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涣卦(风水涣)卦全解 风水涣卦详解

59.涣卦(风水涣)
涣卦风水
涣亨,王假有庙,利涉大川,利贞。
初六,用拯马壮,吉。
九二,涣奔其机,悔亡。
六三,涣其躬,无悔。
六四,涣其群,元吉。
涣有丘,匪夷所思。
九五,涣其汗,大号,涣王居,无咎。
上九,涣其血,去逖出,无咎。
彖曰:涣亨,利涉大川,乘木有功也。
涣散、离散,逃难,化解危险。
涣卦卦义为离散,逃离危险。
但「涣」字当作奂,大美的意思。
奂又可假借为涣或换。
经文中多数涣字可解释为逃离,或大美,少数可解释为换。
帛书作涣,帛书易传与归藏作奂。
上博简卦名作,清华简作。
与可能就是奂的古字。
《说文》:「涣,流散也。」涣原本为水流离散之状,引申为涣散、离散,这也是《杂卦》说的:「涣,离也。」《序卦》说的:「说而后散之,故受之以涣,涣者离也。」这是以涣为离散之义。
崔憬解释说:「人说,忘其劳死,而后可散之以征役,离之以家邦。」
《说文》:「奂,取奂也,一曰大也。
从廾,夐省。」帛书《二三子》:「卦曰:『奂亓肝大号。
』孔子曰:『奂,大美也。
肝言亓内,其内大美,其外必有大声问。
』」此以奂为大美。
卦象下坎水,上巽木,水上有木之象。
巽木为舟楫,水上巽木即渡水济险,所以卦辞说「利涉大川」。
此《系辞》所说:「刳木为舟,剡木为楫,舟楫之利,以济不通,致远以利天下,盖取诸涣。」水上浮木虽能救人,但漫无方向,因此涣卦可济险但难成事。
又坎是加忧,心病,巽风以散之,所以又有散心,释疑,除去心病之象。
坎为均布,风吹而散之乱之,涣散、散乱之象。
《序卦》:「说而后散之,故受之以涣,涣者离也。
物不可以终离,故受之以节。」涣卦是继兑卦而来,兑为说服,说服之后人就放心,放心之后人就离散,所以就需要节制。
涣卦之道虽然可以济险,有病亦可散之,得到缓解,但若是用于做事,则反而难成,必需注意心理的管理。
如军队打仗,若军心涣散、毫无军纪,则必败无疑。
这也是为何涣卦之后接着是节卦,节就是节制的意思。
得涣卦,危险可以渡过,但凡事需注意如何收拾涣散的人心。
与涣卦很像的是解卦,两卦都是化解危险的意思,但于手段与方式上有所不同。
解卦是以震行,也就是积极的行动与作为来脱离危险。
涣卦则是巽,以舟楫行水,也就是利用外力与智慧来渡险。
涣,亨,王假有庙,利涉大川,利贞。
《彖》曰:涣亨,刚来而不穷,柔得位乎外而上同。
王假有庙,王乃在中也。
利涉大川,乘木有功也。
《象》曰:风行水上,涣,先王以享于帝,立庙。
大美,亨通,大王来到了宗庙。
利于渡大河,利于贞定。
君王到宗庙意谓有大事,集合众人以敬告于鬼神,有凝聚人心的效用。
利涉大川,有利于涉险行事的意思。
王假有庙:大王到了宗庙。
假,通徦,至,来到的意思。
有,同于。
帛书作「王叚于庙」,上博简作「王叚于庿」。
假或假借为嘏,大,至大、极至的意思。
王大有庙,意味君王伟大而拥有宗庙。
《象传》说:「涣,先王以享于帝,立庙。」涣之时人心涣散,需要收拾与凝聚人心,因此先王享祀天帝,建立宗庙。
初六,用拯马壮,吉。
《象》曰:初六之吉,顺也。
以强壮的马来拯救,吉。
在涣散初期,很容易拯救,更何况得到壮马。
初爻,还有壮马,都是「立马」、「快速」的隐喻,言尽早、尽快拯救为吉。
拯,拯救。
「用拯马壮」为「马壮用拯」的倒句,与明夷六二「夷于左股,用拯马壮吉」同。
明夷九二言逃难中大腿受伤而无法逃跑,若有壮马则能快速逃难,因此而吉。
同理,此处的吉并非有所获得或成就的吉,而是能够化险为夷,平安逃难的吉。
九二,涣奔其机,悔亡。
《象》曰:涣奔其机,得愿也。
涣散逃到一个可以倚身安歇的地方,不再后悔。
机为几的俗字,古人休息时拿来依靠的东西。
引申为凭藉,凭藉以休息。
隐喻为依靠、安歇。
帛书作「涣贲其阶」。
贲为饰,通鼖,也有大的意思。
「涣奔其机」亦可作「奂贲其几」,奂为大美,奂贲是大美中的大美。
或者意指将「几」装饰得很美丽的样子。
六三,涣其躬,无悔。
《象》曰:涣其躬,志在外也。
自己逃难,无悔。
初六到六三下三爻都处于危险之中,三爻只有六三与上卦巽木的上九相应,所以是唯一有能力取得外援以逃离危险者。
涣其躬,散自身之危难。
躬,自身。
「涣其躬」也可作「奂其躬」,通「焕其躬」,大美其自身,让自己光鲜亮丽的意思。
六四,涣其群,元吉。
涣有丘,匪夷所思。
《象》曰:涣其群,元吉,光大也。
解散其群众,大吉
逃离到山丘,不是一般人所能想到的。
「涣其群」也可作「奂其群」,大其群的意思。
拥有的群众众多,所以为吉。
「涣有丘」通「涣于丘」,逃离至山丘。
涣卦讲的是乘舟济险之事,丘为高地可避水之患。
前言「涣其群」,言水患或灾难之来,即时解散群众让大家获得平安。
后言「涣于丘」为群众成功逃难到高地上。
「涣有丘匪夷所思」,传统解释非常分岐。
一、要救济的困难如山丘,不是平常人所能够想得到的。
丘与夷都是双关语,山丘喻困难,夷是指平地,比喻简单。
两句意思为,大有为者所能够做的功业之大,以平常人的心胸、思维是无法理解的。
二、依王弼,作「涣,有丘匪夷,所思」,内心所思考的是仍有山丘没有铲平,忧心仍然有困难未平。
丘喻指困难,匪夷即未平,夷为铲平。
三、朋党散去之后又重聚为一大群,不是常人所能想到的。
朱熹将前言「涣其群」解释为散去朋党,「涣有丘」为朋党聚而成丘。
四、依程颐,为天下涣散,众人离散之后,又能重新群聚,这般功业,不是一般人所能想到的。
九五,涣其汗,大号,涣王居,无咎。
《象》曰:王居无咎,正位也。
危险的解除,有如发汗而让人病癒,君王大举号令天下,美焕其居所,焕然一新,没有罪咎。
世传本作「涣汗其大号」,显然为文字之错置,当作「涣其汗大号」。
首先,全卦前后经文除初爻之外皆采「涣其…」的句型。
其次,根据出土资料,帛书作「涣其肝大号」,帛书《二三子》作「奂亓肝大○」,上博简作「丌○大唬」,可见应是作「涣其汗大号」。
上九言「涣其血」,此言「涣其汗」,文义更有连贯性。
「涣王居」即「焕王居」,大美王居,让王居焕然一新。
或作「换王居」,更换君王的居所。
帛书《二三子》引孔子解释:「奂,大美也。
肝言亓内。
其内大美,其外必有大声问。」「焕其肝」为大美其内在,充实内在的美德。
因为内在大美,因此表现于外时说话就很大声。
上九,涣其血,去逖出,无咎。
《象》曰:涣其血,远害也。
流了血,灾难过去,忧虑不在,没有罪咎。
此言险难已过,危险不在,不需再忧心。
血指血液,喻血光之灾,也就是灾难。
涣其血,有流血的意思,血流了但灾难也没了。
另有解释认为,涣其血为治病方法,放了毒血之后自然病除。
「涣其血去逖出」有三种可能的读法与解释。
一、作「涣其恤,去逖出」,意思为灾难已除,不再忧虑,逃难到远方者得以平安。
血作恤,忧虑的意思。
逖为远,远方。
二、作「涣,血去逖出」,意思为灾难已除去,忧虑也不在。
逖,解释作忧虑。
小畜卦有「血去惕出」的爻辞,比对之下,「其」可能为衍文或助辞,此句意思应作「涣,血去逖出」,「血去逖出」即「血去惕出」。
三、俞樾《古书疑义举例》则认为,经文应该是连两个「血」字而脱去一字,当做「涣其血,血去逖出」。
俞樾见解值得采用。
古重字往往以两点来取代,或许因此而让第二个血字脱去。
******
60.节卦(水泽节)
节卦水泽节
节亨。
苦节,不可贞。
初九,不出户庭,无咎。
九二,不出门庭,凶。
六三,不节若,则嗟若,无咎。
六四,安节,亨。
九五,甘节,吉,往有尚。
上六,苦节,贞凶,悔亡。
象曰:泽上有水,节。
君子以制数度,议德行。
节制,调节,适可而止。
《说文》:「节,竹约也。」节原意为竹节,后引申出关节、时节、节约、节制、调节、节俭等意义。
《杂卦》说:「节,止也。」易经中的节意思是止,也是取节制义。
卦象泽上有水,泽水溢满而应当调节、节制之象,此告戒君子应适可而止。
这就好比有人手中端着盛满水的杯子,要保持让杯子的水不满出,如何保持一个动态平衡,是一个难题,其中的艺术就是所谓的节制之道。
卦德悦以行险,吃苦当吃补,这也是处节的亨通之道。
卦序上节是继涣卦而来,《序卦》:「涣者离也。
物不可以终离,故受之以节。」涣与节为相综相反的一对对卦,涣是涣散、离散、松懈,节则是节制、调节之,以收拾涣散的心志。
得节卦,凡事应适可而止,但节制也不可太过,所谓「苦节不可贞」,「节制」本身也应当适可而止,这就是中庸之道,否则节制太过,就变成苦节,苦节将走向吝啬,这是穷困之道,无法长久。
最根本而可长可久的节制之道则是建立制度,建立一个可依循的准则,此《彖传》所说:「节以制度,不伤财,不害民。」《象传》则说:「君子以制数度,议德行。」
节,亨,苦节不可贞。
《彖》曰:节亨,刚柔分而刚得中。
苦节不可贞,其道穷也。
说以行险,当位以节,中正以通。
天地节而四时成,节以制度,不伤财,不害民。
《象》曰:泽上有水,节。
君子以制数度,议德行。
节制,亨通。
但辛苦的节制不可以坚持。
节制也应当适可而止,不要太严苛。
《彖》曰:「苦节不可贞,其道穷也。」苦节节制太过会变成吝啬,吝啬则其道不可行、不可通,是穷困之道。
节制太过,反而伤财、害民。
又说:「节以制度,不伤财,不害民。」将节制制度化才是最好的方式。
初九,不出户庭,无咎。
《象》曰:不出户庭,知通塞也。
不出家中的门庭,没有罪咎。
前有危险阻塞,让人无法前进。
人之荣通本来就有个时机,现在既然处于阻塞不通的时候,就应当不出门户,深居简出,凡事简单退守,则能免于罪咎。
外有水险,与水险之间的互体有艮山阻隔,艮为门阙,所以门阙之内的初九说不出户庭,九二则说不出门庭。
两爻都是不出门之象。
初九与六四相应,若是出门则坎险及身,所以不出门正是避险之道,《象》曰:「不出户庭,知通塞也。」不出户庭而无咎,是因为明白亨通与否塞的时机。
九二,不出门庭,凶。
《象》曰:不出门庭凶,失时极也。
不出家中的门庭,凶。
外面的危险与自己无关,则应当走出家门,但却仍然深居简出,不出门庭,节制太过,所以凶。
外有水险,与水险之间有艮山阻隔,艮为门阙,所以门阙之内的初九说不出户庭,九二则说不出门庭。
两爻都是不出门之象。
但为何初九无咎而九二却是凶?初九因为外面危险与他有关,不出门庭正可以避险。
反之,九二与外之水险不相应,所以外面水险不及身,却躲在家里,但内卦六三乘九二,九二又处兑中。
九二是应当出门而不出门,所以为凶。
《象》曰:「不出门庭凶,失时极也。」九二不出门庭,完全不符时机,时机当出而不出,所以凶。
又初九动而下体成坎为忧,因此以居静不动为宜。
九二动下体成震,居静则为兑,因此以动为宜。
六三,不节若,则嗟若,无咎。
《象》曰:不节之嗟,又谁咎也。
不节制,则哭泣,没有罪咎。
不知节制,则要后悔感叹。
此时处于应当节制的时候,若反而纵情肆欲,毫不节制,将会走入穷困,后悔莫及。
六三处兑悦的顶点,又以阴处阳,不当位,为不守本份,乘九二之刚,为逆。
处节之时,却完全不知节制,所以乐极生悲。
六四,安节,亨。
《象》曰:安节之亨,承上道也。
安于节制,可以亨通。
能够承受上司的节制,遵照与奉行上面的旨意而行事,谨守君臣之道,可以亨通。
六四当位而以柔承阳,虽然四为多忧之位,但是能够安于节制,所以亨通。
《象》曰:「安节之亨,承上道也。」言六四能够顺承于九五之君。
九五,甘节,吉。
往有尚。
《象》曰:甘节之吉,居位中也。
甘于节制,对于节制甘之如饴,吉,前往可以有赏。
九五为节卦之主,其他爻都是被节制的对象,而此爻则是节制他人的主动者,所以前往可以有功。
往有尚,往有赏,前往有奖赏。
上六,苦节,贞凶,悔亡。
《象》曰:苦节贞凶,其道穷也。
辛苦的节制,坚持则凶。
不需后悔。
上六处节卦的顶点,是最为节制的一爻,但是节制过犹不及,又乘九五之君,所以为凶。
《象》曰:「苦节贞凶,其道穷也。」苦节节制过度,所以将走上穷困。
******

提供专业的命理咨询

服务内容 联络微信:wangjia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