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姤卦(天风姤)卦全解 天风姤卦详解

44.姤卦(天风姤)
姤卦天风姤
姤,女壮,勿用取女。
初六,系于金柅,贞吉。
有攸往,见凶。
羸豕孚蹢躅。
九二,包有鱼,无咎,不利宾。
九三,臀无肤,其行次且,厉,无大咎。
九四,包无鱼,起凶。
九五,以杞包瓜,含章,有陨自天。
上九,姤其角,吝,无咎。
象曰:天下有风,姤,后以施命诰四方。
相遇,邂逅,女人主事。
姤为偶遇的意思,在许多古书中也会做遘或逅。
金文有遘无姤,因此姤应是遘的假借,以遘为正。
帛书作狗,上博简作敂。
句(勾)音与冓同,狗与敂可能是遘的假藉。
但也可能是假借为「苟」,苟音计,这是敬(警)的初文,警戒的意思。
苟字上从卝,有别于「苟且」的苟。
苟是一种草,因此上从艹。
清华简作,为系的异体字,音与苟同。
就卦象来看,巽为绳,因此卦象有系义。
初六说「系于金柅」,因此以系为卦名亦相当有可能。
姤卦所谓的「遇」指的是一阴遇五阳,一女遇五男,由于女子强悍而不贞,因此这种男女关系只能当作一时的邂遘,不能想天长地久。
所以《彖传》说:「姤,遇也,柔遇刚也。
勿用取女,不可与长也。」
姤卦又有女子主事之象。
就卦气来看,三月夬卦五阳处决一阴,阴气将尽,四月为乾卦纯阳,五月姤卦阴气归来,一阴在五阳之始,一阴顺承五阳。
由于卦气的成长是由内向外,巽风在内为阴气向阳气侵蚀的力量,因此阴气虽然只有一爻,但其对于阳气的入侵性与破坏力,却是有如破竹,因此称「女壮」。
姤与复都代表着阴阳消长的一个转折点,也是善恶质变的开端。
复是阳气归来,喻人改过迁善,生机藏地中,元气归来。
姤卦则相反,是阴气归来,邪恶已经偷偷回来,象征在人所看不到的暗处已开始产生腐化,阴气藏于天下。
因此如何明察秋毫,防微杜渐,对姤卦来说是相当重要的。
卦象上乾天,下巽风,为天下有风,风行天下,君王诰命天下之象。
所以《象》曰:「后以施命诰四方。」后同司,君王的意思。
卦序上姤卦与夬卦为相综的一对卦,并继夬卦而来。
《序卦》曰:「决必有遇,故受之以姤。
姤者,遇也。」夬卦是五阳与一阴画清界限并处决一阴,或者是君子诀别之义。
姤卦则是一阴重新又与五阳相遇,或者诀别之后又会合,所谓分久必合也。
姤卦若筮问感情,则只是短暂的邂遘,无法长久,原因可能为女方过于强势或同时有多人交往。
若问其他诸事,则可能是由女人发号施令。
故姤卦对于女子事业是大吉之卦,也是属于女强人的一卦。
姤,女壮,勿用取女。
《彖》曰:姤,遇也,柔遇刚也。
勿用取女,不可与长也。
天地相遇,品物咸章也;刚遇中正,天下大行也,姤之时义大矣哉。
《象》曰:天下有风,姤,后以施命诰四方。
邂遘偶遇,女人强悍,不能娶女。
《彖传》说:「勿用取女,不可与长也。」因为这只是一场短暂的邂遘偶遇,无法天长地久,所以这个女人不能娶。
姤卦一阴承五阳,一女应付五男,过于厉害。
这也是柔顺力量的极致。
女壮有二种解释,一,传统解释为女人强势。
二,壮通戕,女戕为女人有伤。
勿用,不要,不得。
取,同娶。
初六,系于金柅,贞吉。
有攸往,见凶,羸豕孚蹢躅。
《象》曰:系于金柅,柔道牵也。
猪被绑在金属做的阻柅器上,贞定为吉。
若是有所往,那么为凶,就如那被绑起来的猪只能原地浮躁地乱跳。
柅,柅木,似梨。
此意指阻止车子移动的器具。
金柅,以金属所制,则坚固异常。
系于金柅意谓把小猪牢牢绑好,不让它逃脱。
另也可解释为把车子停靠得很好,不会出行。
还有一解释认为,柅是收丝用的器具,系于金柅是把丝线收拾在金属制的柅上。
「羸豕孚蹢躅」用以说明为何「有攸往见凶」。
羸,音雷,羸弱。
豕,猪。
孚,浮,浮躁。
蹢,音敌,蹄也。
躅,音竹。
蹢躅,原地乱跳。
王弼以「羸豕」为母猪,因母猪是猪中较弱者。
另一说以羸为累,绳子。
羸豕孚蹢躅为用绳子把猪绑起来,结果小猪浮躁乱跳。
此承前「系于金柅」而言,小猪既然被绑起来了,以安静休息为吉。
若是想要离开,当然那里都不能去,只能不安定的在原地哀叫乱跳。
九二,包有鱼,无咎,不利宾。
《象》曰:包有鱼,义不及宾也。
厨房有鱼,没有罪咎,不利于拿来宴请宾客。
包,庖,庖厨。
也可解释为包裹、包覆。
虞翻:「巽为白茅,在中称包。
《诗》云:白茅包之。」此似于大过初六「藉用白茅」以巽为白茅。
包有鱼为以白茅包鱼。
为何包有鱼而「不利宾」?历代猜测相当多。
根据王弼的解释,鱼是别人的,所以不能拿去宴请宾客。
高亨则认为,不利宾是因为自己家中有鱼,不应该还厚脸皮去别人家作客。
陈鼓应认为,鱼象征丰饶,因此不需出仕,「宾」意指当君王之宾,即出仕。
来知德认为,姤为五月夏季之卦,天气炎热,包藏的鱼容易腐臭,因此不适于用来宴请宾客。
按:《周礼》「春献王鲔」贾公彦疏:「是一岁三时五取鱼,唯夏不取。」姤为五月建午夏季之卦,因此不取鱼,来知德看法近之。
易经中「包」都有中看不中用的隐喻,例如泰九二「包荒,用冯河,不遐遗,朋亡」,否九五「其亡其亡,系于苞桑」,姤九五「以杞包瓜,含章,有陨自天」。
此处言「包有鱼」,亦以包隐喻此鱼不可用于宾之义。
九三,臀无肤,其行次且,厉无大咎。
《象》曰:其行次且,行未牵也。
屁股受伤以致于没有皮肤,让人坐立难安,连走路都有困难。
艰苦则不会有大的罪咎。
姤卦与夬卦为相综的一对卦,姤卦九三就是夬卦九四,夬卦九四也说「臀无肤,其行次且」。
臀是人安坐休息的重要部位,「臀无肤」喻人将坐立难安。
次且,趑趄,音「资居」,走路无法前进的样子。
九四,包无鱼,起凶。
《象》曰:无鱼之凶,远民也。
厨房中没有鱼,出征,凶。
鱼长于水中属阴,指初六。
初六承九二,九二说包有鱼,因九二近水楼台先得月,和初六比邻相应而相遇在先,因此九四虽然与初六内外相应,但却无鱼可得,因初六已先为九二所据。
九四若以此而出征,将是大凶。
《象》曰:「无鱼之凶,远民也。」因为不得民,和民心相去太远。
「起凶」应作「征凶」。
《易经》中多征凶的句子。
帛书作「正凶」,可为证。
历代注者皆注起为动,起凶,即动则凶。
九五,以杞包瓜,含章,有陨自天。
《象》曰:九五含章,中正也。
有陨自天,志不舍命也。
我怎能像是个瓠瓜,只能挂着好看而不能食用。
藏着一身才华,却突然上天降下这忧愁。
此言怀才不遇,还闻坏消息而心生忧愁。
传统多依王弼注解释为:有肥沃的土地,但种的是只能观赏不能食用的匏瓜,君子拥有中庸的美德却是藏而不露,不为人所了解,但仍不改其志。
比言君子不得志,未遇明君,但仍意志坚定,不放弃理想,只有上天能够毁灭他的意志。
以杞包瓜有许多不同的解释。
一、可能为「吾岂匏瓜」之误。
《论语.阳货篇》孔子曰:「吾岂匏瓜也哉?焉能系而不食!」「吾」和「以」字篆体有些类似,岂则与杞音同。
可能历经传抄而让「吾岂匏瓜」变「以杞包瓜」。
「吾岂匏瓜」为孔子用以隐喻君子之才华不当沦为摆设装饰,放着好看而不能行之于天下。
后文「含章,有忧自天」则是感叹这样的才华,却只能藏于内,又突然有忧虑从天而降,为君子感叹怀才不遇。
二、依王弼,杞生长于肥美的土地,以杞代表有了一块很肥沃的土地。
包瓜,即匏瓜。
匏,音袍。
一种适合观赏不适于食用的瓜。
「以杞包瓜」为得到肥美的土地而无法供养为食,藏有章美德性而无法表现于外,与世道不遇而志向未能实现。
三、用杞的叶子包住瓜。
杞,一种高大的树。
瓜,容易从内部烂掉。
瓜藤爬上杞树,长出瓜之后,被杞树的叶子所包住。
宋明儒多做此解释,但于文义相当不通顺。
含章:藏有美德。
含,藏,藏在里面而不表现于外。
章,美,美德,美丽,喻指君子之才华。
有怀才不遇之意味。
「有陨自天」应依上博简改作「有忧自天」,突然来的忧虑。
上博简做「又自天」,即「有忧自天」。
陨借为愪,愪为忧的意思。
传统「有陨自天」有两种解释。
一、是孔颖达解释王弼的注认为,君子的意志极为坚定,只有上天才能够让他毁灭。
二、有命令自天而下,即《象》曰:「天下有风,姤,后以施命诰四方。」施命诰四方,即命令自天而下。
陨,落,落下。
如朱熹持此论。
上九,姤其角,吝,无咎。
《象》曰:姤其角,上穷吝也。
姤卦的顶点,无人可遇,只遇到伤人的尖角,穷途而无法有所遇。
悔吝,没有罪咎。
角会抵触伤人。
姤其角,谋事不成反而因此受伤。
******

提供专业的命理咨询

服务内容 联络微信:wangjia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