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归妹卦(雷泽归妹)卦全解 详解

54.归妹卦雷泽归妹
54.归妹卦雷泽归妹
归妹,征凶,无攸利。
初九,归妹以娣,跛能履,征吉。
九二,眇能视,利幽人之贞。
六三,归妹以须,反归以娣。
九四,归妹愆期,迟归有时。
六五,帝乙归妹,其君之袂,不如其娣之袂良。
月几望,吉。
上六,女承筐无实,士刲羊无血,无攸利。
彖曰:归妹,天地之大义也。
天地不交,而万物不兴。
归妹,人之终始也,说以动,所归妹也。
女子嫁人曰归,少女曰妹。
归妹即家中少女出嫁。
帛书、归藏,与王家台秦简亦皆作归妹。
清华简作妹,为归的繁化,与归同。
卦象下为少女,上为长男,内悦而外动,六三与九四越界比应。
六三与九四分别为兑与震卦的主爻,可代表少女与长男,因此这是少女爱上长男就马上付诸行动的卦象。
虽然男女可以很轻易的结合,但婚姻是否幸福或者双方是否可以天长地久,却是有待商榷。
这是因为归妹就上下体卦象来看是不该结婚的。
周易的婚合之象应是男下于女才符合婚仪,因此归妹虽然问婚姻可成,但是却存在可能不符合礼法的问题。
其次是,这种婚姻可能感情基础是薄弱的,行事基于情感,过于任性而欠缺考虑。
另一方面,关于归妹卦的典故。
根据顾颉刚考证,这是讲商王帝乙嫁女儿的和亲之事。
帝乙是商朝亡国之君商纣的父亲,在位时殷商已经衰弱,相对的周室已经强盛。
为了安抚周,帝乙将女儿嫁给了当时的西伯周文王,以和亲之事避免战事,此所归之妹即周武王的母亲,而周武王也是后来讨伐商纣的周王。
归妹所言乃国与国之间的和亲之事,因此卦辞说「征凶」,不宜征战。
而从婚姻的观点来看,这场婚姻又是基于政治之利益,而不是以感情为基础。
总之,归妹卦婚姻是可成,但其间存在的问题却相当复杂。
就卦象来看,可能不符礼法,男女过于任性。
从典故来看,可能这是一场政治婚姻,为双方家族利益而结合,并不是因为两情相悦而婚合。
因此,得归妹卦,婚姻、合作等一类事情虽然可成,可以解决眼前之事,但长久而言却不见得是件好事。
因为维持双方关系的基础或者相当脆弱,或者带有危险因子,要慎防关系无法维系很久。
就长期来看,和亲也只是短暂的和平之道,不但难以维持长久,甚至可能种下祸根。
若是问征战、出行、行动,则大凶。
财运、生意则无利可图,这是因为外震内兑,为外震动而内耗损,瞎忙而赔钱之象。
卦序上归妹是继渐卦而来,与渐卦为相综的一对卦,两卦讲的都是婚姻。
《序卦》:「渐者进也。
进必有所归,故受之以归妹。」渐卦也说「女归吉」,但两卦的意思并不一样。
渐卦是循序渐进,符合礼法与传统,卦象为男下于女,婚合之象。
归妹则反之,悦而动,不循礼制。
归妹,征凶,无攸利。
《彖》曰:归妹,天地之大义也。
天地不交,而万物不兴。
归妹,人之终始也,说以动,所归妹也。
征凶,位不当也;无攸利,柔乘刚也。
《象》曰:泽上有雷,归妹。
君子以永终知敝。
嫁女儿,出征凶,无所利。
《彖传》:「征凶,位不当也;无攸利,柔乘刚也。」指九二、六三、九四,到六五,全部都不当位,长男与少女都不符礼法。
柔乘刚指六三乘九二,六五乘九四,为逆,因而无所利。
婚嫁之事可成,但出征则凶,无所利。
此为商王帝乙将女儿嫁给周文王的故事,当时为安抚周而采取和亲政策,既然和亲,当然就不能出征,出征则凶。
且这毕竟只是缓兵之计,无法长久。
《象》曰:「泽上有雷,归妹。
君子以永终知敝。」此告戒,归妹之事,对于是否可维持长久的关系是有疑虑的,若要看长远之结果则需知道其间的敝端。
女子嫁人称归,因为嫁人为女人的归宿。
妹,少女,年轻的女子。
家中有少女出嫁,即嫁女儿的意思。
另一说法认为,归妹是嫁妹妹。
之所以称嫁妹,是因为父亲已亡。
如干宝、杨万里支持这个说法。
攸,所也,远也。
无攸利,无所利,或无远利。
没有任何利益,没有长远的利益的意思。
初九,归妹以娣,跛能履,征吉。
《象》曰:归妹以娣,以恒也;跛能履,吉,相承也。
新娘的妹妹当做陪嫁,跛脚者也能走路。
出征吉。
娣,音地,古代女子的妹妹作为陪嫁以共事一夫。
娣并非正室,只能辅助正室,所以其婚姻以「跛能履」做为比喻。
跛脚者也能走路,但行动不便,也难远行。
此事虽吉,但无法有大成就。
九二,眇能视,利幽人之贞。
《象》曰:利幽人之贞,未变常也。
弱视者也是能看得到,但是所看到的却是不够清楚,也不够远。
利于像隐者一样的贞定。
眇,音「秒」,《说文》:「一目小也。」原本指大小眼,引申指一眼受伤而失明,或指视力障碍,虽然能够见物,但所见却不清楚,比喻人见事不明。
履卦六三「眇能视,跛能履,履虎尾,咥人,凶」,《象》曰:「眇能视,不足以有明也;跛能履,不足以与行也。」
幽人有二种解释,一、隐士,《说文》:「幽,隐也。」。
二、被囚禁之人,或是被囚禁的犯人。
幽,囚禁的意思。
高亨:「汉人亦释幽为囚。」「幽人谓囚人,今呼为囚徒。」
六三,归妹以须,反归以娣。
《象》曰:归妹以须,未当也。
嫁女以贱妾陪嫁,但因为不是很洽当,回头又改以新娘妹妹为陪嫁。
须,贱妾,帛书作嬬。
娣,从嫁的新娘妹妹。
另一解释以「须」为等待,全句意思为嫁的不是时候,所以还必需再等待,再换个身份则可行。
此比喻行事时机不对,身份不适当。
郑玄:「须,有才智之称。」不知其解。
九四,归妹愆期,迟归有时。
《象》曰:愆期之志,有待而行也。
嫁人过了期,迟嫁最后还是会有个时间。
女子年岁早到已婚之龄,却仍未出嫁。
然而天下没有嫁不出去的新娘,婚期不是不到,只是未到,一定会有来到的一天。
凡事静静等待,终有等到的一天。
愆期,过期,延期。
愆,音千,过也。
六五,帝乙归妹,其君之袂不如其娣之袂良,月几望,吉。
《象》曰:帝乙归妹,不如其娣之袂良也。
其位在中,以贵行也。
帝乙嫁女儿,其夫君衣袖的装饰连陪嫁女的都比不上。
月亮即将满月,吉。
帝乙之女身为皇室,身份之高贵,不可言喻。
连陪嫁女的装饰都把新郎官给比下去,可见新娘装饰之华贵。
传统将「君」解释为「小君」,即帝乙之女,也就是嫁人的公主,言公主的衣袖不如陪嫁女的来得精美。
但这样的解释相当奇怪,于文义相当不合理,因此历代注解者想尽办法自圆其说,例如解释说公主本身就极为尊贵不需外在装饰等诸如此类的。
此「君」应指夫君,也就是新郎官才是。
袂,音妹,衣袖,做为礼仪上的装饰之用。
良,优良、良好、美好。
娣,从嫁之女。
望,满月。
月几望,月亮即将满月,宜于婚嫁之象。
月几望在周易中三度出现,虽然婚姻吉,但不利于出征。
例如小畜上九说「君子征凶」,中孚六四说「马匹亡」。
上六,女承筐无实,士刲羊无血,无攸利。
《象》曰:上六无实,承虚筐也。
女子捧着献礼用的竹框却是空的,男子杀羊却杀不出血。
此事无法有所利益。
此言婚礼的祭祀准备过程非常的不顺利,状况连连,很多的不祥之兆,因此说无所利。
程颐则认为,妇人捧筐,丈夫刲羊,是夫妻祭祀先祖的分工,夫妻两人皆不胜任,是夫妇将离绝。
承,奉,捧着。
筐,竹框。
婚礼或是祭祀上女子捧着做奉献之用。
无实,即空虚,里面无物。
实为物,至于是何物?郑玄说是米,孔颖达认为是钱币,俞琰则说是「苹蘩之属」,也就是一些野菜。
刲,音魁,或亏,割、宰杀。
攸,所,或远。
无攸利即无所利,或无远利。
******

提供专业的命理咨询

服务内容 易学在线工具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