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解卦(雷水解)卦全解 雷水解卦详解

40.解卦(雷水解)
解卦雷水解
解,利西南,无所往,其来复吉;有攸往,夙吉。
初六,无咎。
九二,田获三狐,得黄矢,贞吉。
六三,负且乘,致寇至,贞吝。
九四,解而拇,朋至斯孚。
六五,君子维有解,吉,有孚于小人。
上六,公用射隼于高墉之上,获之,无不利。
彖曰:解,险以动,动而免乎险,解。
解除、解脱、解放,危难散去,赦免。
解音「姐」,解放的意思。
或音「谢」,卸除的意思。
解的原意是分解、解剖的解。
解也和「懈」字同义,即懈怠的懈,表示怠慢。
《杂卦传》:「解,缓也。」《序卦传》:「物不可以终难,故受之以解,解者缓也。」易经中以危险、困难的缓解来定义「解」。
归藏作荔,可能是劦的假借。
劦即协之古字,音与解(谢)相近,同心协力,或者是不停地出力,引申也有努力不懈的意思。
这与解卦卦义要人积极行动以解除危险的意思是相通的。
上博简作,清华简作,皆可视为解字的假借。
卦象为下坎险,上雷动,《彖传》说:「解,险以动,动而免乎险,解。」也就是以行动而让自己脱离危险,让危难散去,得到缓解。
易经卦象凡坎皆是险象,坎的正位又在下方,因此坎在内为实质之危险,若在外则只是潜在危险,若不主动犯险则可做为天险屏障。
坎险若遇雷以动之,或遇风以散之,都可得到缓解。
所以涣卦也有类似的意思,都是危险得到了缓解与解脱。
只是两者意义不同。
解卦是藉由积极的行动,自己的力量解决了危险。
涣则是藉由巽木(舟楫)也就是工具化解危险。
因此解卦是以积极行动而让自己化险为夷的卦,凡事必需积极去面对,危险就能够化解。
解卦又有解放、释放,即罪受到赦免的意思,因此若有犯错者,遇解卦也可得到赦免或原谅。
《象》曰:「雷雨作,解。
君子以赦过宥罪。」坎为雨又为疑心,雷震动之,则有解开疑心病之象。
雨为天地相交、阴阳调和之象,易经中除了有「遇雨则吉」之占外,遇雨也都有「释疑」之义。
古代更以「雷雨作」为罪得到赦免的天象,因此《象传》说「雷雨作,解。
君子以赦过宥罪」。
解卦利西南,往西南方去可以得到贵人帮助,受人帮助与支持。
《序卦》:「物不可以终难,故受之以解,解者缓也。」解卦是继蹇卦而来,蹇是危险困难,而解卦则是缓解危险。
蹇卦与解卦两者为相综的一对卦,也代表面对危险的两种情况。
蹇卦是智者,有先知先觉之明,知道有危险而停止以对,因此可得吉。
解卦则是勇者,危险来临而不惧不退,积极面对将它解决。
解卦吉道在于积极而主动的态度,具体来说,就是面对任何问题都是立即、马上解决,毫不迟疑。
解,利西南,无所往,其来复吉。
有攸往,夙吉。
《彖》曰:解,险以动,动而免乎险,解。
解,利西南,往得众也;其来复吉,乃得中也;有攸往夙吉,往有功也。
天地解而雷雨作,雷雨作而百果草木皆甲坼,解之时大矣哉。
《象》曰:雷雨作,解。
君子以赦过宥罪。
危险缓解,利于西南方。
若是没有要去那里,那么快快回家为吉。
若是要去什么地方,赶早则吉。
《彖传》说:「险以动,动而免乎险。」行动以脱离危险,这是以二体卦象说明解卦必需采取积极行动。
「利西南,往得众也」,西南为坤,坤为众,故往西南可得到群众。
得众亦可解难。
「其来复吉,乃得中也」,指九二,九二居内故曰来,居中,故曰得中。
又九二动则下爻成坤,为往西南而得众。
《象传》说「君子以赦过宥罪」,有罪者可得赦免与宽恕。
总言之,得解卦凡事需积极处理与面对,无事则快快回家休息,有事则立即行动前往。
若能找到众人帮忙,则事情更可大吉
来,回来。
复,回家,回到家里,引申有回到原点、回到原来地方的意思。
来复,返回,回到原点,回家。
有攸往,有所往,或有远行。
夙,早,引申为「速」。
夙吉,早则吉。
若要去任何地方,那么越快越好,越早越好,赶早则为吉。
引申为若有要做任何事情,都是以立即、尽早行动为宜,不宜慢慢拖延等待。
初六,无咎。
《象》曰:刚柔之际,义无咎也。
没有罪咎。
处于危难刚解除的时候,无所罪咎。
此时宜安静休养生息,将来才能凡事得宜。
初六上承九二,外又与九四相应。
九四是震动的主爻,也是解卦中解脱危险的主爻,因此初六能够为两个阳刚之爻所解救。
九二,田获三狐,得黄矢,贞吉。
《象》曰:九二贞吉,得中道也。
打猎捕获三只狐狸,并获得黄色的箭头,贞定则吉。
此比喻能去除邪恶的小人,并能秉持中庸之道,有获利之象。
田,田猎,打猎。
狐,狐狸,为狡猾而多疑的动物,难以捕获。
此比喻奸诈的小人。
田获三狐,喻指处理了麻烦的人物。
黄矢,黄色的箭头。
黄为中色,比喻中庸,因九二居于下卦中爻,有中庸美德。
矢为箭头,箭头其物为金属而坚硬,其飞行又直,所以比喻人刚正正直。
九二为刚,有刚直的美德。
六三,负且乘,致寇至,贞吝。
《象》曰:负且乘,亦可丑也,自我致戎,又谁咎也。
系辞:子曰:作易者,其知乎!易曰:「负且乘,致寇至。」负也者,小人之事也。
乘也者,君子之器也。
小人而乘君子之器,思夺之矣。
上慢下暴,盗思伐之矣。
慢藏诲盗,冶容诲荫。
易曰「负且乘,致寇至」,盗之招也。
小人背负财物,又搭乘君子的车乘,招摇过市,而引来盗贼抢夺。
贞定则有悔恨。
《系辞》中孔子特别举这一段当例子说明。
负且乘,负为背负,指背负物品、财物,这是小人的工作。
乘为搭乘,乘车,车子是专属君子、大人的交通工具。
小人背负着物品,搭乘大人才能坐的车子,是小人招摇过市,因此引来盗贼觊觎,抢夺财物。
此告戒人行事当守本份,不当踰越。
当知密藏,不要炫耀。
凡事当注意,自己的言行不当将会引来灾祸。
正所谓祸福无门,唯人自召。
九四,解而拇,朋至斯孚。
《象》曰:解而拇,未当位也。
解救你的脚趾,朋友来了才终于可信。
解而拇比喻事情跳谱,没有对症下药,无济于事。
拇(脚趾)这里指的是初六,《易经》中常以初爻为脚趾,并比喻为枝微末节,无关紧要的末稍,或是行动的开始。
《象》曰:「解而拇,未当位也。」九四以阳居阴,不当位,又位居臣位,虽有解救危难的能力,但并非掌权者,而所解救的初六,既不当位(以阴居阳),也不是危险的核心,只是枝微的地方,所以这件事完全跳谱。
等朋友来了,才终于事情落实而可信。
孚,信实,指事情确实而可信。
先前朋未至时,事情荒腔走版,不可信,不可靠。
后来朋友来了,才终于靠谱而可信。
六五,君子维有解,吉,有孚于小人。
《象》曰:君子有解,小人退也。
君子遭到拘系得以获解放,吉,让小人信服。
君子维有解另可解释为因君子的维系而得到解救。
维,系,拘系的意思。
另也可解释为维系、维持。
解,解救,解脱,脱险。
有孚于小人,有孚信于小人,意思为小人因此而信服。
上六,公用射隼于高墉之上,获之,无不利。
《象》曰:公用射隼,以解悖也。
《系辞》:易曰:「公用射隼于高墉之上,获之,无不利。」子曰:隼者禽也,弓矢者器也,射之者人也,君子藏器于身,待时而动,何不利之有。
动而不括,是以出而有获,语成器而动者也。
王公藉以在高墙上射击隼鸟,一发就中,无往不利。
孔子解释此段说:隼是一种鸟,弓箭是一种工具,拿弓箭来射击的是人,君子把工具带在身上,等待时机而行动,当然是无往不利。
行动而不封闭,所以出手就有收获。
此段言君子藏器,随时而动。
一见有背叛者,快狠准的立即出手,一定会有收获。
此比喻的是君子对于事件有所预见与准备,当事情发生时就能够明快的处理。
隼,一种猛禽,一般认为隼比喻叛逆者,不过《九家易》认为隼比喻的是暴君。
射隼,比喻平服叛逆。
《象》曰:「公用射隼,以解悖也。」悖就是指叛逆者。
墉,音庸,墙。
高墉,高墙,指城墙。
******

提供专业的命理咨询

服务内容 联络微信:wangjia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