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论用神
八字用神,专求月令,以日干配月令地支,而生克不同,格局分焉。
财官印食,此用神之善而顺用之者也;
煞伤劫刃,用神之不善而逆用之者也。
当顺而顺,当逆而逆,配合得宜,皆为贵格。
用神者,八字中所用之神也。
神者,财、官、食、印、偏财偏官偏印伤官、劫刃是也。
八字中察其旺弱喜忌,或或抑,即以扶抑之神用神,故用神者,八字之枢纽也。
所取用神未真,命无准理,故评命以取用神为第一要义。
用神之法,先求之于月令之神,月令者当旺之气也。
月令无可取用,乃于年日时之干支中求之。
用虽别求,而其关键仍有月令
譬如月令禄劫印绶日元盛旺,劫印不能用,则别求克之之之神为用;
用虽不在月令,而别求之关键,则在月令也。
四柱之神多,日元转弱,则月令劫印,依然可用。
故云用神专求月令,以日元月令地支,察其旺衰强弱而定用神也。
取用之法不一,约略归纳,可分为下列五种:
(一)扶抑
日元强者抑之,日元弱者之,此以扶抑为用神也。
月令之神太强则抑之,月令之神太弱
之,此以扶抑月令为用神也。
(二)病药
为喜,则以伤其者为病;
以抑为喜,则以去其抑者为病。
除其病神,即谓之药。

病药取用神也。
(三)调候。
金水生于冬令,木火生于夏令,气候太寒太燥,以调和气候为急。
此以调候为用神也。
(四)专旺。
四柱之气势,偏于一方其势不可逆,惟有顺其气势为用,或从或化,及一方专旺等格局
是也。
(五)通关。
两神对峙,强弱均平,各不相下,须调和之为美,此以通关为用也。
取用之法,大约不外此五者,皆从月令推定。
至于各称善恶,无关吉凶
为我所喜,枭伤七煞,皆为吉神
犯我所忌,正官财印,同为恶物,不能执一而论,在乎配合得宜而已。
因用神之重要,故凡五行之宜忌,干支性情,以及生旺死绝会合之解救方法,同为取用时所当注意,虽为理论,实为根本,阅者幸注意及之。
(一)扶抑
(1)扶抑日元为用。
有二,印以生之,劫以助之是也。
抑亦有二,官煞以克之,食伤以之是也。
丁亥
丙午
壬寅
己酉
财旺身弱,月令己土官星透出财官两旺而身弱,故用印而不用官,以印助日元为用
神。
为前外交部长伍朝枢命造。
丁卯
癸丑
丙申
戊子
丑中癸水官星透出,子申会局助之,水旺火弱,用劫帮身为用神。
此为蔡孑民先生命造。
癸巳
丁巳
丁卯
丙午
日元太旺,取年上癸水抑制日元为用,行官煞运大发。
为交通部长朱家骅命造。
丙子
壬辰
壬申
乙巳
亦日元太旺,辰中乙木余气透干,用以日元之秀,亦抑之之意。
为前财政部长王克敏命造。
(2)扶抑月令之神为用
戊辰
甲寅
丁卯
戊申
寅卯辰气全东方而透甲,用神太强,取财损印为用此国民政府林主席森之造也。
己卯
丁丑
癸丑
乙卯
月令七煞透干,取食神制煞为用,亦用神太强而抑之也。
为前行政院长谭延闿命造。
戊戌
己未
丙子
庚寅
丙火生于六月,余焰犹存,时逢寅木,子水官星生印,日元弱而不弱。
月令己土伤官透出八字四重土,气太重,用财伤为用,亦太强而抑之也。
此合肥李君命造。
乙亥
癸未
己亥
辛未
己土日元,通根月冷,年上乙木微弱,乃用神太弱而之也。
此前交通总长曾毓隽造。
己巳
乙亥
壬子
乙巳
年上己被乙克,巳遭亥,置之不用,身旺气寒。
时之巳火微弱,取伤官生财为用,亦用神弱者之也。
乃前内阁总理周自齐造。
(二)病药
戊戌
甲子
己巳
戊辰
月令偏财当令,比劫争财为病,取甲木官星制劫为用,盖制劫所以护财也。
此为合肥李君命造(按此造须兼取巳中丙火
十一月气寒,得火暖之,方得发荣,即调候之意也)。
壬戌
己酉
丁丑
甲辰
月令财旺生官,己土食神损官为病,以甲木去南浔刘澄如命造。
(三)调候
壬辰
癸丑
辛丑
甲午
金寒水冷,土结为冰,取时上午火为用,乃调和气候之意。
此逊清王湘绮命造。
辛亥
己亥
壬午
辛亥
己土官星透干,无午支丁火,则官星无用,亦调候之意。
乃南通张退厂命造。
病药为用,如原局无去病之神,必须运程弥欺缺,方得发展,调候亦然。
格局转变则不在此例。
(四)专旺
壬寅
丁未
己卯
乙亥
壬寅亥卯未,气偏于木,从其旺势为用。
此前外交总长伍廷芳命造,为从煞格也。
丁巳
丁未
丁卯
癸卯
虽有癸水七煞透出,而有卯木化之,亦宜顺其旺势。
此前清戚杨知府命造。
乙丑
己卯
乙亥
癸未
春木成局四柱无金,为曲直仁寿格,乃段执政祺瑞命造也。
戊寅
乙卯
丁未
壬寅
丁壬相合,月时卯寅,化气格真,化神喜行旺地,旺之极者,亦喜其
此丁壬化木格,孙岳之命造也。
(五)通关
丁酉
丙午
丁酉
己酉
火金相战,取土通关为富格,盖无土则金不能用也。
此名会计师江万平君造。
癸亥
庚申
甲寅
乙亥
金木相战,取水通关,以煞印相生为用。
乃陆建章命造。
通关之法,极为重要,如原局无通关之神,亦必运程弥其缺憾,方有发展。
用神如是,而喜神忌神之间,亦以运行通关之地,调和其气为美。
如财印双清者,以官煞运为美;
月劫用财格,以食伤运为美。
即通关之意也。
是以善而顺用之,则财喜食神相生,生官以护财;
官喜透财以相生,生印以护官;
印喜官煞以相生,劫才以护印;
食喜身旺相生,生财以护食。
不善而逆用之,则七煞食神以制伏,忌财印以资
伤官喜佩印以制伏,生财以化伤;
阳刃喜官煞以制伏,忌官煞之俱无;
月劫喜透官以制伏,利用财而透食以化劫。
顺逆之大路也。
财喜食神相生者,譬如甲以己土为财,以丙为食神,财以食神为根,喜丙火之相生也。
生官以护财者,甲以甲乙为比劫,庚辛为官煞,比劫有分夺财星之嫌;
财生官煞而官煞能克制比劫,是生官即以护财也。
官喜透财以相生者,如甲以辛为官,以己土为财,官以财为根,喜己土相生也。
生印以护官者,如甲以壬癸为印,庚辛为官,官生印也;
丁火为伤,丁火克制官星,喜壬癸印制伤以护官,故云生印以护官也。
印喜官煞以相生劫财以护印者,甲以壬癸为印,戊己为财,忌财破印,得比劫分财,即所以护印也。
食神者我生者也,喜身旺相生
生财以护食者,譬如甲以丙火为食,己土为财,壬癸为印,食神忌印相制,得财破印,即所以护食也(上以甲为例,类推)。
财官印以阴阳配合为顺,食神以同性相生为顺,循扶抑之正轨,此善而顺用也。
七煞者,同性相克(如阳金克阳木,阴金克阴木),其性刚强。
身煞相均,最宜制伏。
而财能食以生煞,印能制食以护煞,故云忌财印资扶也。
伤关者,异性相生,日元弱,喜印制伏伤官,日元强,喜伤官生财;
财可以伤官之气,伤,即所以化伤也。
阳刃喜官煞者,日元旺逾其度,惟五阳有之,故名阳刃
旺极无抑,则满极招损,故喜官煞之制伏。
月劫者,月令禄劫,日元得时令之气,最喜官旺。
若用财,则须以食伤为转枢,以食化劫,转而生财。
用煞则身煞两停,宜用食制。
此皆以扶抑月令之神为用,为不善而逆用之也。
今入不知专主提纲,然后将四柱干支,字字统归月令,以观喜忌,甚至见正官佩印,则以为官印双全,与印绶用官者同论;
见财透食神,不以为财逢食生,而以为食神生财,与食神生财同论;
偏印透食,不以为身之秀,而以为枭神夺食,宜用财制,与食神逢枭同论;
见煞逢食制而露印者,不为去食护煞,而以为煞印相生,与印绶逢煞者同论;
更有煞格逢刃,不以为刃可帮身制煞,而以为七煞制刃,与阳刃露煞者同论。
此皆由不知月令而妄论之故也。
正官佩印者,月令正官,或用印化官,或见食伤碍官,取印制食伤以护官也。
印绶用官者,月令印绶,日元得印滋生而旺,别干透官,而官得财生,是为官清印正,官印双全,虽同是官印,而佩印者忌财破印。
印绶用官者,喜财生官,用法截然不同也。
见财透食者,月令为财,余干透食神,取以化劫护财。
食神生财者,月令食神,见财流通食神之气,见劫见忌。
偏印透食者,月令偏印滋生日元,食神身之秀,忌见财星
食神逢枭者,月令食神,别支见枭,为枭神夺食,宜用财制枭以护食。
煞逢食制而露印者,月令逢煞,别支食神制之太过,露印为去食护煞印绶逢煞者,月令逢印绶而印轻,喜见煞以生印,是为煞印相生
煞格逢刃者,月令七煞,日元必衰,日时逢刃,取刃帮身以敌煞也。
阳刃露煞者,月令阳刃,日元必旺,取七煞以制刃,为煞刃格也。
是由未曾认清月令,以致宾主倒置,虽毫厘之差,而有千里之谬也。
上述宜忌,须审察日主旺弱,未可拘执。
然亦有月令无用神者,将若之何?
如木生寅卯,日与月同,本身不可为用,必看四柱有无财官煞食透干会支,另取用神;
然终以月令为主,然后寻用,是建禄月劫之格,非用而即用神也。
建禄月劫之格,非必身旺,旺者喜克,取财官煞食为用;
弱者喜扶助,即取印劫为用。
是用神虽不在月令,而取用之关键,则仍在月令,所谓先权衡月令当旺之气,再参配别神也。
成中之败,亦变化万端,此不过其大概也。
如财旺生官,美格也,身弱透官,即为破格。
伤官见官,为格之忌,透财而地位配置合宜,则伤官生财来生官,反可以解,种种变化,非言说所能尽,在于熟习者之妙悟耳。
成中有败,或败中有成,命造中每个有之,不能一一举例。
兹略举造,以见一斑。
壬戌
己酉
丁丑
甲辰
此南浔刘澄如造。
月令财星生官,格之成也,而干透己土官星被伤,成中有败。
时干透甲印,而财印不相碍,印绶制食,格局以成。
年上官星破,故不贵;
丁己同宫,财星有情,故为浙西首富。
行官煞运有印化,为败中有成也。
己卯
丙子
庚寅
辛巳
此申报馆主入史量才造。
伤官带煞而透印,格之成也。
印坐财地,不能制伤化煞,成中有败。
所以仅为无冕帝王也。
煞通根寅巳而旺,只能用伤官制煞。
财为忌神,居于年支,早年必困苦。
至未运,会卯化财,伤党煞,被刺。
己卯
丙子
丙子
丁酉
此党国元老胡汉民造。
月令官星,年印时财,两不相碍,格成三奇
惟官重宜行印劫,惜运不肋耳。
此造为生于光绪五年十一月初七日酉时,或有传其为十月廿六日申时者,则成中有败矣。
列式如下:
己卯
丙子
丙寅
丙申
月令官星,财印为辅,格之成也。
惜寅申相,财印两伤,主虽正,奈辅佐冲突,不得力何,为成中有败也。
又浙西盐商周湘舲造,为甲子、丙子、丙寅丙申,两造相似,均主辅佐倾轧,晚年寥落不得意也。
癸巳
丙辰
壬申
癸卯
此杨杏佛命造。
时逢癸卯身旺秀,干透丙火,通根于巳,为伤官生才,格之成也。
年时两癸,群劫争财,成中有败也。
行运到子,申子辰比劫会局,流年癸酉,冲去卯木,被刺。
己卯
丁丑
癸丑
乙卯
此前行政院长谭延闿命造也。
食神制煞,而中隔以财,格之败也。
喜乙丁隔癸,木不生火,煞坐食地,为败中有成。
将煞安置一旁,不引生则无碍。
丁火借以调候,不可为用,盖丁火动则生煞也。
用神专取食神,非但秀,兼以制煞。
下救应节云,财逢煞而食神制煞以生,有救应,即是败中有成,为贵也。
申运庚午年,乙卯两官均伤,又午年丁巳得禄,煞旺攻身,突然脑冲血逝世。
丁亥
丙午
壬寅
己酉
此前外交部长伍朝枢命造。
寅午会局,财官并透,但五月壬水休囚,财官太旺,身弱不能任用财官;
喜年逢亥禄,时逢酉印,印禄帮身为用,乃败中成也。
癸巳
辛酉
庚申
丙戌
此石友三命造,阳刃格。
时透七煞,制刃为用,格之成也。
无如月干辛金合丙,年上癸水制煞。
为成中有败也,又如郭松龄造,癸未丙辰丙午戊子,亦成中有败也。
格之成者,如龙济光造,丁卯丙午、丙子、壬辰,煞刃格成也;
建禄如江万平造,丁酉、丙午、丁酉、己酉,用食神生财,亦格之成也。
何谓救应,如官逢伤而透印以解之,杂煞而合煞以清之,冲而会合以解之;
财逢劫而透食以化之,生官以制之,逢煞而食神制煞以生财,或存财而合煞;
印逢财而劫财以解之,或合财而存印;
食逢枭而就煞以成格,或生财以护食;
煞逢食制,印来护煞,而逢财以去印存食;
伤官生财透煞而煞逢合;
阳刃用官煞带伤食,而重印以护之;
建禄月劫用官,遇伤而伤被合,用财带煞而煞被合,是谓之救应也。
官逢伤透印以解者,如甲木生于酉月,干头透丁破格而又透壬,则丁壬合,丁火不伤酉金之官也。
合煞如丙火生于子月,壬癸并透,官煞杂而破格,透丁,则壬合而官清矣。
冲者,如己土生于寅月,支逢申,则申冲寅破官,支又见子,则子申合而化水,反生寅木,所谓会合解冲也。
财逢劫而食化者,如甲木生辰戌丑未月,乙木并透,比劫争财,干头透丙火,则比劫生食,转而生财,而财格不破矣。
或不透丙而透辛,则辛金克制乙木亦不争财矣。
逢煞者,如丙火生于酉月,月令正财,干透壬水,则财生煞而格破。
如又透戊土,则壬为戊制,而戊土又生酉金之财,或不透戊而透丁,则合煞以存财,皆败中之救也。
印逢财而劫解者,如乙木生于亥月,月令正印,逢戊己土财,则财破印而格坏。
如透甲乙木,则劫制财而护印;
透癸甲则合财以存印。
食神逢枭,如甲木见丙而又透壬,为食被枭夺而破格。
若透庚煞,则可弃食就煞以成格
或不透煞百透戊土之财,则戊亦可制壬以护丙食,为食格成也。
乙木生酉月而透丁火,食神制煞也。
煞以制为用,见壬癸去丁火食神,剐破格矣。
更见戊己之土,去印以存食,不坏制煞之局,而格成也。
伤官生财透煞者,如甲木生午月而透己土,为伤官生财格,透庚金七煞而格破,如柱透乙木,则乙庚合而伤官生财,格成矣。
阳刃格以官煞制刃为用,带伤食制官煞而格破,若得重印以去食作,则阳刃格成矣。
建禄格,见劫用官而遇伤,用财而带煞者,如甲木生寅为建禄,肜辛金官星而遇丁火,用己土财星而透庚金,皆为破格。
若遇丁火而透壬,丁壬合,不伤辛金,而官可用;
庚金而透乙,乙庚合,财不党煞而格全。
皆为败中之救应也。
上述败中救应之法,乃显而易见者,救应之例不一,兹略举数造,以见一斑。
丁巳
己酉
庚子
丁亥
朱古薇命造。
月令阳刃用官,然重官不贵,妙在年上官星隔以己印,官生印,印生身,专用时上官星,运行助官,回翔台阁,则因己土为救应之神也。
癸酉
乙丑
庚寅
丙子
此浙江省长张载阳造。
时上七煞透出,用年上癸水伤官制煞,中隔乙木,则伤官生财,财生煞,为格之败。
妙在乙从庚合,则癸水不生乙木而制煞,以本身之合为救应也。
癸酉
丁巳
己卯
甲戌
民初浙江省长褚辅成造。
己土生于四月,丁火透出,火炎土燥,得年上癸水破印生官,以癸水为救应之神也。
巳酉会局,食伤碍官,妙在癸水透,则食伤之气生财,故动亦仅癸运为美也。
此造粗相之,财印相碍,官伤相碍,官伤相碍,不知贵在何处,细按方知,《滴天髓》云,“澄浊求清清得净,时来寒谷也回春”,正谓此也。
辛巳
壬辰
乙亥
壬午
此江苏省长陈陶遗造。
乙生辰月,日坐长生,用午中丁巳,食神生财格也。
年透辛金七煞为破格,喜得辰中透壬水,化煞生身,以壬为救应之神也。
虽用食神生财而运喜食忌财,则以食能秀而财破印也。
八字多风浪起伏者,大多如此。
八字妙用,全在成败救应,其中权轻权重,甚是活泼。
学者从此留心,能于万变中融以一理,则于命之一道,其庶几乎!
八字中之成败救应,千变万化,非言说所能尽。
上列变化,就月令用神举普通之方式而已。
孟子云,大匠能使入以规矩,不能使入巧,学者熟习之后,自生妙悟。
若论其变,则同一八字,地位次序,稍有更易,即生变化,或成或败,或能救应,或不能救应,非可同论,亦非引举方式所能尽。
惟有一理融贯之,则自然权轻权重,左右逢源矣。

提供专业的命理咨询

服务内容 联络微信:wangjia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