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中孚卦(风泽中孚)卦全解 详解

61.中孚卦(风泽中孚)
中孚卦风泽中孚
中孚,豚鱼吉,利涉大川,利贞。
初九,虞吉,有它不燕。
九二,鸣鹤在阴,其子和之;我有好爵,吾与尔靡之。
六三,得敌,或鼓或罢,或泣或歌。
六四,月几望,马匹亡,无咎。
九五,有孚挛如,无咎。
上九,翰音登于天,贞凶。
彖曰:中孚,柔在内而刚得中,说而巽,孚,乃化邦也。
豚鱼吉,信及豚鱼也。
诚信、信实。
信验、感应。
虚心于内,诚实于外。
卦名清华简作「中」,帛书作「中复」,学者皆认为是「中孚」之假借。
王家台秦简影像资料未公布,王宁解读为「中」,朱兴国《三易通义》引作「中」。
孚为信验,诚信、可靠,应验,因此中孚卦有两重意义:一是忠孚,忠为诚,孚为信,中孚即诚信;二是衷孚,诚信发乎内心。
孚字有两个字源,一是「俘虏」的俘,一是「孵卵」的孵。
俘字的甲骨文或是以单手或双手抓住小孩,与通。
偏旁彳为追赶之义。
甲骨文的孵字为,像禽鸟以爪扒蛋之状,即孵卵。
《周易》中「孚」普遍解释为信,诚信、信验之义。
如《杂卦传》:「中孚,信也。」《序卦传》:「节而信之,故受之以中孚。
有其信者必行之。」这是从「孵」引申而来。
《说文》:「孚,卵孚也,从爪从子。
一曰信也。」徐锴注:「鸟之孚卵皆如其期,不失信也。
鸟袌恒以爪反覆其卵也。」依徐锴说法,因鸟卵孵化的时间都很准确而可信,所以孚就引申为「信」,可信、可靠、信验,或信息、符信的意思。
而这也是两千年来对「孚」字的传统解释。
但除做为孚信,孚也可作为俘虏,如中孚六三「得敌」至九五「有孚挛如」是在讲俘虏之事。
《象传》:「泽上有风,中孚,君子以议狱缓死。」中孚大象为离,离为法网为用狱。
中间两爻为阴为虚,外面上下各有两画阳爻为实,因此卦形为虚心于内,诚实于外之象。
内兑悦而外顺巽,悦而能渐入,此戒君子以诚信感化他人。
上巽木下兑泽,为巽木浮于泽水之上,舟行水上,所以卦辞说利涉大川,《彖》曰:「利涉大川,乘木舟虚也。」
中孚是继节卦而来,《序卦》曰:「节而信之,故受之以中孚。」节制之后然后才开始有信任,所以继之以中孚。
节亦可解释为「符节」,符节乃古代信物,因此说「节而信之」。
中孚与小过为相错的一对卦,中孚外实内虚象卵,中孚即鸡卵孵化,引申为信;小过则是卵已孵成,为飞鸟,外面羽毛彭松而内实。
得中孚卦,虽然诸事不顺,暗藏危机,但只要能虚心、老实做事,立下信誉,逐渐感动人心,就能度过难关,求得亨通。
但中孚之亨通,是属于长远性的,并非短期可成。
中孚,豚鱼吉,利涉大川,利贞。
《彖》曰:中孚,柔在内而刚得中,说而巽,孚,乃化邦也。
豚鱼吉,信及豚鱼也;利涉大川,乘木舟虚也;中孚以利贞,乃应乎天也。
《象》曰:泽上有风,中孚,君子以议狱缓死。
内心虔诚,以猪和鱼当祭品虽简单,但吉。
利于涉水渡大河,利于贞定。
豚与鱼分别指猪肉和鱼,是祭祀所用的牲礼中最为简薄的。
虽然简薄,但是祭祀重在虔诚。
因为虔诚,所以为吉。
利涉大川,利于涉险。
中孚有舟楫行水之象,所以能够渡险。
《象》曰:「君子以议狱缓死。」议狱为议论可能的冤狱,缓死则是暂缓死的执行。
上天有好生之德,君子因以避免冤狱与冤死。
京氏《五星占》曰:「人君承用节度,即雷风以节;暴行威福,则雷霆击人。
其救也,议狱缓死,则灾消矣。」依京氏,议狱缓死可以消灾。
豚鱼吉《彖传》解释为「信及豚鱼」。
有多种解释。
一、豚(猪)和鱼是最难以感动的生物,而孚信能感动到豚鱼,以喻孚信之真诚。
这也是自古支持者最多的见解,始于王弼,后又有虞翻、程颐、朱熹。
二、豚鱼比喻小老百姓,为明君所供养。
郑玄:「豚鱼以喻小民也,而为明君贤臣,恩意所供养,故吉。」三、豚鱼即江豚,风生则至,其出有信。
孚信有如豚鱼之随风,此来知德见解。
四、豚与鱼为荐礼中最简单者,言有孚信则荐礼虽薄,也可得保佑。
高亨引王引之见解总结说:「豚鱼乃礼之薄者,豚鱼吉,犹言虽豚鱼之荐亦吉也。」
初九,虞吉,有它不燕。
《象》曰:初九虞吉,志未变也。
用心专一则吉,心不专一、旁骛于他则不安。
《象传》「初九虞吉,志未变也」,「志未变」就是用心专一,所以志向不变。
虞吉有多种解释。
一、虞,专一。
虞吉,专一则吉。
二、虞也作虑、考虑,度量、预备。
虞吉为思虑、三思、有所准备则吉。
三、虞祭,祭祀名。
虞吉,举行虞祭则吉。
有它不燕,用心不专一则不安。
有它,用心不专一,心有它用,相对于「虞」的专一。
有它也可解释作意外,有其它事情。
它,本义为大虫,即蛇,有蛇即有意外。
它古字通虫,为大蛇。
上古出门怕遇到蛇,问候人平安无事会说「无它」,没有蛇。
反过来「有它」就是有意外,遇到意外,不平安。
燕,安,安乐。
不燕,不安。
燕亦通宴,宴会的意思。
可为宴会,或为安宁。
「有它不燕」字面意思为遇大蛇或意外而无法前往宴会,即半途而返之意。
或者是有意外而让人不安。
九二,鸣鹤在阴,其子和之;我有好爵,吾与尔靡之。
《象》曰:其子和之,中心愿也。
母鹤在看不到的地方鸣叫,小鹤与其相呼应。
我有好的酒杯,和你一起共饮美酒。
此比喻人立心诚笃,就会得到感应与共鸣。
就如母鹤与小鹤心灵可以相通,虽然在看不到的地方鸣叫,小鹤仍能以鸣声与母鹤相呼应。
「我有好爵,吾与尔靡之」,比喻人德不孤,必有邻。
阴,幽隐、看不到的地方。
母鹤与子鹤心灵相通而能够感应。
爵,古代的饮酒器,酒杯。
后来引申为爵位。
靡,共,分享。
六三,得敌,或鼓或罢,或泣或歌。
《象》曰:或鼓或罢,位不当也。
树立了敌人,让人坐立难安,不知要进攻前进还是要停战作罢;不知要悲哀地哭泣还是高歌一曲。
得敌,树立了敌人。
另一解释为战争掳获了敌人。
或鼓或罢,或击鼓进攻,或停鼓作罢。
言进退失据,不知如何是好。
六四,月几望,马匹亡,无咎。
《象》曰:马匹亡,绝类上也。
月亮就要变满月了,马匹却丢失不见了,没有罪咎。
望,月圆,比喻圆满。
月几望,事情已近圆满。
小畜言「月几望,君子征凶」,此言「月几望,马匹亡」,月几望为不利出征之象。
《开元占经》引《河图帝览嬉》曰:「月未当望而望,是谓趣兵,以攻人城者大昌。
当望不望,以攻人城者有殃,所宿之国,亡地。」月几望,是月当望而未望,为出征有殃之象,故曰征凶。
出征不宜,出行亦然。
马匹亡,另一解释为马无法成对。
匹,配。
两只马成一对。
古时拉马车的马两两成对称为「匹」。
「马匹亡」言两只马不合,也就是六三说的「得敌」,马既然无法成对,当然也就无法合力拉车。
九五,有孚挛如,无咎。
《象》曰:有孚挛如,位正当也。
以诚信相互提携,没有罪咎。
此言彼此诚信相待,互相信任,能够心手相连。
挛,音峦,相系,连系,此言朋友或君臣彼此携手,连成一气。
有孚挛如也可解释为有俘虏,将其一个个绑在一起。
此继六三「得敌」而来,「得敌」亦可解释为捕获敌人,即俘虏。
上九,翰音登于天,贞凶。
《象》曰:翰音登于天,何可长也。
鸡飞上天,坚定则凶。
此言不要把反常的现象当做常态,以此为坚持当然为凶。
上九处中孚的顶点,过中而不当位,为孚不由衷,言过其实者。
鸡并不会飞,现在竟然飞上天,这是反常的现象,不可长久,所以《象传》说「何可长也。」如果以此为正,当然为凶。
翰音就是鸡,《曲礼》:「鸡曰翰音。」翰音又可解释为高飞、不实之音,华而不实的声音。
王弼:「翰,高飞也。
飞音者,音飞而实不从之谓也。」
******

提供专业的命理咨询

服务内容 联络微信:wangjiarong