《象》曰:孚于嘉吉,位正中也。
信于美善则吉。
另也可解释为有俘虏于嘉礼,吉。
嘉为美善。
九五与六二相应,两者皆中正而当位,嘉善之象。
孚也可作俘,俘虏的意思。
嘉为嘉礼,《周礼》「以嘉礼亲万民」。
嘉礼主要是与「饮食男女」相关的礼仪,具体来说包括饮食、婚冠、宾射、飨燕、脤膰、贺庆。
嘉礼的「嘉」取其亲善之义,凡此六礼,都有与民亲善的意思。
上六,拘系之,乃从维之,王用亨于西山。
《象》曰:拘系之。
上穷也。
将他抓来囚禁,然后再将他释放。
大王在西山举行享祀。
此爻典故讲的是西伯(周文王)被纣王拘禁再被释放的故事。
西伯被囚于羑里,在被释放之后举行飨宴以感谢各方帮助,或举行祭祀以谢神明。
「亨」应作「享」,飨宴或祭祀的意思。
拘系之,乃从维之:「拘系」为囚禁,就是把人抓起来再绑起来。
「维」,维系人心,经营人心之意。
「从」解释作「纵」,释放的意思,指纣王释放西伯。
帛本作「枸系之,乃从之」,上博简作「系而敂之,从乃之」与借为巂,「巂」音义同「规」,规范的意思,释放而规范之。
巂音同「归」,可为同声之假借,「乃纵归之」就是将其释放回去。
「王用亨于西山」当作「王用享于西山」,享为享祀、祭祀。
也可通飨,飨宴的意思。
文王因此在西山飨宴宾客,或祭祀谢天。
升卦六四作「王用亨于岐山」,西山亦为岐山,也是文王祖父古公建立周之重要基业的地方。
帛书作「王用芳于西山」,帛书中「享」皆作「芳」,与「元亨」的亨有别。
上博简作「王用亯于西山」,亯即享。
享字在古经典中多解释作享祀,古文中也通飨、乡、卿、亯,其原义都是聚餐、飨宴的意思,引申之,敬献食物给神明亦为享(亯),即享祀。
******

提供专业的命理咨询

服务内容 联络微信:wangjia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