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困卦(泽水困)卦全解 泽水困卦详解

47.困卦(泽水困)
困卦泽水困
困,亨,贞大人吉,无咎。
有言不信。
初六,臀困于株木,入于幽谷,三岁不觌。
九二,困于酒食,朱绂方来,利用享祀,征凶,无咎。
六三,困于石,据于蒺蔾,入于其宫,不见其妻,凶。
九四,来徐徐,困于金车。
吝,有终。
九五,劓刖,困于赤绂,乃徐有说。
利用祭祀。
上六,困于葛藟,于臲卼,曰动悔有悔,征吉。
象曰:泽无水,困。
君子以致命遂志。
穷困,山穷水尽,水泽乾涸。
帛书与归藏同样作困,王家台秦简作「囷」,《说文》:「廪之圜者。」即圆形之谷仓。
囷应是困字之误。
依《说文》,困为故庐,故居的意思。
段注解释认为本义「止而不过」,引申为极尽的意思,这也是困卦采用的穷困之义。
卦象为泽无水,故曰穷困。
兑卦和坎卦在易象中都是水,但两者的属性不一样。
坎的卦义是从地洞、地牢的概念而扩展到坎堑、沟渎等地形,进一步又引申至地上流动的河水,以及水。
坎卦的水是一种流动而可变化的水,因此它到天上就变成云,在地上则成川。
兑泽则是做为一个水体,若是在天上,那么就是倾盆大雨,若在地上则是水泽。
困卦因水泽的水漏于下,因此说泽无水。
反之,节卦为泽上有水,是水满溢而应调节。
兑在上为毁折,是为外患,坎在内为心病,是为内忧,因此困又有内忧外患之象。
于人之身体健康,则是内伤外伤同时都遇到了。
卦序上困是继升卦而来,《序卦》曰:「升而不已必困,故受之以困。」进升到极点,升无可升就是困,就是穷途末路。
困卦又与井卦为相综的一对卦,困卦水在泽下,泽无水之象;井卦则是水在木上,为木桶汲水,井之象。
困为水源枯竭,井卦则是水源不断。
困境也是考验君子德性的一卦,《系辞传》说:「困,德之辨也。
井,德之地也。」又说:「困,穷而通。
井,居其所而迁」。
穷困之时,正可以看出一个人的操守与修养,君子在穷困的时候能够坚守节操,因此得以穷中求通,所以卦辞说「困亨,贞,大人吉」。
一般来说,得困卦诸事难成,凡事走投无路。
钱财方面不只捉襟见肘,甚至很可能负债破产,穷困潦倒。
君子处穷困时能够安之若命,知道未来仍有转运的时候,所以《彖传》说:「险以说,困而不失其所亨,其唯君子乎。」
穷困的时候除了注意坚守节操之外,应当以谨慎言语为吉,因为吉人之辞寡。
而人在穷途潦倒时说的话,既没份量又只会让人以为是痴人梦话,因此这时不要试图说服别人来帮自己摆脱困境,也不要自求口实,否则反而引来罪咎与羞辱,这也是彖传所说的「有言不信,尚口乃穷也」。
困,亨,贞,大人吉,无咎,有言不信。
《彖》曰:困,刚揜也。
险以说,困而不失其所亨,其唯君子乎。
贞大人吉,以刚中也;有言不信,尚口乃穷也。
《象》曰:泽无水,困。
君子以致命遂志。
穷困而亨通,贞定,大人则吉,没有罪咎。
这时候所说的话无法让人相信。
穷困中仍然有亨通之道,那就是坚守节操,只有君子、大人能够如此,所以大人为吉,没有罪咎。
反之,小人则凶。
穷困的时候,所说的话恐怕让人无法相信,君子此时言语应当谨慎,若是只会用嘴巴来解决问题,将万劫不复,那才是真的穷困,所以《彖传》说「尚口乃穷」。
《彖》曰:「困,刚揜也。
险以说,困而不失其所亨,其唯君子乎。」穷困是因为阳刚之气(君子)受到蒙蔽压抑。
能够在这个时候面对危险而欢喜以对(险而悦),穷困而还能够求通的,只有君子。
初六,臀困于株木,入于幽谷,三岁不觌。
《象》曰:入于幽谷,幽不明也。
屁股困于枯木中,进入幽深的山谷里,历经三年都无法见到人。
臀,音屯,屁股。
屁股可让人坐下休息,困于臀比喻人不得安歇、休息,有如大壮及夬卦说「臀无肤」,皆有不得安歇之义。
株木,枯木。
株为树头,株木为只剩树头的枯木。
原本入于幽谷该有树林掩蔽,剩树头的枯木则无以为蔽,穷困之极。
幽,深。
幽谷,深山野谷。
人不但受困于幽深的山谷,而且还无法安歇休息。
觌,音赌,同覩,或作睹,见也。
三岁不觌,三年不见,言三年里都见不到其人。
穷困之极。
三岁就是几年的意思,不一定是三岁。
三年不见,另一意思为,再过几年才可以脱困。
九二,困于酒食,朱绂方来,利用亨祀,征凶,无咎。
《象》曰:困于酒食,中有庆也。
困于酒肉饮食,祭祀所用的朱色仪服才刚送到,宜于祭祀。
若是进取而出征,凶,无咎。
「困于酒食」有三种解释。
一、因饮食太过而苦恼,不得脱身。
二、耽溺于饮食宴乐而无度。
三、因穷困而无酒食可用。
三种解释以第一种较佳,因为《象传》曰:「困于酒食,中有庆也。」意谓有喜庆宴会,而饮食过度,酒喝太多,吃太饱。
绂,音服,祭祀所穿的衣服。
朱绂即《礼记》「赤韍」,宗庙祭祀之服。
朱,象征南方。
九二居坎中,为北方,朱色为南方,自南方而来的祭祀服装,意谓能够引来远方的相助。
方,方才,或远方。
享祀,指向天地鬼神贡献食物,也就是祭祀。
前言朱绂方来,既然祭祀的服装已从远方送来,那么理当开始祭祀。
六三,困于石,据于蒺蔾。
入于其宫,不见其妻,凶。
《象》曰:据于蒺蔾,乘刚也。
入于其宫,不见其妻,不祥也。
受困于坚硬的石头,所赖以据守的是有刺的蒺蔾草。
进入他的宫室内,但见不到妻子。
石头为坚硬无情之物,而荆棘又会伤人,比喻所据所依相当不可靠。
不见其妻为大凶,不祥之兆。
《系辞传》孔子解释此爻曰:「非所困而困焉名必辱,非所据而据焉身必危。
既辱且危,死期将至,妻其可得见耶?」《象》曰:「入于其宫,不见其妻,不祥也。」不见其妻,是因为死期将到。
《左传》襄公二十五年记载,崔武子筮得「困之大过」,即困卦六三爻变,为大凶,但崔武子仍执意娶刚丧夫的棠姜,之后因此造成了儿子与妻舅之间的不和与恶斗,让政治死敌庆封得以利用他们之间的矛盾而灭了崔家,崔武子最后因此家破人亡而自杀,齐国的崔氏从此灭亡。
蒺蔾是一种带刺的草。
以带刺的草做为磐据保护,当然危险不在话下,所以孔子说「非所据而据焉,身必危」。
宫,指宫室,室内。
原本这是人安居的地方,但回到自己的房里,却见不到自己的妻子,大难已经临头,死期将到。
九四,来徐徐,困于金车,吝,有终。
《象》曰:来徐徐,志在下也。
虽不当位,有与也。
迟迟才来,因受困于金车的缘故。
悔恨,但总算能有结果。
徐徐,迟缓貌,指救兵迟迟才来,因兵车受困所以迟迟才来。
徐徐另一解释为因恐惧而疑惑貌。
金车,金属的车子,指的是兵车。
金,喻指刚强,兑为金,故曰金。
兵车受困,因此救兵迟迟无法赶到。
九五,劓刖,困于赤绂。
乃徐有说,利用祭祀。
《象》曰:劓刖,志未得也;乃徐有说,以中直也;利用祭祀,受福也。
割鼻又断腿,红色祭服无法送达。
若能有耐心慢慢来,事缓则圆,就能取悦于人心,得以祭祀祈福。
赤绂为祭服,没有祭服则祭祀无法进行,将不受上苍之福佑,因此有凶象。
前言使用严苛的罚,越是要下猛药,却越无法达到目的,欲速则不达,因此而让祭服没有准时送到。
后言若是能改变做法,心平气和,则能够让祭祀顺利进行,祈求福祉。
劓刖,分别为割鼻和断脚的罚。
割鼻则被伤于上,断腿则被伤于下,此言上下皆受到伤害。
劓,音意,割鼻的刑罚。
刖,音月,断腿的刑罚。
上六,困于葛藟,于臲卼,曰动悔有悔,征吉。
《象》曰:困于葛藟,未当也;动悔有悔,吉行也。
困于藤蔓之中,又困于高危的险地。
行动之后反省再反省,出征为吉。
一方困于藤蔓之缠绕而无法活动,一方又处于高处而危险之地,可谓进退两难。
然而穷则变,变则通,如果能因此谋虑而后动,化被动为主动,勇敢出征则吉。
正所谓攻击是最好的防御,穷极则通,上六为穷极而变之时,当以主动积极而突围,出征为吉。
葛藟,一种野生葡萄,属葡萄科植物,又叫葛藟葡萄,在台湾叫光叶葡萄,果实可入药,据说有润肺止咳,清热凉血的功效。
藟,音垒。
臲卼,音「孽勿」,动摇不安,因处于高处而危险不安的样子。
******

提供专业的命理咨询

服务内容 联络微信:wangjia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