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峰通考》——目录导航
渭泾论
《易》曰:“乾道成男,坤道成女。
阴阳刚柔,各有其体。
女命以柔为本,以刚为,以清为奇,以浊为贱。
乾,阳也,坤,阴也。
阴阳交则成人道。
阳刚而阴柔,禀得乾道,则为男,禀得坤道,则为女,故男刚而女柔。
阳有阳体,阴有阴体,且女命贵乎阴静,最忌阳刚,贵乎清而贱乎浊也。
三奇得位,良人万里封侯。
三奇者,财官印,非乙丙丁也。
女命官星为夫,如甲生人见辛为官,即夫也。
辛金长生于子,旺于申酉之地,以己土为财,得辰戌丑未之地,以癸水为印,得亥子丑之方,皆得其位,主其夫有贵,故曰万里封侯。
二德归垣,贵子九秋步月。
二德者,天月二德也。
天德贵人,正丁二坤,三壬四辛,五乾六甲,七癸八寅,九丙十乙,子巽丑庚之例。
月德贵人,寅午戌月在丙,申子辰月在壬,巳酉丑月在庚,亥卯未月在甲之例是也。
女命带之,当主生子登科。
一官一贵,乌云两鬓拥金冠。
女命只取官星一位,无官取七杀一位。
七煞偏官也,贵人只取一位,毋得重见。
重见即二夫也。
亦要乘旺,禄马暗合,主有此贵,贵人不宜重见,多者乃为贵重合多之论。
四杀四空,皎月满怀啼玉筋。
女命忌煞多,并四柱空亡,主克夫伤子,重叠再嫁,还主孤单,故云啼玉筋。
玉筋者,泪痕也。
冬月天寒极矣,啼哭泪已忧冰,如玉筋之状,故云玉筋。
官行官运,镜破钗分。
女人命中只取一位正官为夫,又行官星之运,则又遇一夫星也。
岂不为二夫争一妻也,必主分离之事。
如甲以辛金为官,则为一夫矣。
若又遇辛运酉之地,主有克夫而再嫁之理。
故云镜破钗分也,
镜破者,徐德言尚乐昌公主,因国乱分离,公主剖镜,各执一半,其他日恐情缘未断,再图相会。
乐昌公主果于越国公杨素处得之,德言约以货镜为期,公主得镜悲泣,越公闻而知之,召德言还其妻。
此为破镜之故事。
财入财乡,夫荣子贵。
财者,命之源也。
男命以财为妻,故谓之妻财。
女人以财而事夫,则其夫荣矣。
凡女人之命,有财得地,又行财运,而财更盛,定主其夫家富贵,生子亦贵。
衣锦藏珍,官星有气。
官星者,女人之夫星也。
五行中得生旺无者,主其夫亦荣贵,故身衣锦绣而藏珍宝者有之。
堆黄积白,财库无伤。
黄与白者,金与银也。
凡人有财丰厚者,必得财库以藏之。
以辰戌丑未为四库,既藏财物仓库。
恐有伤之,伤之则财散矣,又岂能保其长富乎?
大抵官多不荣,财多不富。
命官多者,则夫多矣,岂得为荣哉?且如男子众多,与一女共处一室,如柳巷花街之流,安得有荣?而且有辱其身者也。
但凡女命官多者,取其一官为主,以去留舒配之义断之,只得其安乐,不得其荣华。
财多者以事他人,自己亦不能富矣。
且女命随其夫之贵贱,委身于人,岂由自身者乎?
正印而逢枭,兰阶夜冷。
正印者,生我之母也。
如甲人以癸水正印,又逢壬水偏印
偏印,即袅神也。
枭者东方不仁之鸟,长成则食其母,故曰枭,女命以正印为用,又逢枭印,未免有侵凌之祸,主其人有兰阶夜冷之凄凉矣。
枭神而遇印,玉树春荣。
枭神不仁之辰,正印慈善之辰,虽恶人得善人正之为恶亦反福矣。
凡女命以枭为用,遇正印则为吉助,如玉树临于春风中矣。
金清水冷,日锁鸾台。
金生冬月之间,水且寒矣。
且金为水母,金气过多,而水又冷,则为骨肉无情之论。
女命遭此,故曰日锁鸾台。
土燥火炎,夜寒衾帐。
土生夏月,火已盛矣。
且土赖火生,火愈盛而土亦愈燥,正谓子枯母盛之论。
女命遇此,亦主孤单为无依之命。
群阴群阳,清灯自守。
五行天之中,干地支俱见阴者,谓之群阴,俱见阳者,谓之群阳,似无相济之理阴阳不得为配,男无妻而女无夫,其理然也。
重官重印,绿鬓孤眠。
女命只喜一官一印,则为一夫。
若重见则为重夫,必主克夫
虽少年且有孤眠独宿之意,假使有不克夫者,亦主远别离隔,经年未得欢合,纵荣贵亦难免此。
田园广置,食神得位不逢官。
食神者,女命以之为子。
子星得位,则可以养母。
食神主衣禄丰厚,女命甲生者,以丙为食,甲能生丙,以丙为子,子既得禄,未有不养其母者也。
甲见辛为官,且辛与丙合,使其子而恋其妻,则忘其母之谓,故云不逢官可矣。
粟帛盈余,印绶逢时还遇煞。
用印者,虽有煞方显,女命甲生,以癸水为印,庚金为杀,印赖杀生,遇之则显。
男主权贵,女主富厚。
故云粟帛盈余。
伤官不见官星,犹为贞洁。
女以官为夫,最忌伤夫之人。
凡女人甲生者,以辛为正夫,以丁火伤官,取火克金之故,若无癸水以制之,则夫受伤。
但用伤官者,四柱不见官星,无官星则伤官无所可伤,反为贞洁之妇。
伤官为我生之子女,只喜伤尽,更有财助,则为福矣。
无食多逢印绶,反作伤。
凡女人之命,取食神为子,如无食神,则无子星。
殊不知无子则无以为养,多遇印绶,则损子矣。
故云反作伤。
穷枭见食,坐产花枯。
甲木壬水为枭,以丙为食,是壬克丙之故,俗云枭神能夺人之食。
女人以食为子,故以坐产喻之然也。
恶煞混官,临春叶落。
恶煞,七煞也。
女以正官为夫,偏官为偏夫,,岂宜见之。
若无正官,即以七杀为正夫。
若有正夫,最忌见之。
如妇人有二夫,一善一恶,混同一室,岂不反伤其身乎?故曰临春叶落。
远合勾情,背夫寻主。
官破食,弃子从人。
女命若三合六合,又有驿马交情,桃花临水,干带双鸳,支逢四杀,皆主与人私通。
有官遇,有食遇破,夫子即被冲破,岂有不从他人者乎?
财衰印绝,幼出娘门。
妇人之命,以财衰无以事夫,以印绝出身微贱,岂得以福气论之。
身旺运强,早夫主。
妇人不宜身旺刚健,贵乎身弱沈静。
身旺又行身旺之运,必主夫。
五煞簪花,日夜迎宾送客。
五煞,谓咸池红艳劫杀破耗之类。
又见桃花杀,谓之簪花。
凡女命带亡劫咸池,切不可合焉,贵人亦然,必主外貌尊重,内意娇荫,心好酒色,如庚申己丑丁亥壬寅是也。
三刑带鬼,始终克子伤夫。
三刑者,寅巳,巳申,申寅,丑戌,戌未,未丑,子卯,卯子,辰午酉亥自之类。
如带三刑,又带鬼者,主夫克子之造。
杨妃貌美,禄傍桃花
桃花煞,一名咸池杀,此杀主人清秀美貌,如寅午戌生人见卯是,巳酉丑生人见午是,申子辰生人见酉是,亥卯未生人见子是也。
殊不知桃花煞,年月带之为园中之花,与官星合禄主贵,堪为良妇。
若时上带之,谓之墙外桃花,任人攀折,反为下贱。
所以桃化会禄合官星者,以杨妃比之。
谢女才高,身任词馆。
女人之命,带词馆,主有才学,五行旺处,即为词馆。
或生坐于词馆之上,如木生人,得庚寅为正。
华盖临官,情通僧道
华盖星其形如宝盖之状,此星主孤。
有官有印者,遇之为翰苑之尊,华盖逢空,宜为僧道
女人命犯华盖,则与僧道同流,故曰情通僧道
孤辰坐印,身作尼姑。
孤辰寡宿,男女忌见。
女人有此,亦主为师尼之类,不然亦且孤寡,身太旺尤忌。
诀曰:“寅卯辰人怕巳丑,巳午未人怕申辰。
申酉戌人嫌丑未,亥子丑人寅戌嗔。

胞胎常堕,食旺身衰
胞胎者,受胎之月也。
身衰而逢食神生旺,则主有堕胎之患。
食者,子也。
所以子旺而母衰,其理然也。
鸾风频分,官轻比重。
如甲生人,又重见一二甲,则弟妹众多。
且夫主无力,使比肩争夺,定夺其夫,则有分离之义,谓之官轻比重。
姐妹刚强,乃作填房之妇。
姐妹者,甲见乙、乙见甲之类。
四柱重见之,入乘旺相,主其女不得洞房花烛之欢,当为填房续娶之妇。
或为二婚侧室之命也。
财官死绝,当招过继之儿。
财堪养命,夫赖终身,二者死绝,则无以延年。
且官死绝,不能生子,必过继他人之子,以续宗枝可也。
苟不承继,则绝嗣而无所望。
如甲生人,以辛为官,以己为财,辛死于己,己绝于子是也。
余者并同此例。
官临财地必荣夫,身入败乡须克子。
官者,女人之夫星也。
官行财乡,财为禄也,官之遇禄,岂不荣乎?财者男子以之为妻,妻即财也。
女人以之事夫,财旺则夫亦盛。
故以荣夫喻之。
例如五行至败绝之地,主克子而孤,且甲木生于亥,而败于子,子为甲之沐浴,如人初生临水而浴,故为险地,是取克子之义然矣。
杀枭破禄连根,堕冰肌于水火。
如甲生人以庚为杀,以壬为枭,且甲之禄被杀枭破之,则身被害,主有水火之厄。
比劫丧局,掩玉骨于尘沙。
比劫者,兄弟姐妹之类。
在人命中主有争端,如又遭,为祸非轻,正谓之劫财羊刃是也。
妇人遇此妒害相戕,如人家兄弟多者,有财则争,无财则祸,更加杀,则亡身害命。
交驰逢驿马,母氏荒凉。
女命贵乎恬静,最忌驿马
《格解》云马是身之本,马即财也。
禄为养命之源,禄即官也。
无非财官交互相见之理。
男命喜有之,女人以财事夫,莫非得妻家之财,以事夫也。
岂不为损母氏之财物,故曰母氏荒凉。
差错对孤神,夫家零落。
阳差阴错者,止有十二日,丙子丁丑戊寅辛卯,、壬辰癸巳丙午丁未戊申辛酉壬戌癸亥
阳日为阳差,阴日为阴错,女子逢之,公姑寡合,妯娌不足。
日月时两重,或三重犯之极验,只日家犯之尤重。
妇人犯之,故主夫家零落。
五马六财,穷败比肩之地。
马即财也。
甲子生人,以己为财,自甲至己乃六,为财之母,倘比肩兄弟多者,则劫而分之,故曰穷败,女人无财以事夫,亦可谓穷矣。
八官七杀,分离害之乡。
甲子生人,以庚午为杀,辛未为官。
甲子庚午七杀辛未为八官。
七杀为偏夫,八官为正夫,倘遇三刑六害,或夫死或夫离,此之谓也。
空官煞,几临嫁而罢浓妆。
既以官煞为夫星,当要旺相,不受克制,正谓夫贵则妻荣。
倘若官星落空,杀星被,二者俱不得力,已受凶人所制,自己安能获福哉?谓临嫁而罢浓妆者几希。
克印财,纵得家难成厚福。
财者可以养命,印者可以生身,二者人以之获福,假令克不能见用,固不可以为福。
纵然成家,亦无安享之荣。
女人之命,以财事夫,既被克,难以安福断之。
不若藏财不露,明杀无伤。
命中有财,贵乎藏而不露,则露者人人得而夺之,藏之者,始而安稳,终而丰厚。
杀露者有何伤?书云:财藏则丰厚,官露则清高,其斯之谓欤。
杀重印行财,多财遇印。
印与财本相克
克者,假使甲以癸为印,以己为财,甲以己为妻,且财多亦为喜。
但恐有印,则财破之,重印行财稍可,多财遇印,则谓贪财坏印,若有劫财乃可。
四败非家人之有幸,四岂良妇而无嫌。
此等皆女人所忌者。
水聚旺乡,花街之女。
水之性就下,而不能返也。
又至旺乡,且有汪洋之势,故女人之性似之者,何也。
谓从其夫而不能由己,且妇人之质,若水之柔且清,赋性然也。
若与金会合,则欲从其类,若花街之女也。
金成秀丽,桃洞之仙。
金之质极美,故以妇人喻之。
女命金生得西方之秀气,加柔火以成质,并无瑕玷,非仙而何。
四生驰四马,背井离乡。
寅申巳亥者,四生之局也。
又为马所驰之地,女人之命,最忌驿马,带之者,主有远行出嫁离乡。
三合三刑,伤夫败业。
妇人最忌有合,若与官星合,乃正夫相合为妙。
又若有二三合,则为相妒,且为众人之妻,又带三刑,则骨肉相戕,并损六亲,故曰伤夫败业,理必然矣。
暗杀逢,槁砧不善。
杀,亦为夫也,且暗有伤,主其夫不善,且为恶人乎。
明官跨马,夫主增荣。
官星喜露,露者谓之明官,又逢禄马,主其夫出仕驰名。
黄金满嬴,一财得所。
甲木生人,用己土为财。
又得辰戌丑未之地,乃财星得地也。
其妇主有富贵,为相夫益子之造也。
红颜失配,两贵无家。
贵人天乙贵人也,凡女命不宜多见。
经云贵众合多,定是师尼娼婢。
凡一官者,亦为一贵,若重见者主克夫,且如人无家者,不得地之谓也,所以主少年而失配也。
先比后财,自贫至富。
四柱中,先有比肩,然后行财运,谓之为先比后财。
若四柱原有财有比,不为先比而后财,乃是财源被劫,则不为美也。
此以行运逢财,方是此断。
官合食,靠子夫。
官者,女人之夫也,食者,女人之子。
官被冲,主其夫不得力,食神带合,其子得济,所以靠子而终身。
死绝胞胎,花枯寂寂。
胞胎者,受气之月也。
如逢死绝,主一生寂寞,至老而孤苦也。
长生根本,瓜瓞绵绵。
五行长生之位,女人多俊雅,且有子孙绵远,谓之瓜瓞绵绵。
根本者,木生亥,火生寅,金生巳,水土生申,故曰根本也。
合贵合才,珠盈金屋。
合贵者,官星夫星得合也。
只合其一官为贵,非合贵人也。
合财者,财神也。
女人以财事夫,男子以财为妻。
故喜合之,主有珠盈金屋。
破财破食,衾冷兰房。
女命最喜者,财与食而已,财以事夫,食以养老,假使破之,将何为生,遇此者甘受凄冷,故曰衾冷兰房。
吕后名驰天下,只缘阴并阳刚。
女人之命,以纯阴为柔则为贵福。
兼并阳刚者,乃夺夫之权,多能多为,未免有阴邪之
故以吕后例之。
绿珠身堕楼前,盖是枭冲煞位。
命有用枭者,为事多不仁,妇人不宜有之,杀者女人亦忌之。
何况又逢枭而冲之,绿珠之命,未尝有之。
以此譬喻之言,学者宜详审之。
秋水通源,剔眸立节。
此言壬癸生于秋月,又兼有亥子水之源者。
况秋金旺而又生水,水性清,金性刚。
又以眼喻秋水,故云剔眸,有节之操。
冬金坐局,断臂流芳。
金生于冬月,又得巳酉丑局,此金之从类。
夫金之性主义,有刚果毅然之立。
男子禀之有威武之权,女人禀之有坚贞之节。
此谓冬金者,则为金白水清,且水冷而金寒,故云断臂流芳,其理然矣。
姐妹同宫,未适而先有恨。
姐妹者,比劫也。
如甲生,重见甲乙之类。
甲寅乙卯之日月,谓之同宫。
恐有争妒之意,故未适而先有恨。
命财有气,配夫到老无忧。
命,谓本命也。
财,谓财帛也。
二者有生旺之气,可以荣身,可以助夫,岂不谓之到老而无忧也。
是以荣枯贵贱,所造渊源,务要投明博学,领受真传。
若夫理误时差,虽先贤不自知矣。

提供专业的命理咨询

服务内容 联络微信:wangjia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