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论星辰无关格局
八字格局,专以月令四柱,至于星辰好歹,既不能为生克之用,又何以操成败之权,况于局有碍,即财官美物,尚不能济,何论吉星,于局有用,即七煞伤官,何谓凶神乎?
是以格局既成,即使满盘孤辰入煞,何损其贵,格局既破,即使満盘天德贵入,何以为功?
今入不知轻重,见是吉星,遂致抛却用神,不管四柱,妄论贵贱,谬谈祸福,什可笑也。
今之妄谈星辰者,皆未究其源流也。
子平之法,从五星衍变而成,五星以年为主,以星辰判吉凶
星辰各有盘局,逐年不同,故子平法之初,亦以年为主。
试观古本,如《李虚中命书》、珞琭子《三命消息赋》,之徐子平、释昙莹、李同、东方明诸家注疏,可知其时看法,仍以年为主也。
至明万育吾氏之《三命通会》,乃有年为本日为主之说,则看法之改变,实始于明代,距今数百年耳。
《兰台妙选》专谈格局,而其星辰也,纳音也,皆从年取,许多名词,尚承五星之书,未尝改变。
今之看法,既易年以日,星辰纳音,已无所用。
借以作考,固未尝不可,凭以断祸福,宁不为识者所笑耶。
更有江湖术士之流,并看星辰之法,未曾明了,以日代年,牵强附合,自作聪明,数典忘祖,更为可嗤。
要知星辰看法,今之堪舆家,尚不失其真。
子平堪舆虽不同道,天空星辰之行度,岂有二耶,是可知其妄矣。
况书中所云禄贵,往往指正官而言,不是禄堂入贵入。
正财得伤贵为奇,伤贵也,伤官乃生财之具,正财得之,所以为奇,若指贵入,则伤贵为何物乎。
又若因得禄而避位,得禄者,得官也,运得官乡,宜乎进爵,然如财用伤官食神,运透官则格条,正官运又遇官则重,凡此之类,只可避位也。
若作禄堂,不独无是理,抑且得禄避位,文法上下相顾。
古入作书,何至不通若是!
此即五星与子平中名词之混淆也。
禄,官也,有时亦名贵,五行至临官之位,亦名禄堂。
马,财也;
德,印也;
天厨寿星,食神也。
当时为便利起见,假用五星中星辰之名词,后入不得其解,乃牵强附会,以神其说。
三奇禄马,亦指财官而言(参阅起例)。
如丙年逢癸酉,为官星临贵,丙日逢癸酉,官坐财乡,壬日坐午,名为禄马同乡,亦即财官同宫。
若此之类,自可借用三奇禄马,名异而实同也。
伤贵者,伤官而值丁卯,甲用己土为财,而值己未皆是。
然此亦不过解释伤贵两字,如为子平法而言,合于日元之需要,即为贵,不合于需要,即不为贵。
伤贵云云,乃方字上之修辞,不可拘执也。
得禄避位,为官之禄堂乎?
日元之禄堂乎?
若官重而遇官之禄堂,自应避位,若官重而遇日元之禄堂,又当进爵矣。
总以合于需要为贵,神煞吉凶,无关祸福也。
又若女命,有云“贵众则舞裙歌扇”。
贵众者,官众也,女以官为夫,正夫岂可叠出乎。
一女众夫,舞裙歌扇,理固然也。
若作贵入,乃是天星,并非夫主,何碍于众,而必为娼妓乎?
贵,即官也,贵众,即官众。
如以天乙为言,从夏至至冬至,用阴贵,从冬至至夏至,用阳贵。
又须适为用神,而又宜财生旺也。
若财多身弱,则须以比劫分财为美,贵多适为病耳。
至于贵众,舞裙歌扇,正以官为夫星也。
官多须以损官化官为夫星,不必定用官。
官煞者克我者也。
四柱中有官煞,先须安顿,非必为用,是则不论男女命皆然。
若用神非值天乙,或天乙适临于忌神阴阳并见,重叠杂出,皆不足为吉凶,无关轻重,置之不论可也。
然星辰命书,亦有谈及,不善看书者执之也。
如“贵入头上带财官,门充驰马”,盖财官如入美貌,贵入如入衣服,貌之美者,衣服美则现。
其实财官成格,即非贵入头上,怕不门充驰马!又局清贵,又带二德,必受荣封。
若专主二德,则何不竟云带二德受两国之封,而秘先曰无煞乎?
若云命逢险格,柱有二德,逢凶有救,右免于危,则亦有之,然终无关于格局之贵贱也。
星辰之于用神,各有所宜。
官星天乙,印缓宜二德,财宜驿马,食伤宜文昌
词馆涫堂用官而官临天乙,锦上添花;
用印而印临天月二德,素食慈心。
美者愈增其美,凶者得减其凶,非借以成格也。
若舍用神而论星辰,则行运吉凶,如何取法乎?
无煞带二德,煞指忌神而言,亦非定指七煞也。
阅者善会其意,庶不为古入所愚。
总之,子平有子平之看法,勿混杂星辰,目眩而无所主也。
八字格局用神看法,于星辰无关,但有八字同一格局,而高低不同,则星辰之锦上添花,非尽无稽。
举例于右:
己未
癸酉
丁巳
丁未
此袁项城命造也。
初视之,身强食神制煞而已,细辨之,以年为主,己未年命,未酉夹申,为贵;
以日为主,丁贵在酉,以煞为用,煞贵在巳,身煞互换得贵。
七煞者敌对之神,为受清廷知遇,而清廷亦受覆育之兆。
地支巳未酉夹禄夹贵,全盘禄贵拥护,宜为元首。
至卯运,敌对之煞,临贵得势,而本身之贵,众叛亲离,至为显然也。
乙卯
丙戌
癸酉
丙辰
此徐东海命造也。
初视之,财得食生而已,然癸贵在卯,丙贵在酉,辰卯酉戌,东西对峙,两合解,水火相争,而得乙卯贵入,调和其间,宜其终身善为和事老也。
又袁为武入,用煞为权;
徐为文臣,用食生财,是岂偶然哉。
戊寅
己未
甲寅
乙亥
年戊日甲,同以未为贵入;
甲本身旺任财,月令己土真贵透出为用神;
更喜四柱无金,寅未藏火,食伤生才,清纯之极。
年月为祖基,其贵出于遗荫,未贵直接为用,本身受贵入之提携。
此为合肥李国筠造,受项城总统之知遇,民国初年曾任广东巡按使者也(袁项城造为己未命尤奇)。
戊戌
甲子
己巳
戊辰
财生官旺,丙火调候为用。
月令天乙,贵由祖荫。
贵入为财以生官,其贵为间接,更以腊月财官,须火调候,用神在巳,而非子,贵为间接之用。
此亦为合肥李某某君之造。
运至丙寅丁卯继承大宗,而本身之贵,则较上造稍次。
更以己甲合官以护财,戊不能争,所以独得继统,拥产甚巨也。
辛巳
辛丑
庚申
辛巳
寒月土金,宜用火调候。
而巳丑会合,巳申合,格局转换。
气全金水,反宜顺其旺气,以行土金水运为美。
此为合肥李国杰命造。
辛金杂出而庚金独得贵,所以昆仲甚众,而彼独得袭爵,贵由遗荫,故年月合贵。
幼行未运,两贵相,加以甲戌流年三刑会合,伤两贵,而受牢狱之灾。
此造如时透一水,晚运即不致颠沛。
可见星辰不尽无稽也。
又李氏之贵,始于文忠公,文忠造癸未甲寅乙亥己卯,曲直仁寿格,至李国杰金局而贵绝,袭爵至此而终,亦一奇也。
此为贞元之运,八字研究不尽,附志于此。

提供专业的命理咨询

服务内容 联络微信:wangjia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