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穷通宝鉴》——庚金

《穷通宝鉴》——目录导航
正月庚金
正月木气渐旺,克土土死,不能生金,且金之寒气未除,先用丙以暖庚性,次甲疏厚土,令土势不能埋金。
庚金至寅月绝地,木旺秉令,金不任克,寅宫火土同生,燥土不能生金,土厚反而埋金,故春金弱,喜比劫,不喜印生,总论云:金来比助,持最妙是也,如取土相生,则宜己土,忌戊土,总论云:性柔质弱,欲得厚土为辅是也,有比有印,宜用丙甲,庚金丁火煅炼,此言用丙火者,调候之意也,寅宫戊土长生,取甲木疏土,功成反生,正月庚金,用财生煞,兼有身之意,故为上格。
丙甲两透,科甲有准,富贵非轻,二者透一,贡监生员,丙藏,异途显职。
承上文,正月木火,势力并行,虽不出干,其用仍在,喜用同宫并透,用更显著,故富贵非轻也,二者透一,非显达于异途,即为儒林秀士,此书著于明代,贡监生员,在明代颇有地位,一邑之望也。
四柱多土,甲透者贵,甲藏者富,若见庚金破甲,富贵两失。
此言用财破印,春庚虽弱,不能用戊土偏印,死金嫌盖顶之泥,四柱多戊,非甲木出干不可,若见庚金比肩夺财,名利皆虚。
四柱多丁出干,加以戊己而无水者,亦主富贵何也?寅甲引丁,丁火有根,无水为病,名官星有气,财旺生,故以富贵推之,有火用土,土妻金子。
此言官旺用印,春庚不宜煅炼,若见丁火出干,则不能不用印以化之,然宜己土,不宜戊土,用印何以主富贵?因寅宫甲木临官,引生丁火才旺生官,官星有气,更得戊己引化,不伤庚金,故亦以富贵推之,格局虽取才官,实以土为用也,有火方有土,故土为妻,金为子。
或支成火局,壬水出干,有庚者主大富贵,无庚者主小富贵,无壬无癸,残疾之人,此言用壬水食神制煞也,官煞会局,必须壬癸水为救,然水至寅宫病地,无金相生,则水无源,且庚金临绝,非见庚金比助,则食神制煞,亦嫌克交加,故有庚主大富贵,无庚主小富贵,如支成火局而无壬癸出干为救,金被火熔,残疾夭折之命。
或甲被金伤,无丁无丙,常人,或丙遭癸困,无戊出制,亦然。
总结上文。
总之正月庚金,用甲为上,丁火次之,春金多火,不夭则贫,阳金最喜火炼,煅炼友谊赛过,反主奔流。
此节,造化元钥抄本删除,附录于后。
丙寅庚寅庚戌丙戌
煅制太过,全无滴水润金,午运鼓目。
丙戌庚寅庚寅戊寅
欠水,孤贫。
辛巳庚寅庚戌丙戌
支成火局,无水出救,有道僧人。
按以上三造,皆支成火局而无水为救也,孤贫则免残疾。
丁丑壬寅庚子乙酉
用丙为暖,惜合多不贵,一富而己。
按庚日乙酉时,日元不弱,用丙为暖,而壬癸困柱丙丁,只能用财化食伤而生官煞,故富而不贵也。
壬子壬寅庚申庚辰
水盛金寒,专用丙戊,故骨肉凄凉,早年困,老运东南,衣襟显达。
按此造金水两旺,见壬出干,不能不兼用戊土,无如寅宫木旺土崩,故早年困,中年南方运,丙火旺地,化木生土,宜乎老运亨通矣。
壬子壬寅庚申丙戌
守备。
按此造丙火出干,惟为壬水所困,故贵不钜。
己未丙寅庚戌丙戌
用甲引丁,加以己土出干,无水为病,不过衣襟,若得丁透,贵不可言。
按若得丁透者,言生丁亥时也,官煞旺用印,富贵之格。
癸卯甲寅庚午丙戌
残疾孤贫。
按支金火局,癸水无根,气于木,火旺金镕,残疾宜矣,以上造化钥。
辛酉庚寅庚子己卯
咸丰十一年正月十一卯时
王占元命,己土制水,年上阳刃出干,专用丙火,运行丁亥丙戌,位至两湖巡阅使。
丙寅庚寅庚戌乙酉
同治四年十二月十九日酉时
陈调元命,生于立春后六时,寒气未除,专用丙火,好在生乙酉时,日元不弱也。
辛卯庚寅庚午己卯
光绪十七年正月初五日卯时
韩复榘命,两卯为飞刃,辛金出干,两卯动酉宫,得刃虚神,丙丁制刃为用,运行丁亥丙戌,位至山东主席,酉运丁丑年,失律遭
二月庚金
二月卯中乙木当权,柱中自然有乙,又有丁火,得庚辰时,庚必输情于乙妹,金有暗强之势,与秋金相似。
五行之理,母旺子相,寅宫甲木临官,丙火长生,卯宫乙木帝旺,暗生丁火,推而至于酉宫辛金,子中癸水,午中己土,其理甚精微,二月庚金,理同正月,春金衰绝,不能无比印生,支临申辰,弱中转旺,喜用丁火,若见乙木出干,乙必输情于庚,三春木旺,无取从化之理,元神恋财,反有贪合忘官之病,若隔位不合,或藏支不透,即无比弊,论纳甲,庚金纳于震,在卯位,庚至卯暗强,但非比印生,不足以用才官也。
见丁在干,又见甲透引丁,支下再见一庚,制甲劈甲,配得中和,科甲无疑,合此不验,风土之薄也,如不见庚藏支合者,虽丁甲两透,不过一方能人,盖春丁气甚正,不旺不衰,故用甲引丁,又用庚劈甲,官星乃为有气,若乙木虽多,既虑合庚以助强,又恐湿乙伤丁,难为丁母,故有丁甲无庚者,常人而己,丁火甲庚俱全,虽不出干,可许衣襟,丁透庚甲藏者,贡监不少,无丁用丙,家富,利于异途。
卯中有丁火在,见丁出干,如自月令透出也,丁火不离甲木甲木不离庚金,三者有相联之用,支下见庚,谓申中庚金也,合卯劈申引丁,日元又通根得禄,两得其用,无申合卯,虽有丁甲,不能大显,则因庚金休囚,不能任才官故也,(如见庚辰,支下得偏印,亦可转 旺,见上节。
)次申述其理,三春丁火,不旺不衰,无甲则丁火无所附丽,无庚劈甲,丁火不灵,气不赫炎,不能谓为官星有气也,故有丁甲无庚比者,常人而已,庚金得丁而透,方能取贵,无丁见丙,一富而已,或富中取贵,出于异途,丁火得甲而旺,无甲见乙,虽多无益,湿乙不能引丁,合庚助强,更失引丁之用,此申述必须用丁甲之理,不能以丙乙代之也。
或一派甲木,又忌见帮身以破财神,不见比肩,作从才论,大富大贵,见比富屋贫人,从才者火妻土子。
二月木旺秉令,金气衰绝之时,见甲多,无比劫印绶,作从才论,见乙,夫从妻化,亦是从格,若见比印,木坚金缺,财旺身衰,富屋贫人者,言只能为富室经理财产,不能自有其财,若自有之,身弱不能任,轻船重载,必至倾覆也,火妻土子句,疑有误字,从格以所从之神为用,当是水妻木子。
用丁者,取甲为妻,然甲木或受庚制,即功名可全,发妻难保,未许同偕。
二月庚金,以用丁火为正,用丁者木妻火子,得庚金辟甲引丁,富贵无疑,惟甲被庚制,财星遭劫夺,妻宫未免克,此势难两全者也。
总之二月庚金,专用丁火以抑其强,次用甲木引丁,又须用庚劈甲,八字如无丁用丙火,富贵多出于勉强,即有富贵,亦是辛苦得来。
总结上文,除寒解冻,宜用丙火,煅庚成器,宜用丁火,二月阳和日暖,丙火非需要,即使配合中和,亦是异途,以非出于自然也。
死金嫌盖顶之泥,重见戊己,如入压伏之象,须甲透为妙。
庚临寅卯月,为死绝之金,性柔体弱,见一点己土,或辰丑湿土则吉,总之土薄则生有益,土重则埋没无光,非得甲木疏土,不能显金之用,此正二月所同也。
以上四句抄本删。
庚申己卯庚寅丁丑
丁透甲藏,难由科甲,纳粟秦名,官知县,其家钜富,为人亦慷慨。
庚午己卯庚子甲申
甲透丁藏,不利正途,行午运,武职显达。
按两造皆己庚并透,庚金暗强而用丁火,甲庚俱全,虽非科甲,异途显达,上造寅卯财旺,又为钜富也。
丙申辛卯庚辰丁亥
官星出干,卯中乙木,有亥中甲木引之,甲木又得申中庚金劈之,大贵,用丁火,木妻火子,申辰会水克丁,一子不能承受。
丁亥火临绝位,数应一子,申辰会局克之,故云不能承受也。
辛丑辛卯庚寅庚辰
武举,家富。
按支全寅卯辰,富甲一方可知,比劫露头而无丁火,故贵轻也,然两干不杂,气势自清。
辛酉辛卯庚寅丁亥
武状元。
按此造与上造同,见丁火出干,即取贵,以上造化元钥。
乙亥己卯庚辰丁丑
光绪元年二月十二日丑时
张作霖命,庚金坐辰,己土出干,金势暗强,专用丁火,庚宫甲木引丁,乙木隔位不合,胎元庚午,庚金劈甲,午为丁禄,丑卯辰夹寅,亥暗合之,财全成方,此皆不见之形,所以武职显达,富贵皆臻其极,位至大元帅,戌运戊辰年,皇姑屯被炸殒命,(亥年见辰为自缢煞,非令终命也。

己卯丁卯庚戌己卯
光绪五年三月初六日卯时
张树元命亦用丁火,卯多不能引丁,喜其无水,不伤丁,喜比动运。
癸卯乙卯庚辰戊寅
道光廿三年二月初七日寅时
张锡銮命,此造恐是丁丑时,年上癸水,得乙木引化,不伤丁火,位至巡抚。
三月庚金
三月成土司令,不怕生过时,只怕埋金,先用甲疏土,次用丁火煅炼成器,庚金劈甲,此不必用。
清明后十日内,犹是乙木司令,看法同二月,十日之后,戊土司令,丙火渐壮,不怕生寒,月令土旺金相,故金不怕弱,但惧戊土出干,则有埋金之优,故先用甲木疏辟,次取丁火煅炼,月令印旺,无须比劫助也,如得丁甲两透,不见比劫破甲,科甲有准,但要运催,甲透丁藏,贡监生员可许,甲藏丁透,异途显职,丁甲俱藏,不受庚制,富中取贵,刀笔起家,有甲无丁常人,有丁无甲,迂儒,丁甲两无,人下之人。
申述本甲之用,凡上等格局,原局有弱点,非运岁补其缺,不能发达,故要好运相催,庚金生三月,虽月令偏印相生,究属无气,体用皆失时失地,必须运程为助,此由格局有高低也,若丁甲俱无而别取用神,更非佳造。
或有甲无丁,见一丙火,由行伍陆五品,又无壬癸困丙,武职显耀。
阳干相制,甲木喜庚,丙火喜壬,戊土喜甲,壬水喜戊,皆以阳制阳有力为贵,独有庚金喜丁火煅炼,丙火无制庚之力,此性质之特殊者也,三月庚金,见甲丁为科甲,见甲丙为武职,然不论用丙用丁,皆不宜见壬癸破格。
或支戊土局,无木,贫贱僧道,见乙,奸邪小人。
三月土旺秉令,支聚四库,见土透干,有埋金之虑,必须以甲为救,乙有疏土之意而无其力,奸邪小人。
总之三月庚金,土旺金顽,不可少丁,戊多用甲,无甲不能自立,无丁不能成名,二者缺一,皆属常人,次看丙火,无丁姑用丙,壬癸皆为病神,庚金无火,非壬则贫,身弱才多,富贵不久。
总结上文,三月庚金,母旺子相,非真旺也,失时失令,故是顽金,旺土须甲,顽金宜丁,有甲疏土,金气方显,故主立业,有丁煅金,乃戊大器,故主成名,丁甲必须并用,缺一不可,土重以甲为主,土轻以丁为主,无丁用丙,不得巳而思其次也,庚金无火,必主贫壬,以金实而顽故也,三春木旺秉令之时,如木成方局,甲乙并透,为才多身弱,虽有富贵,不能久享。
又支成火局,癸出天干制之,富贵,有丙丁出干,见壬出制之,方吉,无水制火,残疾废人,或火局无比劫,作从煞论,富贵非轻,但多夭耳。
水上庚金不能无火,壬癸皆为病神而言,若支成火局,火旺镕金,非见癸水出制不可,若丙丁出干,更须壬水出干制之方吉,单见癸水,犹嫌力薄也,无水制火,金被火伤,残疾夭折之命,火局无比劫,富贵非轻,但须从得真方可,月令辰土,湿润之格,必然生金,难得真从之格,故多夭耳。
用甲者,水妻木子,用火者,木妻火子。
三月庚金,土旺用甲,金旺用丙丁,无别种法了。
庚子庚辰庚申壬午
支成水局,干透比劫,名井栏义格,官至太师,凡水局须以此参观。
按喜忌篇云:庚日全逢润下,忌壬癸巳午之方,壬癸巳者北方也,巳午者南方也,指运程而言,原命并不以见壬癸巳午为忌也,以上造化元钥。
癸卯丙辰庚申辛巳
道光廿三年三月十七日巳时
姜桂题命,丙火出干,得禄于巳,癸水坐卯,不为困丙,武职极贵,位至巡阅使。
丙辰壬辰庚辰壬午
咸丰六年三月廿三日午时
清穆宗(同治)命造,甲午运甲配年,日儿太岁而殂。
辛酉壬辰庚子甲申
咸丰十一年三月十二日申时
端方命,满人,井栏义格,位至决督,辛亥年死于乱军中,年五十一。
戊寅丙辰庚申辛巳
光绪四年三月初十日巳时
廖仲恺命,庚早专禄,取寅宫甲木生丙,才滋弱煞格,申宫禄马同乡,极品之贵,应以武职显,丙辛遥合,不足以羁绊用神,更行辛运,争合丙煞,突遭暗杀。
庚辰庚辰庚辰丁亥
光绪六年三月十三日亥时
庚继尧命,丁火出干,亥宫藏甲,贵为云南都督,或云唐造为癸未庚申庚寅壬午
未知孰是。
四月庚金
四月庚金长生在巳,巳虽有丙,内有戊土,丙不镕金,故不畏火炎,但丙不可轻用,宜先用壬水,方得中和,书曰群金生夏,妙用元武,次取戊土,丙火佐之,三者高透,富贵无双,或透一二,亦主贡监衣衿。
庚金长生在巳,时值丙火当旺,庚金之气自弱,虽戊土得禄,丙不镕金,但戊土亦不能生金,书云,群金生夏,妙用元武元武者,北方壬癸水也,得水制火润土,功戊反生,故金生三夏,不能离水为用也,无水只能用戊土晦火存金,乃不得巳而思其次,如四柱金水太旺,反用月令当旺之火,是又格局之变也。
或一派丙火,名假煞为权,不见壬水制之,此人假清高,虚仁义,弃旧迎新,妻克子,若得壬水出干制之,主大富贵,壬藏制之,主小富贵,但名大而无其实。
庚金多,见丙火出干,身旺煞高,假煞为权,须用壬水制煞,病重得药,主大富贵,否则火炎土燥,庚金虽多不旺,虽有戊土引化,不致金被火伤,亦必妻克子,(如是辛金,夭折贫贱)壬水藏支,得运引出,主小富贵,有名无实者,有制煞之意,而无其力也。
或支戊金局,变弱为强,用丙无力,须丁制为贵,丁透不见壬水,为富贵中人,无丁无用之人,或丁出三四 ,煅制太过,到老奔波。
庚金虽长生在巳,气极微弱,然见酉丑会局,即转弱为强,尤以得丑字为妙,湿土生金,妙用元武,此与甲木生亥,见卯未会局意同,(见丙火十月节)庚金转强,当用丁火取贵,忌壬癸伤丁,丙亦可用,惟不如丁制为贵,(见上三月)丁出三四,官多化煞,又须以水为救矣。
总之:四月庚金,虽壬丙戊俱无,亦勿拘,但看何病多,则用何药先也,妻子依用同前,庚生四月,以水为必需之物,丙戊为当令之神,故取用以此为先,无壬用癸,其意相同,应病与药,总不能无水,妻子依用神而定,同前看法。
剑戟成功,入火乡而反害,金逢火已损,再见火必伤,庚辛火旺怕南方,逢辰巳之乡,又为荣断。
此节义甚晦,抄本删除,兹照穷通宝鉴补录后,金至申酉巳丑,得丁火煅炼,名剑戟成功,入火乡反害者,运行地方地也,金逢火已损,谓金生三夏也,再见火必伤,故运喜西北,不利南方,见总论,庚辛见火旺,虽怕支方,然逢辰巳运,又为荣断,盖辰为湿土生金,巳为庚金生地,辰巳列于巽宫,辰合酉,巳会酉,暗藏金气,若原命有酉,见辰巳会合,反作旺论,为怕南方之例外也。
壬寅乙巳庚戌丙戌
克,飘荡离乡客外之人。
按此造壬水无根,气于寅,不能制丙,火土无情,奔流之客也。
癸丑丁巳庚子丁亥
秀才,大富,五子皆贵。
按巳丑会局,庚金转旺,可用丁火,但重官不贵,又见癸伤,宜其富而非贵,水至亥临官,五子呈祥,以上造化元钥。
甲申己巳庚午戊寅
道光四年五月初八日寅时
钱应溥命,寅午会局,专用申宫壬水,运行西北,拔贡、位至军机。
乙丑,辛巳,庚子丙子
同治四年五月初六日子时
齐耀珊命,群金生夏,妙用元武,支成金局,用巳宫当旺之火,富贵奚疑,但用丙火七煞为武阶,用丁火官星为文职,位至省长,疑是丁丑时也。
己卯己巳庚申,辛巳。
光绪五年四月十七日巳时
李根源命,专用丙火,喜申宫有壬水制之,惜壬丙皆藏,支又值三刑,屡掌兵柄,又长农商,起伏无常。
壬午乙巳庚戌,辛巳。
光绪八年三月廿四日巳时
杨树庄命,支成火局,两巳藏丙,喜壬水出干制之,胎元丙申,壬水有根,假煞为权,位至海军总长。
壬午乙巳庚戌壬午
光绪八年三月廿四日午时
曾宗鉴命,与杨造仅差一时,用午中丁火,为文阶而非武职,年时两午,会戌成局,更值火旺之时,仍非用水制之不可,位至总长。
五月庚金
五月丁旺而烈,庚逢败地,专用壬水,癸又次之。
五月丁火司令,庚金煅制达过,不能离壬癸为用,虽四柱无水,仍宜运行北地,故云专用壬癸,所谓妙用元武也,败地,沐浴也。
壬透癸藏,支见庚辛金,富贵反掌,切忌戊己出干制水,便作常人,或戊藏支,又有木制,亦不失儒林之秀,或金透天干,壬藏支中,又有支金生助,定主选拔,或壬藏戊出,木不能制,常人,或癸出见金,亦好,但富贵皆轻,异途乃利。
五月金逢败地,水亦值绝地,单见一二点壬癸,不足以破火,反为旺火燥土所烘乾,故有壬出干,更须癸水助之,支见庚辛金以生之,方为有源之水,富贵反掌,金透壬藏,其理相同,用壬忌戊己出干,更看木能制不能制,为格局商下之分别,癸水力弱,故富贵皆轻,言异途者,正以贵有所不足也。
或支成火局,乏水者,奔波无定,见壬癸出干制火,虽不科甲,亦主异途恩封,戊己出干,又作常人,支成火局,无水须透戊己,补庚火,庶免夭折孤贫,若土亦不透,下贱废人。
支成火局,煅制太过,必须以水为救,忌见戊己,与上文一理,无水则用土以火气,官印相生,庶免金被火伤。
仍以运行北地为美,(午宫丁己得禄,官印乘旺,本可取贵,因喜用相违,故富而贵,见下己未造,)若支见戌未燥土,己土又不出干,既不能从煞,又无水为救,斯真下贱残废之命矣。
或一派木火,无伤印比劫,作从煞论,富贵非轻。
五月午宫自有己土,如见食神伤官,(壬癸)则成反生之功,故除比印之外,更须无食伤,方能作从煞论,五月庚金,月令官印并旺,午宫己土,虽不能生庚金,终有相生之意,切不可轻作从论也。
总之五月庚金,无水,必非上格。
总结上文,即使无水,亦必运行北地,待水而发,所谓妙用元武也。
己未庚午庚戌壬午
早年困,子晚妻迟,晚年大富寿考。
按此造印比食神均出干,决不能以从论,似从而不成从,所谓类象是了,如虞和德造,丁卯丙午庚午己卯,一派木火,从象更真,但因己土透也,得禄于午,不能从也,得意在辛丑庚子运,此造先贫后富,恐亦富在辛丑庚子运也,庚金阳干,不易言从,加以胎元在酉,阳刃暗藏,最宜带水之土金运,总论云:运宜西北,不利南方是也,复次三命通会云:庚金坐午又为提,丁己齐明两可宜,干支无丙来混杂,水绝肩多作富推,注曰[庚午日生于五月透丁己,官印俱明,利名发达,若午多,壬午时亦吉,如遇丙煞不利,若从煞格,不宜水制之,]又一造,己丑庚午庚午丁丑,柱见两丑,暗藏金水可用,其不能从煞,更为明显,特此类命造,早年多困苦,八法关键云:类化气而不成局,类印绶而不成印,多靠别人之力,入继过房之命,即使幼非孤苦,亦必承受他人福荫,录之以供参考。
庚申壬午庚寅壬午
两干不杂,一榜知府。
按两干不杂,取其清耳,专用庚壬,以上造化元钥。
壬申丙午庚午甲申
嘉庆十七年四月廿八日申时
何桂清命,年时两申,庚金得禄,丙火煞旺,专取食神制煞为用,翰林出身,官至两江总督,洪杨乱时,失守南京而伏法。
辛酉甲午庚戌庚辰
咸丰十一年五月廿三日辰时
徐绍祯命,辰戌魁罡相逢,年逢辛酉阳刃,午宫丁火当旺,为官刃格,运利西北。
丁卯丙午庚午己卯
同治六年五月十八日卯时
虞和德命,专用己土,运利西北,见上己未造。
壬午丙午庚寅庚辰
光绪八年五月初五日辰时
张叙忠命,时逢庚辰日元不弱,寅午会局,专取壬制为用。
六月庚金
六月三伏生寒,金顽已极,先丁火,次取甲木。
六月庚金,在大暑之前,看法同五月,大暑之后,金水进气。
四柱见水多,名三伏生寒,土在三夏,得旺火相生,故辰戌丑未四季之土,以未月为最旺,详见总论,土旺金顽,故先用丁火,次取甲木,身旺固喜财官身弱喜印,亦取甲木疏土,以显庚金之用也。
丁甲两透,科甲清显,忌见癸水伤丁,有甲无丁,常人,有丁无甲,有能秀才,丁甲全无,下贱,盖未月虽有丁火,不出只如无有,或未丁不被水伤,贸易之流,衣禄充足,支中见水,执鞭之士。
未月火之衰痊,虽有炎炎之象,实为强弩之末,非丁火出干,甲木引丁,不能煅庚戊器,故必以丁甲两透为贵也,木至未月墓地,气亦衰歇,故有才无官,庸俗谋利之徒,有官无财,儒秀有能之士,皆非上格,次释无丁之意,未中自有丁火,何云无了乎?盖未月己土当旺,丁火不透,论土不论丁,丁火之气,于旺土,虽有如无,然亦非全无用处,惟才官皆衰竭,所见征应,不过前禄弃足,不足以取贵也,丁火不论藏透,皆忌为癸所伤,此用神不可损伤之通例也。
或支成土局,甲先丁后,甲透者,文章显达,富而且贵。
上言用丁,甲木为辅,此言用甲,丁火为辅,支成土局,须有甲木疏土,庚金方显,故以甲木为用,丁火为佐,甲木亦必出干,方能得疏土之用。
或柱见多金,有二丁出制,异途显达非常,一丁出制,刀笔之吏。
重言用丁,书云重官不贵,然未可一例而论,六月进气之庚,柱见比肩,非得二丁出制,不能取贵,虽非正途,亦能显达,一丁力薄,刀笔扬名,亦异途也。
总之六月庚金,专用丁火,甲木为佐。
总结上文。
丙辰乙未庚申癸未
用未中二丁,为役起家,早岁发达无比。
丙辰乙未庚申丁亥
丁透甲藏,早年得志,一榜,巨富,少兄弟。
按上两造,相差一时,丁亥时,丁透甲藏,故有乡举之贵,癸未时专用未中二丁,故仅衣禄充足而不贵也。
丙午乙未,庚寅,壬午
壬透制火,县令,大有才斡。
按此造壬水制煞为用,身弱喜金水运。
辛亥乙未庚子己卯
秀才,捐监,官至州同。
按此造甲藏亥宫,丁火不透,且为支水所伤,幸己土出干,制癸,甲木破未出丁,杂职小官,无异商人,最难辨别。
癸巳己未庚子甲申
伤官格,制煞太过,入木火运,才旺生杀,举人。
按子申会局而透癸水伤官格也,未中丁火,压伏在下,行才运化伤生官破印,乃有生发之机,以上造化元钥。
戊申,己未,庚午丙戌
道光廿八年六月廿八日戌时
赵舒翘命,地支午未申配夹酉刃,庚金暗旺,丙火出干,行北方水运,翰林出身,官至尚书,丑运辛丑年,合起阳刃,以附和拳匪伏法。
庚午癸未庚申丁亥
同治九年六月廿五日亥时
熊希龄命,丁透甲藏,专用丁火,癸水伤丁为病,至戊运去伤,位至总揆,有名流之举。
七月庚金
七月庚金司令,刚锐已极,专用丁火煅炼,次取甲引丁光,书曰:秋金锐锐最为奇,壬癸相逢总不宜,如逢水火来成局,试看福寿与山齐。
七月庚金秉令,刚锐已极,明理赋云:强金得水,方挫其锋,似宜水以之,不知庚金之性质,必须煅炼方成大器,以用丁火为贵,甲木生寅,宜不宜克,庚金生申,宜无不宜五行各有所宜,而兼有气候之关系,此理仅本书有此发明,(月令建禄,以才官为正用,初春甲木喜丙乃例外,仲春即宜才官,)煅炼庚金,丁火为上,而丁火必藉甲木为引,方能炉火常红,故以甲为佐,滴天髓云:如有嫡母,可秋可冬,丁火不离甲木,秋冬尤甚。
如得丁甲两透,权重百僚,有丁无甲,秀士,有甲无丁,常人,丁甲两无,下格,无丁,则姑用丙。
庚金得丁甲,抑旺金使之就范,必主威权,无甲,丁火必薄,煅庚不能成器,仅为秀士,有甲无丁,同庚神生才格,木值休囚,财星不旺,衣禄平人,无丁用丙,亦可取富贵惟较逊耳。
或支成水局,柱中即有丙丁,不见甲木为根,必主愚懦,何也?孟秋金旺生水,困丙丁火,岂能出人头地,见甲出引丁,贡监生员,甲藏不过一方能士,稍有衣禄。
支成水局,不见丙丁,天干三庚并透,名井栏义格,取对丙丁虚神为用,更宜甲乙寅卯运为引,见丙丁则用实不用虚,水旺火衰,食伤制官煞太过,非用才生不可,次申述其理,七月壬水长生,再成水局,水旺极矣,虽在地支,丙丁之气自慑,何能煅庚成器,非见甲木水生火,焉能显其用乎?有甲木出干,不失为贡监生员,甲藏无力,仅为衣初能士,难冀显达也。
或支成土局,先甲后丁,大富之人。
支成土局,疏土为要,破土则金显,引丁则地位高,用财为主,为大富也。
支成火局,富贵中人。
支成火局,无须再见甲木为引,盖寅中自有甲木也。
金刚木明,行商坐贾之人,金备申酉戌之地,富贵无疑,金神入火乡,逢羊刃,富贵荣华。
上三句为本书抄本所删,兹据穷通宝鉴录附于末,金刚木明,专用财星,乃商贾之人,金备申酉戌西方,有火用官煞,无火为从革格,故富贵无疑,庚金见酉为阳刃,时值三秋,庚金当旺,得火煅炼,更行南方运,名金神入火乡,盖强金入范,自有一种威武不屈之精神,七八九月同论,观此自明。
戊申庚申庚申丙子
井栏义格,元帅。
按此造身强煞浅,假煞为公,专到时上偏官为用,子申水局,有戊土制之,丙不受困,总握兵符。
癸巳庚申庚申丁亥
一榜,府尹。
乙未,甲申庚戌丁亥
先贫后富,子肖。
按以上两造,皆用丁火,甚明显。
辛酉丙申庚子丙戌
咸丰十一年七月十四日戌时
王士珍命,支备申酉戌西方,子戌拱亥,丙辛合去一煞,专用时上丙火,金神入火乡,富贵荣华,为北洋军阀领袖。
八月庚金
八月庚金,刚锐未退,仍用丁甲,以丙佐之,丙火不可少也。
八月庚金,月垣阳刃秉令,金气最为刚锐,秋气渐深,寒威日重,故须丙丁并用,以丁煅冶庚金,更以丙火解除寒气,此官煞并用之法,从经验而来,官煞非特不忌其混,且必须并见,方能取贵也,心煞刃格,月令煞当旺则宜用印助刃,刃当旺则宜用才生煞,此五行之所同也。
丁甲两透,又见一丙,科甲显官,且月见一阳刃,不,支藏一点丙杀,名阳刃架杀,主出将入相,耿介忠庚,如不验,风土之薄也。
此言丁丙并用之法,月令阳刃秉,官煞必居绝胎之位,力量微薄,宜财以生之,故言丁甲两透也,阳刃,非令终之兆,故以不为完美,丁透丙藏,官煞混而不混,金声玉振赋云:从革复出乎三奇,血食迄千秋而未艾,三奇者,乙丙丁,(或卯巳午,)庚金临醵刃,复遇三奇,必主出将入相,耿介忠良,如若不贵必别有破败,宜细推之。
或丙火重重,一丁出干,支下藏甲,亦主科甲仕宦,丙出丁藏,异途显职。
承上文,论煞刃均停,贵为王侯,此言煞旺刃轻,亦主科甲仕宦,煞刃多主武贵,故言异途职。
或丙丁在支,甲透而水不透者,清高到底,衣衿能士。
承上文,阳刃架煞格局,只要无水困水,虽丙丁藏支,亦为清贵之士,
以上论官煞并用。
或干无丁火,叠见丙出,此假煞重重,有刃不能作从煞论,常人而己,即有一丙透,秀而不富。
此论专用丙火,庚金须见丁火煅炼,方成大器,无丁见丙,一富而己,盖月令阳刃秉令,即使丙火重叠,支会火局,气成偏旺,亦不能从煞,无取贵之法也。
或丙丁甲乙全无,支会金局,有水出干以金气,尽行西北运,不见火乡,此名从革,为人清雅,富中有贵但常招凶事,若运入火乡破格,死不能延,或柱中有火破格,飘流孤苦,为僧作道,运入木乡,衣食稍丰,然总是近于九流技艺之士。
此言从革格,四柱无木火,而支成金局,或支全西方,金气纯粹,偏旺一方,从革成格,强金得水,方挫其锋,专到水以金气,名金水同心,四柱见火则破格,行运亦不能入火乡,然流年焉能全行西北,故常招凶事,若大运至南方,命决难延,次论有火破格之局,原命有水出干困火,不能取煞刃格,更行西北,官煞越困,势必飘流孤苦,行东方木运,水生火,比较可行,木,财运也,故衣食稍丰,然格局混杂,故为必流技艺之士也。
或支见重重甲乙,无用人也,金旺木衰,非火莫制,不见丙丁,必作艺术之流。
八月庚金秉令,首论用火制刃,为煞刃格,次论用水金,为从革格,此言用财,金旺木衰,得火则同煞刃,得水为食伤生财,从革不成,商贾艺术之流亚也,旺金无用印之理,置之不论。
甲辰癸酉庚申,辛巳。
知州。
按专用巳宫丙火,癸水在干,更得甲木引化,丙火无伤,所以取贵。
乙巳乙酉庚午丁亥
才旺生官,举人,官至粮道。
按此造丁火出干,得禄于午,亥宫藏甲,故较上造为胜,位亦较高。
丙子丁酉庚子丙子
身旺任杀,丞相。
此明代乔行简尚书命,干透两丙一丁,癸水在支,不伤丙丁干火,贵至极品。
丁未己酉庚辰乙酉
中命。
丁丑己酉庚辰,辛巳。
举人,知府。
按上造丁透无丙,下造透丁藏丙,一字之差,贵有差等。
己亥癸酉庚申戊寅
阳刃架煞格,丞相。
按寅中丙火制刃,寅亥皆藏甲,引生丙煞,天干癸水有戊土克制,暗化助煞,大运逆行南方,贵居极品。
癸丑辛酉庚子丁亥
克孤贫。
癸水伤丁,无土为救故也,以上造化元钥。
辛卯丁酉庚午丙子
康熙五十年八月十三日子时
清高宗(乾隆)命,书云:子午卯酉,入格为四极,不入格者为四,此造煞刃通根并透,乃煞刃格,不以论,更有丁火出干,六十年太平天子,威加四海,非寻常所能及也,寿八十九。
庚午乙酉庚子壬子
乾隆十五年九月初一日午时
权臣和坤命,所月午酉相破,官星带刃,理同煞刃,无如元神庚金合乙,恋财而不顾官星,贪财忘官,包藏祸心,权奸有异志者,大都类此,日时子午相,故晚局不终也。
戊申,辛酉庚申,辛巳。
道光廿八年八月十九日巳时
孙诒让命,官至主事,金多火熄,著述傅世。
丁巳,己酉,庚子丁亥
朱古微祖谋命造,两丁出干,丙甲藏支,位至侍郎,屡掌文衡。
甲申癸酉庚辰,丁亥。
光绪十年八月初九日亥时
王树常命,丁甲出干,惜支无丙火,总领师旅。
癸巳辛酉庚申丙戌
光绪十九年八月十一日戌时
石友三命,支备申酉戌西方,丙火出干,得禄于巳,假煞为权,柱无丁火,总领师干,贵为省主席。
九月庚金
九月戊土司令,大惧土厚埋金,先用甲疏,次用壬洗,金自出矣,忌见己土浊壬。
九月庚金在霜降之前,与八月同论,土旺用事之后,无形之中,充塞宇宙,大惧戊土出干,土厚埋金,必以甲木为先,更取壬水刷土层,庚金之用自显,金水宜其清澄,见戊土则阴壬之流,见己土则浊壬之气,故戊己二者,皆以出干为忌也。
甲壬两透,科甲有准,忌见戊土己土,或甲透壬藏,乡绅不少,甲藏壬透,禀贡堪谋,有甲无壬,多能之士,犹有学问,有壬无甲,平常之人,莫问衣衿,壬甲两无,僧道无能之人。
九月戊土,旺于无形,得甲疏土,得壬洗金,自然显达,如见戊己出干,则一甲力有不足,须得两甲,方能制旺土,参阅九月辛金节,甲疏土,显庚金之用,主声望地位,壬洗金庚之秀,主学识才能,故藏透轻重之间,其征验有不同也。
或支成火局,功名魁士,压服一方,不见癸水,一榜可期。
承上文,九月建戌,见寅午会戊火局,不能再用甲木,见甲反助火旺也,当以壬水为救,戊土当旺之时,支成火局,见癸必合戊化火,正如滴水入于洪炉,反增其焰也。
四柱戊多生金,全无甲壬才,混朴拙,即有衣禄,不能长久。
或只一庚,戊多无甲壬者,愚蠢下贱,必遭埋没。
补述土厚埋金之意,戊多生金者,有比肩出干,土多金亦多,见丁火官星,亦可为用,然金气无,故混浊,金实无声,故朴拙,即有衣禄,不能久享,若一庚而见戊多,则必被埋没,故为愚蠢下格也。
丁未庚戌庚子丁丑
两榜。
按此造土不出,仍用丁火,子水润土生金,三秋庚金之正也。
庚寅,丙戌庚戌,辛巳。
方伯。
按九月辛金余气犹旺,见辛金透,即是阳刃,取丙火七煞制刃为用,位至方伯,职兼文武,正煞刃格之见征也。
辛酉戊戌庚申甲申
尚书。
按此造戊土出干,而支全申酉戌,用甲破土,运行南方,位至尚书。
辛酉戊戌庚申,辛巳。
从革格,太尉。
按支全申酉戌西方,辛金阳刃出干,宜取巳宫丙火为用,喜其运行南方,七煞得地而贵,煞刃主威权,位至太尉,职掌兵柄,似不能以从革成格论也,又明王东台少卿造,辛未戊戌庚申,辛巳,相差一字,或为傅抄之误,亦未可知。
壬申,庚戌,庚戌,戊寅
粮道。
按此造戊土出干,取寅中甲木疏土,壬水洗庚,惜甲藏戊透,贵居中等。
乙亥丙戌,庚寅,己卯
女命用木疏土,得一品封诰。
按此造己土出干,用甲木疏土,壬水制煞为用,以上造化元钥。
甲申甲戌,庚辰,壬午
道光四年八月廿日午时
曾忠襄公(国荃)命,甲木破土,壬水润土生金,而用午宫丁火,故贵不由科甲,地支辰午申戌,连珠夹拱,位至封疆,封子爵。
庚申丙戌,庚戌,壬午
咸丰十年九月二十日午时
王丹揆命,庚金得禄于申,支成火局,功名魁士,丑运庚寅年,以进士分部,一任浙江财政监理官,太湖水利局督办。
癸亥壬戌,庚申,庚辰。
同治二年九月十六日辰时
陶炯照命,专用壬水秀,拔贡,举经济特科,历署名县,位至汝阳道尹,以甲木藏亥,疏土无力,故贵不过中等也。
十月庚金
十月水冷金塞,非丁不能造,非丙不能暖。
十壬水秉令,庚金气而寒,庚性坚刚,非丁不能锻炼,寒气渐增,非丙不能解寒,故官煞,必以并见为美,用丁不离甲木,丁为主,丙甲为佐丙丁两透,支无子水通流,一榜有之,又见寅巳蓄丙,两榜有准,或支中二子,得己出制,秀才贡士,且有能力。
亥宫为庚金病地,更见子字,水成方局,庚金之气,越见弱,所喜在丙丁,水盛则火之气慑,故以支无子水通流为贵,丙丁同以寅巳为根,支无子水而见寅巳,引通丙丁之气,科甲月准,或支见二子而得己土出制者,亦有功名,何也?己土混壬,能生甲木,木得生,丙丁即有恃而无恐,此用反生之理,故不仅寻常儒林之秀,三冬庚金,水旺秉令,乃金水真伤官,金寒水冷,非丙丁不暖,庚金气,原命身弱者,宜行比劫运,所谓伤官最喜劫才乡是也。
不能用印,金水喜清,见土则混浊,赋云:金水固聪明,有土反成顽懦是也。
若丙甲透而无丁者,常人,决无显达,丙透丁藏,异途武职,以上俱不能合,庸俗常人,丙甲透而无丁,不能锗庚戊器,故无显达之望,总之镕锗庚金,专赖丁火,解寒除冻,则恃丙火,此言取用之法,身强者喜丙丁运,身弱者喜比劫运,是又不可不知也。
或无丁,有丙透者,大富。
承上文无丁有丙甲出干,庚金虽不成器,而水暖金温,必为富格。
如金水混杂,全无丙丁者,下格,或支成金局,无火者,僧道孤贫之命也,书曰:水冷金寒爱丙丁。
总结上文,十月庚金,水冷金寒,非见丙丁,不能取贵,除非合于外格耳。
丁亥,辛亥庚子壬午
甲丁俱全,二丁得所,廉访。
壬辰辛亥,庚辰,丙子
女命,金清水秀,夫荣子贵,美而且贤。
庚辰,丁亥,庚子,庚辰。
嘉庆廿五年拾月十七日辰时
张凯嵩命,丁火煅金,位至巡抚。
庚寅,丁亥,庚寅,乙酉
道光十年十月初六日酉时
潘祖荫命,丁透丙藏,官至尚书。
壬午辛亥,庚辰,丙子
光绪八年十月廿七日子时
朱耀东命,丙透丁甲并藏,惜丁火藏午,力有不足,旧家中富,位至财政部盐务署长。
癸未癸亥庚午戊寅
光绪九年十月廿三日寅时
潘复命,寅午会局,丙丁甲均藏,好在戊癸相合,未亥会局,暗助火旺,位至财政部长,进总揆,卒于午运丙子年。
戊子癸亥,庚寅,戊寅
光绪十四年十月十二日寅时
冼冠生命,丙甲藏寅,惜有丙无丁,富而不贵,为有名实业家。
甲午乙亥,庚辰,己卯
光绪廿年十一月初八日卯时
宁子文命,甲木出干,丁火得位,财旺生官,乙合于庚,亥卯会局引生丁火,妙在庚辰日元不弱,宜乎大富贵,位至行政院长,总握财枢。
十一月庚金
十一月天气严寒,仍先取丙照。
三冬庚金,同为金水真伤官,与十一理共推,专取丙丁为用,甲木为佐,此言先取丙照者,天气严寒,丙之为用,重于丁甲也。
丁甲两透,丙在支中,科甲有准,即无丙火,亦有贡监生员,有丁无甲,丁火无根,假贵真富,白手成家,有甲无丁,寻常人物,丙透丁藏,异途显达,丁藏有甲,武学可许,金水伤官喜见官,以丁甲丙俱全为上格,同上十月,原命身旺,行才官运发,原命身弱,行比劫运发,庚金至亥子月,病死之地,水旺气,见戊己印则金水失其清,故专取比劫,金水寒冷,为调候起见,不能无丙丁,否则,不足以言富贵,原命有丙丁,且看庚金强弱而论运程之宜忌也,一造,乙丑,丁亥,庚子壬午,有丁无甲,富真贵假,庚金气弱,行申酉运,显达异途,其理至验,有甲无丙丁,专用甲木才星,食伤之气,商贾贸易之流,不足以取贵也。
或丙透癸出,多作常人,有能,或重见丙透,可许一富,但多劳碌鄙俗,或丙坐支寅,见有一二,富真贵假,见癸出干,一介寒儒,不见丁甲丙下格。
丙透癸出,名冻云蔽日,用神有损,故多作常人,力用虽减,犹有余光,故多能,重见丙透,虽有癸水出干,可许一富,但多劳碌鄙俗耳,丙藏支中,(寅巳)得解寒之用,同十月,无丁有丙,格成钜富,见癸水出干,丙丁压没在下,见丙丁运,又被癸水回克,终为寒儒耳。
或支成水局,不见丙丁者,此乃伤官格,聪明清雅,衣禄常盈,小富,但子息艰难,若戊透者大贵。
此名金水润下,盖庚金生仲冬,气于水,见支成水局,从全局论之,格局变为润下,与甲木生午月,支成火局,格局变为木火炎上,同一理也,见戊土透出以土为官,以丙丁为财,二旺生官,格局取贵,(参阅辛金十一月节)与壬水生十一月同论,此言戊透不言丙,略也,见下曹锟命。
或丙丁太多,名官煞混杂,书曰:官煞混杂最无良,又怕身轻有损伤,如遇东南二运地,焉能挨得过时光,过于清冷,似有凄凉,柱中一派金水,不入火土之乡,主一生孤贫浪荡,难望有成也。
此节造化元钥抄本删除,盖杂乱之局,无佳造也,冬令金水伤官,丙丁,为不可缺,而丙丁太多,又为暄宝夺主,金至仲冬,巳嫌气,更见丙丁太多,岂非克泄交集,行东南既怕克身,北地又嫌泄气,惟西方比劫之乡为最佳耳。
甲子丙子庚午壬午
武举。
乙卯戊子,庚寅,戊寅
用丙得位,富真贵假。
己未,丙子庚子丙子
无丁用丙,只作偏妃。
辛亥庚子,庚辰,癸未
丁甲在支,富贵俱小,子息至难。
甲子丙子,庚申,庚辰。
井栏义格,尚书。
按此造井栏义格,行东南木火运,大贵,以上造化元钥。
甲寅丙子,庚申,辛巳。
咸丰四年十月廿五日辰时
张勋命,甲丙出干,通根寅巳,运行庚辰辛巳,比劫之乡,盛极一时,位至巡阅使。
壬戌壬子庚子丙子
同治元年十月廿一日子时
曹锟命,飞天禄马格,丙火出干,戌宫戊土得位,金水润下,专用丙戊,运至丁巳为全盛时代,位至总统,一云戊寅时,未知孰是。
己卯丙子,庚寅,辛巳。
光绪五年十一月廿一日巳时
史量才命,庚金子月,死地也,好在庚寅煞印相生,引至时上长生,丙火己土并透,丙火独煞为权,故权重一时,为报界之王,丙火得长生禄旺之气,庚金衰退,运行金水之乡,盛极一时,所重在印,土得水润,乃能生金,至未运甲戌年,破己土印,被刺殒命。
壬午壬子,庚辰,甲申
光绪八年十月廿七日申时
邵力子命,生于大雪后两时,专用午宫丁火,好在甲木出干引丁,位至部长。
十二月庚金
十二月寒气太重,丑为湿泥,越冻越寒,先用丙火解冻,次取丁火煅金,甲木亦不可少。
三冬庚金,不离丙丁,丑月虽土旺用事,然丑为湿泥,冰结池塘,非用丙火,不能解冻,次用丁甲,与十一月之理同。
丙丁两透,再加甲木,大富大贵,有丙无丁甲,富大贵小,有丁甲无丙者,有能秀才,不富自贵,癸透便是常人,但有衣禄耳,有丙丁无甲者,白手成家,异途显职,刀笔达时,丙火调候,所以取富,丁火煅庚,所以取贵,三冬庚金,一理共推,以丙甲丁全为上格,癸水出干,困丙损用,与无丙不同,无丙者清贫,有丙而为癸所困,不失衣禄,同上十一月,宜参阅之。
或支成金局,无火,僧道贫贱之人,盖巳中丙火会丑成金,故为下格,如丁甲丙俱无,即支成金局,亦无用之人。
支成金局,更不能无丙丁为用,巳酉丑会成金局,三支之中,金气会同,分外专一,巳中丙火,依然存在,非不可用,(参阅癸水四月节,)但丙火仅为调候,支成金局,庚金转弱为强,须用丁火煅金,仅巳宫一点丙火,力量微薄,虽有如无,若有丁火出干,巳即为根,运行南方,巳中一点丙火,即是元机暗藏,不可以其无而忽之。
己亥,丁丑,庚午丙戌
女命煞旺身轻,虽生官家,早夭。
按此造月令正印出干,幼享荫庇之福,午戌结局,丙丁并透,金被火熔,早夭宜矣。
庚辰,己丑,庚戌,癸未
女命,一夫到老,五子俱贵,大富家。
按此造支全四库,己土出干,喜有庚金比肩并透,土虽旺,生金而不埋金,荫庇甚优,癸水在时,泄金之气,子星亦秀,天干土金水同出丑宫,福泽厚矣。
乙巳己丑庚子,壬午。
金水太旺,丁火无根,残废之人。
按病在子午一,午中丁火被损也。
己巳,丁丑,庚子甲申
己巳,丁丑,庚子乙酉
上两造兄弟孪生,史举人,弟生员,大抵以后落地为弟,占乙酉时,失甲无以引丁,丁虽出干无根,故贵有大小耳。
癸丑乙丑,庚辰,戊寅
咸丰三年十二月十日寅时
严几道命,好在戊寅时,寅宫暗藏丙甲,文名播于四海,得天爵之贵。
辛未辛丑,庚辰,丁丑。
同治十年十二月廿五日丑时
李开先命,支聚四库,土旺生金,丁火出干,煅庚为贵拔贡出身,位至广东巡按使。
癸酉乙丑,庚寅,丙子
同治十二年十二月十六日子时
张载阳命,丙火通根于寅,乙木化癸,不致困丙,历任镇守使,位至浙江省长。
辛巳,辛丑,庚申,辛巳。
光绪七年十二月初二日巳时
李国杰命,从革格失令,运行西北富贵至乙未运,气转南方,己卯年正月,突遭暗杀弊命,年五十九,亡劫带合,非令终命也。
乙未,己丑庚午丙戌
光绪廿一年十二月初四日戌时
友人顾蔚文命。

《穷通宝鉴》——目录导航

提供专业的命理咨询

服务内容 易学在线工具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